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吴哥神庙[组图]

陈芙莲/文 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0年11月16日 00:00

图一、吴哥寺内的浮雕。

图二、护城河环绕着的吴哥窟全景。

图三、高棉的微笑。

4月,凤凰花开的时节,我曾经走进了令我神往的神秘国度———柬埔寨。时隔半年,记忆依然清晰。

飞机从昆明起飞,经过近5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抵达柬埔寨的首都金边。一下飞机,燥热的风向我们袭来。坐在旅游大巴车上,湄公河从身边闪过,那一团团、一簇簇色彩绚丽的凤凰花似烈火熊熊燃烧,间或会以为是在西双版纳的某个村寨过泼水节。洞里萨河边,具有高棉传统建筑风格和宗教色彩的王宫、象征国家独立的独立纪念碑、终日香火不断的塔山、结合了高棉和法国殖民风格的国家博物馆以及殖民地时代的高级酒店一字排开。河岸上,椰子树间的旗杆上竖立着所有与柬埔寨建交国家的国旗。

◆ 金边王宫 朱颜未改

金边是柬埔寨的首都,位于湄公河、洞里萨河及巴萨河的交汇处,是柬埔寨最大的城市,也是全国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和国内、国际航空、水陆交通的枢纽。据《柬埔寨年志》上记载,柬埔寨国都原来在吴哥,因经常遭到入侵者的破坏和洗劫,便于1434年从吴哥迁到了金边。以后各朝反复迁都数处。1863年柬埔寨沦为法国的“保护国”,受法国殖民统治达90多年。1953年11月9日,柬埔寨宣布独立,金边才成为柬埔寨王国的首都。

如今的金边是一座文化古城,市内有很多古迹和风景名胜。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王宫了。金边王宫是诺罗敦国王于1866-1870年建造的,它和曼谷王宫一样有名。正门紧锁,两名卫士持枪而立。游客的入口则是远处一个1米多宽的旁门,几乎没有任何标识。这样的低调,使得它更像一座真正的王宫,而不是旅游景点。王宫广场宽阔无边,花园一尘不染,建筑群富丽堂皇、金光闪闪,建筑群外有成垛形的黄墙环绕,王宫内主要有金殿、银宫等大小宫殿20多座。宫殿均有尖塔,代表繁荣;殿身涂以黄、白两色,黄色代表佛教,白色代表婆罗门教。王宫最初为木结构,后改建为水泥结构,但保持了原来的风貌。这些建筑高耸入云,尖尖的屋顶金碧辉煌,其中以位于王宫北面的银阁寺最为华丽,寺内地面是由5000余块镂花银砖铺砌,寺中的大小金佛全部用黄金铸成,且雕刻精美。寺内还有一座超过半米高、用整块翡翠雕成的绿玉佛,晶莹剔透,是柬埔寨的国宝。可以想象当年的柬埔寨是何等富足,不能不令人感叹金边王宫的奢华。

漫步其间,不由想起后主李煜“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句子。感叹即使朱颜未改,属于金边的辉煌岁月已经一去不回。

◆ 小城暹粒 名声远扬

暹粒是柬埔寨暹粒省的省府,位于金边北方约311公里处,距离泰国边界只有152公里,人口大约有8000人。与喧嚣的金边相比,小城暹粒显得宁静。然而,令世界各地的游客对这座不起眼的小城趋之若鹜的是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吴哥窟。吴哥是柬埔寨的一座古都城,与中国的长城、印度的泰姬陵、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

在高棉语中,暹粒意为“被打败的暹罗人”。公元1431年,暹罗人入侵,围城7月后大败吴哥,掠走金银、艺术家和工匠无数。在此后的400多年里,人们渐渐遗忘了吴哥,任由参天巨树吞噬、包围昔日的荣耀。1860年法国自然学家亨利重新发现吴哥,直到1907年,泰国才将暹粒归还柬埔寨。因为战争、暹罗人的劫掠、热带气候和植物的侵蚀等,吴哥的诸多建筑支离破碎,金属和木头的部分荡然无存。仅存的砖石部分,还因为地震垮塌遍地散落。从1907年起,吴哥的修复工作一直在进行,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束。

在暹粒的周围一共发现了1200多座神庙的遗迹,这些神庙陆续建于公元7至13世纪,12世纪以前为印度教风格,12世纪以后出现佛教风格。最重要的神庙有100多座,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也要一个多月。我们短期旅游者一般都以参观大、小吴哥寺群、罗洛寺群和班蒂斯蕾古刹(又名女王宫)为主。

