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清河,我永远的眷恋[图]

□ 李杜元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9年10月16日 00:00

我的家在离景洪城10多公里的箐沟里,四面环山,山青水秀,房前屋后栽着成片的芒果树、树菠萝、酸角树。曼清河悠然缓缓从村头环岛般流过,我最喜爱的那片竹林,总是那样葱然翠绿,很美很美。我的父亲母亲就住在这宁静的村子里安度晚年,像孩童般的幸福!

小时候我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儿时没有积木、拼图和摇车。妈妈说:“我们家的孩子是放大的。”确实,打小我就在河边打猪草,放鸭子,挖竹笋,采撷山丫果。曾几何时,我在曼清河里与小伙伴们一起嬉闹,玩耍。每每想起,那笑声至今仍在耳边萦绕,在眼前那么清晰。童年时,当我第一次用手触摸到这条河的时候,曼清河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无论春夏秋冬,不管世事怎样变迁。她总是那样清纯地缓缓的从我心里流过。我是快乐的,曼清河也是快乐的;我是忧伤的,曼清河也是忧伤的。

后来农场在曼清河边建了一所学校,我有了受教育的机会。当我们老师的都是有文化的城里人,叫做“知识青年”。那所学校是老师带着我和我的小伙伴一起盖的,与其它茅屋不同的是,我们用稻草抹上泥巴挂在捆梆好的竹条上作墙。所有的课桌、凳子、讲台也是用竹子做的,黑板当然是山林里最好的白木料。学校的条件不好,但风景非常美丽,到处都是紫色的牵牛花和葛藤、竹林和乔木。每年的春天,没有被开垦的山林都开满鲜花,赏心悦目,特别是那些太阳雨和在太阳雨中摇曳的凤尾竹,令所有人不会忘却。在离学校不远的曼清河上游有一座水坝,我们经常去游泳,留下了很多的童年记忆。我在这所小学读书并成为第一批毕业生,那一年我16岁。

我从曼清小学毕业不久就参加了工作,成了一名农场职工。当时,农场开始建立自己的卫生系统,在分场部设置了卫生所,在生产队配置卫生员。在农场医院举办的卫生员培训班结束后,我被派驻到四队做卫生员,从那时起,医务工作成了我的终生职业。

50年的辉煌与变迁,农垦人走过了从煤油灯到电灯电话的漫长过程,故乡的小路上不再只是有牛车、自行车、拖拉机,也有高级轿车、美丽大巴的身影,人们的住房条件,生存环境得到了改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提高,农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父母为农垦的发展贡献了一生,他们为建设农垦与天斗、与地斗,艰苦卓绝。

很久没有亲近曼清河了,一个朋友说:“曼清河三个字令人向往而赋有诗意!”我说:“是啊,许多外国游客徒步去那里玩,连当地的‘驴友’们都恋那山那水呢!”

时光飞逝,物是人非。儿时的曼清河在岁月的流逝中变得朦胧而飘渺,我时常会在梦里看到曼清河上那座父亲搭建的竹子桥,看到母亲从桥上走过的身影,看到父亲在河边看守果园的茅屋,看到曼清河流淌过山的那头……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