边陲御敌 保家卫国

———西双版纳军民抗日活动纪要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5年08月14日 00:00

州委党史研究室/陶联明

  半个世纪以前,西双版纳是中华民族全民抗战的大后方,在宣传抗日,抵制日货,积极动员社会各界人士组织各种抗日“后援”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国民革命军远征的第六军九十三师全体爱国将士在西双版纳各族各界人士大力支援下,英勇抗日,为保卫祖国、保卫家乡立下了汗马功劳。

  

抗战初期的西双版纳

  抗日战争初期,西双版纳镇越县、车里县、佛海县、南峤县和宁江设治局,人烟稀少,交通不便,整个抗日时期的宣传、动员、组织基本上集中在佛海县。抗战爆发后,佛海县以工商界人士为主,自发组织起“佛海县各族各界抗日救国后援会”,宣传抗日道理,唤醒民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支援前方抗战。

  佛海县教育局长李拂一先生提议由县商会会长周文卿先生牵头,召开佛海各阶层人士会议,商量成立抗日组织事宜。1938年1月正式成立“云南省抗日后援会佛海分会”,由李拂一任会长,周文卿任副会长,苏甦新任总干事,刘献廷任副总干事,下设清查抵制日货和抗日文娱宣传两个组。商会提供活动经费,分会成立后立即投入活动,在佛海县城广泛宣传抗日。会长李拂一利用自家收音机将听到的国内抗日战争的消息由宣传组的队员们及时传播出去;佛海五天赶一次正街,正街天的头天下午,抓住边远山寨的群众和邻县的行商小贩都要来佛海住宿的时机,积极进行街头宣传。

  佛海县参议会议长王球时家的住房正当街面,听说抗敌后援会要宣传抗日,马上把临街的小楼走廊让出来,作为文艺宣传队的舞台,组织歌曲演唱、短小歌剧表演、演讲等。演唱的歌曲有《打回老家去》、《救亡进行曲》、《大刀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毕业歌》、《松花江》等。节目表演完后,向听众讲述最近前方将士抗日的消息,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残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同时宣传抵制日货。正街天,更是宣传的大好时机。一大早,宣传队员手执标语小旗,边唱边跳边演讲,汉语宣讲完后,又用傣语宣讲,使边疆少数民族也懂得了抗日救国的道理。

  在抵制日货方面,除了广泛宣传自觉抵制外,后援分会还采取了一系列强制措施。

  当时的西双版纳,交通十分闭塞,马帮到内地贩运货物十分艰难,不但要冒险跨越澜沧江,而且马帮单程到普洱也要十天,到昆明少不了一个月。所以,很多做生意的人都不愿到内地贩货,而是到离佛海县只需六天路程的缅甸景栋购货。清查抵制小组请县长李毓茂出面,函请思茅海关打洛分卡卡长刘肇炎给予帮助,对报关的日本货一律禁止入口,有效地阻止了日本商品流入佛海市场。有少部分不经海关入口的日货,先是采取登记造册,初次贩卖为不知者,只要写出书面保证下不为例,一般允许原货主将货卖完。如若查出是屡次贩卖,除没收全部货物外,还要处以货款两倍以上的罚金。经过各阶层人士共同努力,各工商户开展自清互查,海关人员全力协助,很长时间内佛海市场基本上制止了日货。

军民携手抗敌

  1942年中国远征军主力从滇西出境,其中第六军九十三师从佛海、打洛方向出境,接替英缅军队,驻防勐勇、勐叭、打其力一线。中国远征军从1942年2月入缅作战到5、6月份陆续撤回国内,经历了数次鏖战,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

  3月上旬,远征军第九十三师奉命进抵缅甸景栋,立即向东枝方面布防。日军占领缅甸首都仰光后,一直向北推进,经常派飞机来轰炸、扫射,当地百姓损失惨重。6月,日寇的进攻步步紧逼,远征军第五、六两军部分防线被日军突破。特别是4月底,日军攻战腊戍,切断了第六军与主力的联系及撤往滇西的退路。为避免全军被困在缅北的原始密林中,决定迅速撤回国内。在实施撤军计划中,第九十三师二七七团一营被抽出担任断后任务。

  一营撤过打丙江北岸后,将江面上的300公尺长的木桥破坏,沿江岸修筑了掩体、交通壕,加强防御工事。在江边阻击敌人汽车,用轻重机枪、八二迫击炮击毁敌人的两辆汽车。与敌隔江对峙六天,完成阻击任务后撤回国内勐遮嘎拱街。接到师部命令:二七九团一部在打丙江坡头沿线与日军激战,令二七七团一营速返勐麻增援,一营又重返打丙江边,与二七九团取得联系。当时情况已经很严峻,敌军已过打丙江,尔后一营官兵一直在打丙江北岸驻守达两个多月,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在战斗中,全营官兵同仇敌忾,英勇杀敌,表现了中国军人坚决抗战、保家卫国的英雄气慨。