◆ 吴哥环游 扣人心弦

柬埔寨政府为了开发旅游,在吴哥寺群周围修建了两条环行道路,将主要的20多处遗迹串联起来,被称为“小环游”和“大环游”。小环游一圈约17公里左右,大环游一圈约25公里左右。因为时间仓促我们只能选择小环游了。

清晨,我们穿过热带巨树丛林,远远看见一座破旧的石塔,走近才发现塔上有四面佛。塔门高约20米,是进入吴哥城的南门。一头大象载着游客慢悠悠从塔门前的石桥上走过来,石桥两旁分立着两排手握七头眼镜蛇的善神和恶魔石像,七头蛇蛇头高高昂起狰狞威猛地张望人间。柬埔寨传说中,七头蛇是保护神,会带来风调雨顺。在柬埔寨的每个景点都能见到七头蛇。

吴哥城,俗称大吴哥———真腊国吴哥王朝的都城,城里面的建筑大都破败不堪等待修缮,处处是残垣断壁,荒草丛生,让人很难相信这个由贽耶跋摩七世建造、曾经是东南亚历史上最宏伟的一座都城,鼎盛时经济发达、商业繁荣、拥有上百万人口的最大城市。只有从那巨型石雕塑成的大象的战象台上,才能看出当年王族的恢弘气势。

从城门至中央的圣殿巴戎寺是游客的必到之处,庙宇由54座大大小小的石塔构成一座大塔,每个石塔的四面都刻有一张慈祥闭目,嘴角浅笑平和而宽厚的佛像,四面代表喜怒哀乐四态“高棉的微笑”因此而得名。穿行其间,如同进入了一个神奇的迷宫,那张带着微笑的脸高高低低,错错落落,无处不在。贽耶跋摩七世,一个吴哥历史上最重要的君主,创建了巴戎寺和塔布笼寺,吴哥王朝在他统治期间由印度教信仰转为佛教,在他晚年,命人按自己的容貌在巴戎寺的塔上雕刻了200多尊巨大的四面佛。这些四面佛无语地注视着高棉过去的辉煌和曾经的苦难,也注视着如织的游人和今天的柬埔寨,或许也在对着未来露出“神秘的微笑”。

走过长长的甬道,穿过破败的门楣,随处可见巨大的树根匍匐在寺庙墙上,石块终于不堪承受如此的力量,开始慢慢崩裂。寺里的神像用千年的微笑,注视着眼前的榕树慢慢垂下一根树根,然后两根、三根……最后越来越多,眼前的视线被全部遮住。这就是吴哥遗迹中最早被法国人发现的塔布笼寺,它更因出现在美国电影《古墓丽影》和《Lonely Planet Cambodia》的封面而名声大噪,塔布笼寺神奇的树庙一体景象是吴哥建筑群的绝妙之处。曾经看过一段对塔布笼寺的描述:树和塔是两名相互抓着对方的摔跤手,只是这场比赛不是用分钟而是以世纪来计时的。

按照柬埔寨旅游的规律,我们在中午时分回房午休,避过正午最热的时候。下午3点,我们终于走进吴哥最精华的地方:吴哥窟。吴哥窟又称吴哥寺,原始的名字是Vrah Vishnulok,即“毗湿奴的神殿”。现在的中文称其为“吴哥窟”,盖因古中国对周围国家均以蛮夷相称,所以才会把破败的吴哥神庙遗迹称为“窟”。当年小吴哥辉煌时,元朝的航海家汪大渊在其游记中称之为“桑香佛舍”。小吴哥由苏耶跋摩二世耗费37年建成,占地82公顷,是吴哥古迹中保存最完好的庙宇,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其布局规模宏大,比例匀称,设计简单庄严,堪称高棉古典建筑艺术的高峰,于1992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如今已成为柬埔寨的象征。柬埔寨的国旗、啤酒瓶、甚至连烟盒上都是小吴哥5座高塔的图案。

黄昏来临的时候,仿佛在吴哥的所有人,包括本地人,都会从四面八方涌向巴肯山,为的是占据看夕阳的有利地形。巴肯山是吴哥窟附近地势较高的地段,一条巨大的疤痕般的山路陡峭地通向山顶,裸露的巨大树根和有空洞的红壤石令人触目惊心。我们随着人流沿着一条新修葺的土路绕山而上,黄灰暴飞。山上有一座已经破旧的神庙,依稀剩下精美的浮雕。当我们走到山上时,太阳已经基本落下山,只剩下一些余辉在吴哥的上空撒下一片红霞。远处只有连绵不断的树林,看不到吴哥窟的一丝踪迹。

