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题材电影该如何发展?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0年09月12日 00:00

□白瀛 王清霖

日前在京举行的“中国民族题材电影的现状与未来”研讨会上,有关民族电影投资、发展究竟应该由谁担负的问题,引起不同领域与会者的争论。

无资的困境

入围今年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的《斯琴杭茹》,是由巴音导演的蒙古语电影,根据成吉思汗第32代孙女斯琴杭茹的真实故事改编。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席罗塞克观看此片后为之动容,希望这部电影参加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

然而,这部电影曾因缺乏资金,几乎无法拍摄。据巴音的朋友、蒙古族导演麦丽丝回忆,当初没有公司愿意为该片投资,甚至没人愿意在大学生电影节上给巴音投3000元的讲评费。

北京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民族电影节组委会执行主席牛颂说,他接触过一些制片单位,有的边融资边拍,非常困难,最后把家里面的钱都掏光了来拍片子。

麦丽丝认为,民族题材电影要突围,需要借助市场的力量、政府的力量。

商业化的呼唤

北京新影联院线总经理黄群飞称,虽然民族题材电影数量很多,题材内容比较丰富,但最大的不足是商业性差,市场和观众的关注度低,参与制作的新人多、小公司多,影片节奏缓慢,内容相对枯燥。

国外影片及内地和香港合资等影片的冲击,使纯国产电影在大陆市场只占1/4席,因此投资风险突显,压力可想而知。

“不管是商业片还是艺术片,最后只有观众认可、市场回报,才能实现电影的价值。”黄群飞说,这几年国产影片数量越来越多,投放市场影片逐年增加,但是有关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能够想起来的非常少,而有深刻印象的更少。

他认为,要保护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在市场上就不宜过分强调少数民族电影的概念。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应该更强调类型化,学习好莱坞反映少数族群影片的做法,比如反映印第安人生活的《与狼共舞》,就会被视为动作片或冒险片。

黄群飞说,少数民族题材本身就是小众题材,往往关注度低,这就更要有一个商业性的片名支撑。《夜店》以小成本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最后发行时,将原名《超市》改为《夜店》。“而类似《斯琴杭茹》这种片名本身就很难理解的影片,就更别说吸引观众进电影院看片子。”

导演章家瑞拍摄的《诺玛的十七岁》《花腰新娘》《红河》被称为“云南三部曲”。三部影片的投资从200万元增加到400万元,最后到800万元。为增加票房,在坚持童真美好的基础上,三部影片不断增加明星和流行元素,一步步走向商业化。

内涵与娱乐的统一

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碧罗雪山》斩获评委会大奖、评委会特别嘉奖、最佳导演、最佳音乐四项大奖,市场销售也不错。该片导演刘杰认为,这说明民族题材电影并非没市场。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导演郑洞天表示,院线的需求不能代表中国电影的全部,更不能代表中国观众的需求。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应该着重在增加文化艺术含量上下工夫。

“我们这样一个多民族国家,有一种对生活、对土地、对民族历史传统文化的传承,这是电影里最重要、最珍贵的。”郑洞天认为,民族地区政府完全可以拿出一点钱来拍这种好故事,这也利于民族团结。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赵小青持一种融合论的观点。她认为电影不能只具备某一点,艺术内涵与娱乐表达是电影本身具有的双重属性,单靠市场运作,就有很多价值的流失。“政府扶持,市场检验,民族题材电影才能有一个发展的前景。” (新华社发)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