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青春写就辉煌人生——记缉毒英雄柯占军

州委外宣办 州政府新闻办 州公安局新闻办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2年03月22日 00:00

江河垂泪,雨林呜咽……

2月26日这天上午,有着“黎明之城”美称的景洪,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和热闹,取而代之的是肃穆和悲壮。年仅30岁的缉毒民警柯占军,为缉拿毒贩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万余名各族群众抬着花圈,手捧着菊花,来到广场为一位普通的缉毒民警,举行了全州有史以来最隆重的葬礼。

载着柯占军同志遗体的灵车,缓缓驶往殡仪馆,沿途社会各界和各族人民群众拉着“人民的好儿子永垂不朽”“英雄精神永存”“向缉毒英雄致敬”“缉毒英雄一路走好”等横幅标语和“从警缉毒,正气浩然”等挽联,肃立街道两旁,含泪送别英雄。

子弹穿入胸膛——

还死死抱住毒贩不放的缉毒勇士

2月23日,晚霞映红了整个天空,把坐落在澜沧江畔的景洪城装点得更加妩媚动人。此时,一场惊心动魄的缉毒战即将拉开战幕。

就在几天前,州公安局禁毒支队得到情报:以湖北省仙桃市邓某某、潘某等人为首的毒贩通过居住在景洪的犯罪嫌疑人廖某,欲从境外购买一批毒品。并在景洪某小区租了一套房作为据点。2月20日,这伙毒贩从境外走私入境毒品60件之后,又向境外毒贩预订了60件毒品,准备在2月23日交易。

经过认真分析研究,警方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在毒贩进行第二次交易时,将其一网打尽。

2月23日傍晚,毒贩开始第二次交易,警方按照事先制定的作战方案展开行动,先将2名送货毒贩抓获,缴获毒品20件。同时,对藏匿在景洪城区的毒贩实施抓捕。

赴境外执行工作任务40多天、完成任务返回景洪的柯占军,得知支队正在组织抓捕特大武装贩毒案的毒贩时,主动请战参与案件的侦破和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工作。

当天下午6时,抓捕组在景洪市一小区6楼与毒贩遭遇,面对穷凶极恶的贩毒分子,柯占军临危不惧,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控制其中一名毒贩。这时,另一名躲藏在暗处的毒贩向他开了一枪,他当即扑倒在地,当毒贩拿着枪靠近他的时候,他用尽生命中的最后力量,用手死死抱住毒贩。被他抱住腿的毒贩气急败坏,丧心病狂地对着他的头部又开了一枪,窄小的楼道上,英雄殷红的血淌了一地。

紧跟着冲进来的战友果断向毒贩开枪射击,击伤其中一名毒贩,两名毒贩见势不妙从窗户爬下逃窜,被打伤的毒贩逃到街上后,企图抢摩托车没有得逞,又丧心病狂地开枪,将一名坐在车上的群众打伤,赶到现场的民警果断开枪,将其击毙。

“占军,坚持住,不要睡着啊!”战友们抱起满身是血的柯占军,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将他紧急送往医院,但柯占军再也无法回答战友们的呼唤,他为禁毒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光荣地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但是,他那 “标志性微笑”永远留在了战友们的心中。

得知柯占军牺牲的消息,全州公安民警、武警部队官兵义愤填膺、强忍悲痛,连夜追捕其余毒贩。在省公安厅和州公安局的安排部署下,昆明市、普洱市江城县、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勐海县同时行动。到2月24日凌晨,这个罪大恶极的贩毒团伙,除1名负隅顽抗被击毙外,其余13名贩毒团伙成员全部落网,缴获毒品48千克,军用手枪一支,子弹28发。

柯占军是云南省开展第三轮禁毒人民战争中牺牲的第一位英雄。从警9年来,他主办毒品案件33起,抓获贩毒嫌疑人64人,缴获毒品53.517千克,参与侦办毒品案件101起,抓获贩毒嫌疑人245人,缴获毒品837.763千克, 缴获毒资1000多万元,缴获各类枪支7支;共收集上报各类综合情报信息材料200多篇条,特别是调到禁毒支队一年多,就收集了100多篇条。因工作成绩突出,他先后4次荣获个人嘉奖,2006年被评为州公安局年度工作质量先进个人,2008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11年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他所在的情报调研大队也得到了省公安厅的充分肯定。