人山人海中反而忽略了巴肯山的存在,只有几乎成直角的台阶令人印象深刻,不论男女老幼都要手脚并用才能攀上神庙的庙台,在攀爬了山路和台阶之后,没有人愿比别人少看一眼精彩的瞬间,庙台的每个角落都被渴望的相机和人群占据。

下山时天已完全黑下来,没有路灯,山路显得更加难行。下到山脚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音乐声,原来有人在用当地的乐器演奏。演奏者是一些被地雷炸掉手或脚的残疾人,用这种方法向游人讨点小费。他们一听到我们讲汉语,马上转奏起《茉莉花》等中国歌谣,吴哥的第一天就在这音乐声中结束了。

◆ 吴哥浮雕 精美绝伦

古高棉的文字大都写在棕榈叶上,因此相关的历史记载都随着吴哥王朝的辉煌湮灭无踪了。人们对古高棉的了解主要来源于三处:中国的古代史籍如元成宗铁木尔派往吴哥的使者周达观所著的《真腊风土记》、吴哥遗迹中的少量石刻铭文和大量的浮雕。目睹古迹宫殿庙宇精美绝伦的浮雕,令我流连忘返。

吴哥王朝的早期遗址废墟中都是用青石裁切成大小不一的砖块状来垒叠砌建出寺、塔的形状,砌建拼接好的石砖之间没有明显的缝隙、无灰浆或其他粘合剂,靠石块表面形状的规整以及本身的重量彼此结合在一起,据说甚至不能放进一片刀片。建好以后由雕花工匠在上面做非常精细的花纹图案雕刻,在雕刻时,相邻的石块花纹图案相连,有点像拼图。在埃及,大多用完整的一块巨石来雕刻,产生浑厚坚实的力量,而吴哥的雕刻是用砖块拼接成的聚合体,因此,砖雕的传统经验使吴哥的雕刻艺术具有独特的风格。

吴哥古遗址的浮雕主要是有关印度教大神毗湿奴的传说,取材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及印度教神话《乳海》,也有战争、皇家出行、烹饪、工艺、农业活动等世俗情景,装饰图案则以动植物为主题。

吴哥窟建在三层台阶的地基上,每层台基四周都有石雕回廊,其中围绕主殿第1层台基的回廊被称为“浮雕回廊”,长达800米,墙高2米余,壁面满布浮雕。东壁的搅乳海图,北壁的毗湿奴与天魔交战图,西壁的猴神助罗摩作战图等,均描绘神话故事;而南壁西半部的苏利耶跋摩二世骑象出征图则为世俗题材。这些浮雕手法娴熟,场面复杂,人物姿态生动,形象逼真,采用重叠的层次来显示深远的空间,堪称世界艺术史中的杰作。从里边向外望,赫然发现,墙上有许多婀娜多姿的人像浮雕,据说是象征仙女下凡,以千年前的雕刻技术来说,竟然能把仙女刻画得如此活灵活现,而且每一尊的表情、面貌、衣着完全不同,真可说是鬼斧神工之作。这一群手舞足蹈的美丽仙女叫做阿帕莎拉,又被喻为是东方的蒙娜丽莎,相传是由浪花变成的。宏伟的吴哥窟正因为有了这群俏丽的仙女环绕而整个鲜活起来。

除了墙外的仙女引人注目,走在神庙里,处处可见精美细腻的刻画,有时是在柱子上,有时是在墙角上。有凸出的、也有凹入的,甚至是两者交替的作品也都不难发现。就连走廊上的窗子,也是以小石柱作栅栏,当阳光透过窗子洒入长廊,更融合出一种人文与自然交错的美感。