  1942年5月,第六军从缅甸景栋撤回国内。其中第九十三师驻防车佛南地区。师部驻佛海城西约两公里处,所辖3个团的驻地不固定,大致布防范围:二七七团驻防佛海、南峤、勐连;二七八团驻防勐混、打洛;二七九团驻防车里、大勐龙、勐捧、易武。为运送军用物资,还专门在南峤县和佛海县修了两个简易军用机场。

  中国军队撤回国内后,日军及其雇佣的泰军随即攻占了缅北大部分地区,把战火烧到我国边境沿线,车里县的大勐龙、勐宋,佛海县的布朗山、打洛;南峤县的曼撇、双关等地,直接成为抗日前线,经常受到敌军炮火的袭击。佛海、南峤城镇和部分村寨,屡遭敌机轰炸,炸死人畜,炸毁民房情况时有发生。九十三师二七八团在大勐龙,二七七团在勐混、打洛等防区英勇抗敌,打退了敌军的多次袭击,九十三师在车佛南坚持抗战3年之久。

  为支援前线抗日,佛海各族各界人士积极组织起来,各勐相继成立了“旦娜”(傣语:意为办理重大事情)办事处,各办事处均由各勐土司组建。勐海“旦娜”办事处由土司刀宗汉和县参议会议长王球时负责,景龙议事庭头人和各村寨头人(叭、鲊)组成班子,负责处理紧急事务。“滚旦干”(傣语:办事人员)有:刀荫祥、刀益功、刀荫松、李春忠、张荣帮、岩叫、康郎捧等人。各村寨根据实际情况,抽调“滚旦干”到办事处集中待命。每五天换班一次,每班约20人,不管白天黑夜,天阴下雨,只要接到任务,立即出发。勐混的“旦娜”办事处由土司刀栋材负责,帕雅诰及议事庭头人组成工作班子。勐板的“旦娜”办事处由土司的弟弟召吞俊、帕雅诰及议事庭头人组成。打洛区因敌机经常来轰炸、骚扰,勐麻一带多次发生战斗,所以没有成立“旦娜”办事处。

  “旦娜”办事处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筹办军需物资,保证抗日部队的后勤供给。当时佛海县是车、佛、南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九十三师师部驻在佛海,师直属单位很多,这些单位的副食品供应、军粮补充,都由办事处负责解决。为保证正常供应,每月20日以前,驻军各部队、各单位就将下月所需计划交给办事处,到时按计划供应。

  二、为部队运送弹药、作战物资,救护运送伤员。二七七团驻防勐混、布朗山、勐板、打洛一带,驻地分散,防线长,又没有路,前方军需物资的运送十分困难。佛海各族群众在办事处的组织领导下,克服重重困难,完成运送任务。边疆少数民族很少养马,只养黄牛,而且肩挑东西走长路不太习惯,他们就采用传统的“接力传递”方式运送。从始发地到目的地各村寨之间都有一种默契,前边寨子的货物送到一个寨子,应立即交给这个寨子的“波勐”(长老或负责人),“波勐”马上组织人力往后一个寨传递,如此传递,直至终点。这种运输方式民工负担不重,往返快、效果好。若遇紧急任务,“旦娜”办事处的值班人员马上派人通知沿线村寨做好交接准备,保证及时传送。

  1943年9月的一天,布朗山南冬方面战况紧迫,急需弹药。办事处深夜才接到通知,土司刀宗汉亲自组织动员曼良、曼磅、曼弄罕、曼中、曼先等寨的100多民工,冒着秋雨,穿过漆黑的泥泞山道,及时将弹药送到南冬。各族人民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背景资料]

中国远征军

新华社记者/周轶君 张琴 朱薇

  太平洋战争初期,同盟国军队连连失利,日军迅速占领菲律宾、泰国、香港、印度尼西亚等地,缅甸成为东南亚唯一未被日军占领的国家,战略地位日显重要。为了保卫缅甸这一战略要地和中国西南大后方的安全,中英两国于1941年12月23日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遂告成立。

  1942年3月,中国10万远征军入缅作战。4月17日,中国远征军前往解救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的英军。经过激烈战斗,中国军队收复仁安羌,解救了7000余名被围被俘英军及500余名美国传教士、新闻记者。仁安羌大捷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第一次主动进攻日军取得的重大胜利,英军脱险被称为是“亚洲的敦刻尔克奇迹”。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的反攻胜利,重新打通了国际交通线,使得国际援华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入中国;把日军赶出了中国西南大门,揭开了正面战场对日反攻的序幕;钳制和重创了缅北、滇西日军,为盟军收复全缅甸创造了有利条件。

  从中国军队入缅作战起,中缅印大战历时三年零三个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