柯占军同志牺牲后,州委书记江普生,州委副书记、州长刀林荫,州委政法委书记赵毅,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先燕明,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胡水旺等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慰问柯占军同志的家属,对柯占军同志的牺牲表示最沉痛的哀悼。

刀林荫州长悲痛地说:“以前没有和小柯握过手,现在我去握一下。”她慢慢走到柯占军同志的遗体旁,伸手紧紧握住柯占军同志的手含着眼泪低语道:“他的手已经凉了。”

柯占军牺牲后,州委政法委、州公安局党委迅速在各级政法机关和广大政法干警、全体公安民警、武警官兵中组织开展向柯占军同志学习活动。

中共西双版纳州委、州人民政府发出《向柯占军同志学习的决定》。

在深切缅怀英雄的日子里,州公安缉毒民警含着眼泪,夜以继日地继续战斗。2月27日至29日,又连续破获4起毒品案件,缴获冰毒及海洛因共计22.275千克。柯占军的同学,州公安局青年民警小邱、小沈等,在柯占军牺牲后,决心继承烈士遗志,主动申请到禁毒支队一线工作。

一生守候——

刀尖上跳舞的无悔青春

西双版纳州与老挝、缅甸接壤,边境线966.3公里,100多个村寨紧靠国境线,边境线上无天然屏障,数千条羊肠小道径直通往国外。上世纪80年代以来,境内外贩毒分子看准了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变换手法,不择手段,多头入境,疯狂向境内贩卖毒品,危害社会。

为适应禁毒斗争的需要,1982年,西双版纳州成立了第一支禁毒专业队伍。3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缉毒民警齐心协力,与穷凶极恶的毒贩展开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较量!仅2011年一年,州公安机关就缴获各类毒品5吨多,抓获贩毒嫌疑人1100多人。

不扎根于平凡之土,人生就难开出英雄之花。1981年7月出生,身高近180厘米,阳光帅气的柯占军,2003年警校一毕业就考上了公务员,先后在州公安局政治部、看守所、澜沧江水上分局等单位工作过。2010年,州公安局在全州范围内抽调年轻精干、业务能力强的民警充实到禁毒队伍,柯占军被选中后欣喜若狂,称可以干上自己最爱的禁毒工作了。去年12月29日,他被任命为情报大队副大队长。

不论在哪个岗位上,他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不断努力进取,参加工作的第三年,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那天,他对入党介绍人说:“我加入党组织,就是要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公安事业,为社会担当责任,不是为了追求浪漫。”

缉毒工作是公安工作中危险性最大,面临考验最多的一项职业。要经得起生与死、血与火、严寒、酷暑、疲困、饥渴等种种考验,还要经得起金钱、美色的利诱。

短短的9年时间,他在无数次惊心动魄、可歌可泣的缉毒战中践行了自己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誓言!

一生的守候 无悔的追踪

毒贩都是些狡猾的亡命之徒。靠什么将他们绳之以法?缉毒警们的回答是:干缉毒要靠“一生守候”的韧劲。

柯占军的战友任警官对柯占军的评价是“机灵、勇敢、能干”。“2010年10月1日,他刚从水上分局来支队报到,行李还没有放下,我们俩就上了案子。我们蹲守了3天3夜,与犯罪嫌疑人来回周旋,后来在边境的界碑前,把正要卸货的嫌疑人逮个正着,破获了一起特大贩卖枪支弹药案。”

2009年的5月底,西双版纳最热的季节,柯占军奉命对一伙毒贩进行跟踪侦查。

狡猾的毒贩做贼心虚,连续几天不断地更换藏身的窝点,每天凌晨3、4点钟才能休息的柯占军,却始终未让毒贩逃脱自己的视线。终于他发现,毒贩将毒品藏到了景洪市一小区的出租房内,并开始向同伙发出“速来取货”的暗号。但为了避开警方的耳目,这伙毒贩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连几天在酒店附近吃喝玩乐,就是不进行毒品交易。