吴哥窟外墙内侧保留尚好的天女浮雕墙是吴哥窟最扣人心弦的景点之一。这些呈现舞蹈形态的天女雕像都裸露上身,头戴华丽的头冠,显得雍容华贵。浮雕造型各异,有的拈花微笑,有的翩翩起舞,姿态之优美,雕功之精巧实在令人惊叹。细细浏览品味这些,只觉得四处的浮雕仿佛都舞动了起来,周围仿佛弥漫着花香、笑语……回廊一边是浮雕,一边则是用石头砌成的如算盘珠子一样的窗棂,午后的阳光被分割成一串串的珠子,投影在幽深的廊道上,对面的神像、仙女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光阴流转岁月更迭,让人恍如处于时空隧道中,辨不清过去、现在和未来。置身于吴哥窟的佛像间,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站在神的领地还是人的空间。神性和空间交汇在这个密林中的古城。

在吴哥古遗迹中,我们所看到的雕刻装饰大都是以神、佛为主,很少看到以真实的人间庶民生活为主题,只有在大吴哥的巴戎寺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庶民生活的图像,令人难忘。在寺庙四周,围绕长达1200米左右的回廊的壁画,主要是以高棉人在12世纪和占婆人的战争为主题。贽耶跋摩七世打败占婆,吴哥王朝达到巅峰,这所由他修建的寺庙,也因此留下了这一场战役的历史景象。笃信佛教的贽耶跋摩七世改变了部分印度教信仰对众神的崇拜,使艺术的内容从诸神的故事转移到人的历史。

在这数量庞大的浮雕中,庶民的生活藉着战争的史诗被记录下来,其表达出庶民自由、快乐的生活,雕法真实,内容丰富,层次如叙事诗,但更像一部电影缓缓进行,大象车驼载着货物,士兵手持长矛列队而行;树木繁茂,鸟雀在树上鸣叫跳跃;戴着头巾,留着络腮胡的占婆士兵被高棉军人用长矛刺死在地,高棉军人勇猛有力,身体骨骼肌肉以及动作的掌握都十分精准。这种以现实生活为主题的美术创作,来自对生活细节的认真观察。战争归战争,庶民还是要努力使自己开心,他们趴在地上手里抱着公鸡,两人面对面吆喝着公鸡上场互斗。许多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由会心一笑,直到今日,斗鸡仍然是东南亚一带最常见的游戏。作坊里有人在市场木棚屋顶下卖鱼;有人牵着野猪互斗;有人悠闲地静静坐着下棋;一名陶工正专心在轱辘上用手拉坯制作陶器,做好的陶坯正要送进窑里烧,他们忙碌着,好像那战争与他们无关。

石雕艺术的精美还表现在10世纪的班蒂斯蕾(又名女王宫),它被称为“吴哥建筑的明珠”。班蒂斯蕾的建筑比其它的寺庙要平缓低矮许多,没有陡峻令人眩晕的高度,以十分亲近人的尺度布置成温暖的空间院落。与大部分吴哥古迹所使用的青岩石不同,班蒂斯蕾采用的是一种红色的砂岩,在阳光照射下映衬出石质中浅浅的粉红色泽。由青岩石到砂岩,材料的改变,产生了石雕艺术中少有的精细之作,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浮雕几乎是以织绸的手法在做:浮雕刀工流畅细腻,造型繁复圆润,线条纤巧柔美,色彩鲜艳妩媚,使人忘了这是砂岩上的雕刻,这分明是织锦,是用一根一根纤细的蚕丝穿梭编织出的图案。其图案像波斯的织毯,像中国的丝绸,像中古欧洲大教堂的玻璃花窗,像闪动的火焰,像舒卷的藤蔓,像一次无法再记起的迷离错综的梦……班蒂斯蕾以极尽奢华的方式装饰门楣上的雕花,每一道门楣上的雕花都像女子头上的花冠,这门便是通往诸神世界的华丽的女神之门。班蒂斯蕾的墙壁、立柱、门楣等建筑表面全被浮雕覆盖,没有一点空隙。每一个窗棂之侧都会有仙女阿卜婆罗的身影,袒露丰硕饱满的乳房,美丽的裙裾随风飘扬,即使被岁月风化、斑驳了,花冠的纹饰消磨了,但浅浅的微笑仍在。静静坐在窗棂上欣赏窗外的风景,青冷的石块,蔓爬的绿叶,耳边飘来的清脆鸟啼,呈现一派静谧之美。古老的寺庙在绿叶的映衬下,焕发出点点生机。

吴哥,我伸手触摸的是积淀深厚的历史、倾心品读的是视觉艺术的盛宴。仙女们的每个手势和微笑,与残破的石墙及苔痕,见证了一种文明的悠久岁月。风雨侵蚀的庭院,灰色微裂的岩石,时间的脚步就在此凝固。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