柯占军非常沉着地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6月7日晚,他发现毒贩频繁进出酒店,毒贩要交“货”了,柯占军向战友们发出了收网信号。

缉毒队员们迅速在酒店四周埋伏下来,一张捕捉毒魔的大网悄悄展开。

8日凌晨2时,就在毒贩带着毒品进房间那一瞬间,柯占军和战友们果断出击,当场抓获4名毒贩,缴获毒品8.043千克,毒资9万元。

抓获毒贩后,柯占军不顾疲劳又迅速投入审讯工作。尽管几名毒贩自持有一副钢嘴铁牙,拒不交待犯罪事实。柯占军凭着对案件的熟悉,搜集整理了大量的铁证,终于将毒贩送上法庭。

2010年10月,柯占军和战友们赶到境外寻找一个神秘的贩毒女郎。然而,这个神秘的贩毒女郎就像是文艺作品中的妖精一样,和柯占军专案组玩起了捉迷藏,连续两个月都没有露面。

为了揭开贩毒女郎的神秘面纱,柯占军和战友们没有气馁,锲而不舍地多次往返中缅边境侦查、布控,一次又一次奔波无果,都没有让他们放弃。他们想如果放弃,将会给毒品流入境内创造一次机遇,如果懈怠就会给社会带来一份危害。

他们不懈的追踪,终于得到了回报。12月11日,柯占军和战友在缅甸勐拉一间出租房内,将这个影子一样神出鬼没的贩毒女郎抓获,缴获各类毒品29.120千克。

2011年6月初,西双版纳禁毒支队获取重要情报:“有一伙重庆人在打洛边境以做生意为名,准备进行大宗毒品走私。”

获取这一情况后,支队领导派柯占军率一个侦查组前往打洛开展侦查,经过几天的努力,他了解到确有两名重庆人于5月份到打洛镇开了一家餐厅,但暗中却在边境一带与涉毒人员频繁接触,并多次对边境偷渡通道进行实地踩点。

经过进一步侦查,柯占军和战友们发现,两名毒贩只是负责打前站的小卒子,在两人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贩毒团伙,由一个外号叫“李总”的重庆籍男子控制,其团伙成员较多,关系复杂。“李总”在重庆进行遥控指挥,打算通过运输水果为掩护将大量毒品贩运至内地。

警方经过分析研究,认为这是一起重大跨国、跨省的贩毒案件。案情报到公安部,公安部禁毒局将此案立为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开展侦查。

7月1日,专案组获悉:这个团伙的一名主要成员因吸毒过量意外死亡,其团伙成员准备到打洛悼唁。柯占军小组暗中盯着这伙人的行踪,并摸清了该团伙的主要成员的身份。

7月18日,该团伙主要成员先后到了打洛,“李总”还亲自偷渡到缅甸勐拉与境外毒贩接头,准备将毒品藏匿在拉水果的货车中运回重庆。

柯占军和战友们从暗中跟踪着毒贩,3天3夜没有合眼。8月1日凌晨,当这伙毒贩来到昆洛公路思小高速路段,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缉毒队员拦截,当场抓获押运毒品的犯罪嫌疑人2名,缴获冰毒28.321千克,海洛因4.556千克。

与此同时,早已守候在打洛及重庆的专案组民警也迅速展开行动,先后抓获毒贩9人,收缴毒资10余万元、汽车一辆。至此,这起毒品大案成功告破,贩毒团伙主要成员全部落网,团伙被彻底摧毁。

刀尖写忠诚 血染缉毒路

面对疯狂的持枪毒贩,柯占军能够奋不顾身,冲锋在前并非是他的一时血气之勇,而是平时就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柯占军的舅舅马家华是看着柯占军长大的。他介绍说:“他高中毕业后,我们动员他考师范类学校,一是离家近,二是学费也便宜些,但他一心要读公安专科当警察。他天天出去摆摊修单车、修鞋凑学费。”

禁毒工作是在刀尖上跳舞的活儿,时时处于危险中,但他从来没有因此而退缩。“我们选择了缉毒警察这个职业,就只能去面对了。”每次说到对禁毒工作危险的感受,柯占军总是那样坦然地对战友说。

谈起柯占军,州禁毒支队李副支队长非常惋惜地说:“他还没有成为一名正式警察的时候,我就感到他是个干缉毒的好苗子。那还是2000年,我当时在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当副大队长,他在公安学校读书,每次寒暑假回来都要到大队来实习。期间就侦破了多起案子,而且他从来都是冲锋在最前面,这一次他又冲在了最前面……”

柯占军的战友们还讲述了这样几个故事:

2008年2月25日,柯占军和战友一起驾驶快艇护送农业专家前往境外进行“替代种植”指导工作时,遭到不明身份武装歹徒的袭击,歹徒用冲锋枪对着我方快艇疯狂扫射约30秒钟后逃走。

柯占军的手机被打坏,挂在船上的衣服也被打了几个洞,在他身边的2名战友和一名农业专家受伤,其中一名战友被击中2枪,伤势较重,昏倒在船舱。

冒着被歹徒再次袭击的危险,柯占军和战友一道迅速对受伤人员展开救治,第一时间将受伤的3位同志送往泰国医院抢救。由于救治及时,3人都脱离了危险。

2011年3月,距傣家人的传统节日“泼水节”只有一个月了,湖南警方的一个专案组悄悄来到了西双版纳。他们请求西双版纳警方协助办理一起特大武装贩毒案。

州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抽调50多人编为若干战斗小组迅速投入战斗,夜以继日开展侦查工作。柯占军战斗小组承担了最艰难的跟踪和抓捕毒贩、机动处置任务。在抓捕战斗中,柯占军眼疾手快,冲上前控制住其中一名手背在腰上的毒贩,从其身上缴获一支已上膛的军用手枪。

虎穴斗毒魔 边疆无名花

“干缉毒经常要潜入危机四伏的毒穴搞侦查,更多的时候还要乔装打扮和毒贩一起生活,我们缉毒民警其实就是盛开在边陲大地的无名花。”州禁毒支队李副支队长在介绍柯占军的事迹时感慨地说。

一次,禁毒支队获取了有一伙境外毒贩把10千克多的毒品运到境内准备贩卖的线索。为了掌握毒贩贩卖毒品的铁证,柯占军打入贩毒团伙与毒贩吃住在一起,通过和毒贩们“认弟兄”“打老庚”取得了毒贩的信任,准确获取了毒品交易的时间和地点,成功抓获两名毒贩,缴获毒品15.3千克。

一天凌晨2点,国境线上一片漆黑,柯占军与战友潜入边境线上一个偏僻村寨侦查。他一个人扮成内地买主到毒贩家中看“货”。狡猾的毒贩看他不像个“瘾君子”,便拿过一小包毒品,说:“这可是上好的A货呀,你吸上两口瞧瞧。”

柯占军非常沉着地与毒贩开玩笑说:“这两天吸多了,拿点回去和弟兄们一起享受。”

毒贩还不放心,露出腰间的枪说:“你小杂种如果是穿黑衣服的,老子叫你出不了这个门。”

“你狗日的不干就算俅,莫给老子来这套!”

毒贩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言谈举止就像是道上的人,随即就打消了心中的疑问。等公安机关一举摧毁了这一贩毒网络的时候,老奸巨猾的毒贩们才发觉,自己就是栽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手中。

心里永远装着别人的苦孩子

好民警 苦孩子 好心人

1981年7月1日,柯占军出生在景洪市郊曼阁村一个穷苦农民的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苦命的母亲靠做针线活或帮人做点零工将4个孩子拉扯大。

柯占军很懂事,从小就很有良心,家里穷他从不乱花钱。没有钱买肉吃,他就到后山箐沟中捞小鱼、抓螃蟹。工作多年了,他还在穿着在昆明上学时穿的衣服。他说:“衣服不破不烂,干净整洁就行了,我现在穿的不知道比小时候要好多少倍呢!”

“为了帮妈妈减轻负担,初中时他就摆摊修单车、修锁,自己赚学费。”景洪市第二小学的退休教师徐朝英既是柯占军的小学老师,又是他的舅妈,她在回忆侄子柯占军时说。

徐老师说:“柯占军读小学的时候,每天早上用平板车拉着母亲去摆摊,中午回家要做饭、喂猪,还要给母亲送饭,下午放学后又用平板车把母亲接回家。家里穷,没钱拉电线,他就在油灯下写作业,或者是在他家旁边的那根电线杆下看书、写作业。读初中的时候,每到周末和假期,他就去大曼么路口摆摊修单车、修锁,挣学费。谁能想到,这个善良孝顺的好娃娃,最后竟然牺牲在自己经常摆摊的地方。”

柯占军的小学同学来祭拜他时回忆说:“他话不多,值日时候从来不跑,都要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后才走。”“他经常帮助那些有困难的同学,看到有些体壮的同学欺负弱小的同学他都要去劝说。”

好儿子 好丈夫

“几个小娃就他最成器,我也指望着他给我养老,想不到他这么早就不在了。”说到儿子,柯占军的母亲泪水奔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让这个老人心都碎了。

柯占军在家中排行第四,家里人都叫他“老四”,大哥、三姐靠打零工过活,二哥和二嫂是聋哑人,结婚后妻子也没有正式工作。但他把“孝敬老母,照顾兄嫂”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他说:“日子会好起来的,一家人好好的就行了,一个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爱,还会爱其他人吗?”

“他很心疼妈妈,参加工作领工资后,就坚持不让妈妈出去摆摊了,说是不想让妈妈再那么辛苦,每个月发工资都要先给妈妈和哥嫂生活费。”姐姐说起弟弟来,也禁不住泪如泉涌。

柯占军经常对战友说,我妈妈太苦了,我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盖一栋漂亮的小楼房让母亲住。他每个月都往银行里存点钱,为的就是想让妈妈住上小楼房,可是妈妈再也住不上儿子盖的小楼房了。

2月23日这天中午,柯妈妈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说要回来吃饭,来不及准备别的,只煮了一碗莲花白汤,柯占军吃得很香。由于工作关系,柯占军不能经常回家看望母亲。3个多月没看见儿子了,好不容易回来吃顿饭,却只能喝白菜汤,柯妈妈心疼地说:“你早点说就好了,我可以买点菜回来。”他安慰母亲说:“妈,我在外面吃得很好,就爱喝妈妈煮的菜汤。”吃完饭,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说要去单位汇报工作……

按风俗习惯,满头白发的柯妈妈带领亲朋好友在灵堂前,陪柯占军吃了最后一顿晚餐。母亲说:“儿啊,你在家陪妈吃的最后一顿饭是白菜汤下饭,去了单位就再也没能回家,你吃的苦太多了,今天我们做了几道好菜,你的亲人都来了,你的战友和同学也来了,还有你的领导也在,我们陪你一起吃,你一定要多吃点。”

“他很孝顺,他每次出去叮嘱我的话就是照顾好妈妈,还有聋哑的哥哥、嫂嫂,我们结婚后有人对他说,自己搬出去住算了。他说,我妈苦了一辈子,哥哥、嫂嫂又有残疾,我怎么能离开他们啊?唉,现在他不在了,我一定会帮他照顾好妈妈的。”说起丈夫来,妻子阿兰已经哭不出声,眼泪刷刷地流。阿兰嫁柯占军后,没有因柯家的贫寒而嫌弃和抱怨,一直任劳任怨地帮助母亲操持家务。

2011年12月16日,柯占军完成“清网行动”任务返回景洪。2012年1月12日,又被派往境外执行任务40多天。2012年,春节都没能回家和亲人团聚。柯占军愧疚地对妻子说:“结婚后一直没有时间陪你出去旅游一趟,等执行完任务后,一定要带你去好好玩玩”。可他没能兑现这个承诺,就牺牲了。

好战友 好兄弟

“他爱笑,笑声爽朗。一笑就会露出他具有标志性的两个小酒窝。”在战友眼里,柯占军是性格开朗,乐观向上。从不把个人的烦恼写在脸上,偶尔朋友相聚,满桌子都是他的笑声。

“听见楼梯口爽朗的笑声,我们就知道是小柯来了。”同事杨警官说。

在州公安局,柯占军是个活跃的团干部,也是州公安局足球队的钢铁后卫,他身体强壮、敢打敢拼,被队友们称为“黑旋风”。阳光帅气的柯占军还是西双版纳警方的形象代言人,微博“西双版纳警方”中的头像中,其中就有他的形象。

“我们俩认识10多年了,既是战友,又是校友。”州公安局禁毒支队的罗警官说。他和柯占军都是公安专科同学,两人关系特别好。毕业之后两人成为州公安局澜沧江水上分局的同事,又同时被调到州公安局禁毒支队。

在罗警官眼中,柯占军平时生活很节俭,但又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他虽然家境贫寒,一直靠助学贷款来完成学业,但只要别人有困难,他都会伸出手帮忙。有一次,一个同学生病急需用钱,他把多次申请才领到3000多元助学贷款中的2000元钱借给了这个同学,自己却省吃俭用过了一个学期。

“他去年9月底结婚,结婚第二天就出任务,婚假也没来得及休。在广东追逃时得知妻子已有2个月身孕,他高兴地在电话中冲我们连声大叫‘我要当爹了!’可惜没过几天,他妻子一个人骑摩托车到医院看病时,发生车祸导致流产。”

“听到这个消息,他非常难过但他一直都没有吱声,后来我听说了这件事就埋怨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吭一声啊?’‘我知道大家都忙啊。’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唉,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事都先考虑别人。”罗警官回忆这些事情时,眼角泛着泪光。

“他比我大二、三岁,工作经验也丰富,案子的审核、审问犯人的方式都是他教我的。”回想起与柯占军共事的点滴,战友小张的眼眶湿了。

去年10月,金三角水域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刚结婚不久,还没来得及请婚假的柯占军,被抽调参加中国首次出境武装护航队到泰国清盛,护送滞留在那里的中国货船返回祖国。

“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在水上执行任务,4天3夜的护航路,我们在船上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是他教的。”小张介绍说,第一次在船上执行任务,很多民警没有航行经验,站不稳、睡不着、吃不下,上厕所都是难题,幸亏柯占军把在水上公安分局工作过的经验传授给大家,才使得大家掌握了在船上生活的基本要领。“他教我们,睡觉的时候把门打开让新鲜空气流动,把眼睛蒙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死死地抓住两边的扶手……”

“受了惊吓的船员都很害怕,他就主动安慰,鼓励他们,让他们相信一定会平安回到祖国的。”小张说。

返航途中,护航队员分组到各艘货船上护航,在随时有可能遭到不法武装分子袭击的情况下,柯占军主动要求到最危险的最后一艘货船“广元号”上压阵。当货船行驶到湄公河哈西果航段时不慎触礁,他在积极组织大家帮助船员将船上的货物搬上岸后,又迅速跳入水中帮助船员用棉花和木棍对触礁后破损的货船部位进行堵漏。2011年10月16日下午,历时4天3夜,横跨一江3国,航行近700公里之后,柯占军和战友们终于将163名滞留泰国的中国船员、26艘中国货船全部平安护送到国内码头,圆满完成武装护航任务。

【柯占军简介】

柯占军,男,哈尼族,1981年7月1日生,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文化。2003年7月毕业于云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禁毒系禁毒专业,2003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西双版纳州公安局政治处、看守所、澜沧江水上分局等单位工作,2010年10月调西双版纳州公安局禁毒支队侦查大队工作。2011年12月29日任西双版纳州公安局禁毒支队情报调研大队副大队长,一级警司警衔。2012年2月23日,在侦破景洪市城区一起特大武装贩毒案执行抓捕任务时,不幸壮烈牺牲,为禁毒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