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古茶传奇:千年茶王,归去来兮[组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3年02月18日 00:00

 

 村民在祭拜仙逝的1800余年的“茶树王”。(记者 苏云华/摄 )

村民在祭拜仙逝的1800余年的“茶树王”。(记者 苏云华/摄 )

 

 

倒去的巴达“茶树王”。(记者 苏云华/摄)

倒去的巴达“茶树王”。(记者 苏云华/摄)


    
    近年来,以澜沧江中下游大叶种茶叶为原料加工的普洱茶变得炙手可热,伴随普洱茶热的升温,与传统古六大茶山隔着一条澜沧江的勐海县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繁荣景象。勐海之所以成为普洱茶人必定造访的“普洱茶第一县”,最为关键的因素还因为拥有800年的栽培型古茶树、1700多年树龄的野生古茶树以及众多古茶树王。古老的茶树,见证的不仅仅是历史的悠久,更见证了云南大山间回味悠长的茶文化。
    然而,令人倍感可惜的是,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由于年老体衰,加上病害等折磨,于1995年死亡。2012年的勐海班章茶,价格曾一度飙升至每公斤3800元,可就在普洱茶藏家视其为宝时,被誉为“茶树活化石”的勐海野生“茶树王”又溘然长逝。如凤凰涅槃一般,在将繁衍子孙后代的种子撒播于苍茫大地后,它悄然归隐于浩瀚的宇宙间。
    就在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仙逝后不久,人们在相距不远的森林中找到了“王位”的“继任者”,继续接受朝圣者的膜拜。而仙逝于3个月前的巴达野生型“茶树王”,人们同样也在附近的密林中寻觅到了与其同龄的“新君”。
    茶王的风范,将永世长存。

千年茶王在云南
   
    1957年,勐海南糯山树龄800年以上的栽培型“茶树王”被发现后,证明了中国和被认为是“世界茶源地”的印度一样,800年前就有了栽培茶叶的历史。而那时,与有野生茶树存活的印度相比,中国还不能证明就是茶叶的故乡。
    在中国茶叶界专家们不懈的努力下,树龄逾1700年的野生茶树王,于1961年在勐海县巴达乡的原始森林中被发现。世界茶叶发展变迁的历史由此得以正本清源———中国云南境内的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才是真正的世界茶叶源产地。
    1992年,树龄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茶树王,又在普洱市澜沧县的邦威茶山被发现,从而使得茶叶在中国由野生过渡到栽培型的历史,得到完整的呈现。
    三棵“茶树王”的陆续现身,让勐海和澜沧两地,成为了国内外茶人朝拜“茶祖”的圣地。

族谱推算鉴定800岁“茶树王”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州茶叶协会常务副会长曾云荣研究员介绍,1957年,勐海县南糯山村民发现在南糯茶山半坡寨的半山密林中,有两棵古茶树特别大,直径1米多,明显比周围的古茶树粗壮、高大。当时的云南省茶叶研究所立即派出专家组,发现在一片密林中的古茶树群落中,这两棵巨大的古茶树确实罕见,为此,还特邀了当时的苏联专家一起鉴定。
    起初,大家采取年轮鉴定的方式,将两棵巨型古茶树中的一棵齐根锯断。没想到的是,古茶树锯开后,根本无法从其紊乱的年轮上鉴定出其树龄。专家组经过多次协调,在附近的村寨走访征询鉴定这两棵古茶树的办法。半坡寨的一名哈尼族老人介绍说,根据族谱记载,这里的哈尼族村民从元江渡过澜沧江迁移到此之前,南糯山就有原住的布朗族居民在这一带种植茶叶。后来,哈尼族也一直保持着种植茶叶的生产方式。而这些森林中的古茶树,很多是在哈尼族的祖先迁入前就已经存在了。
    专家组根据哈尼族父子连名的习俗,通过族谱推算法,推算出从南糯山哈尼族的第一代沙归至1957年,这里的哈尼族居民已经足足繁衍了55代,由于哈尼族的婚育年龄一般在18至20岁左右,以此计算,时间至少也在1000年左右。最终,专家根据哈尼族老人“这两棵大茶树是祖先沙归栽下的”说法,参加鉴定的中苏专家最终得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结论:目前这棵还存活的巨型古茶树,树龄至少在800年以上。
    尽管如此,这棵被鉴定为800岁的栽培型古茶树,还是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中国境内发现存活的树龄最长的茶树王,也称“沙归茶树王”。
    此时,尽管在中国的境内还没有野生茶树被发现,但至少南糯山800年茶树王的出现,成为了中国植茶历史悠久的见证,也使南糯山进一步确立了世界最早的茶叶栽培中心的地位。

世界级“茶祖”
   
    由于专家们一直都找不到中国境内有野生茶树的佐证,加上印度的阿姆度地区不仅有存活的栽培型古茶树。而且有英国和印度的学者称在这一地区还发现了大叶种的野生茶树。因此他们认为中国境内不仅没有野生茶树的存在,而且还提出“茶叶在1200年前由印度传入中国,印度就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的论调。
    1961年,有村民向勐海县政府报告说,在巴达贺松村寨后面的大黑山密林中,发现了一棵特别大的古茶树。村民们纷纷表示,这棵古茶树没有自己种的茶好吃,味道苦涩。当时,设立在勐海县的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得到消息后,便马上派出刚从大理农校毕业的技术员刘献荣等人前去调查。
    在山里转了3天后,由贺松村寨向后山出发,就在一片原始森林中,这棵巨大的茶树显露真身。据当时参与考察鉴定、后担任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所长的张顺高研究员描述:这株罕见的大茶树是直立大乔木,分枝部位较高,枝干较少,树高3212厘米,主干直径100厘米,树冠垂直投影的直径约1000厘米……经中国茶叶科学研究所分析,无论从外形特征还是内含成分的鉴定来看,确实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野生茶树。
    经现场测量和当地历史考证,经多位知名专家联合认定树龄超过1700多年,这一测定得到了当时的中国茶科所专家认同,并于1962年在《中国茶叶》月刊向世界发布了发现巴达野生茶树王的消息,成为当时发现的世界上存活树龄最长的古茶树,被誉为“茶树活化石”,在世界茶叶界引起了轰动,中国是世界大叶种茶起源地的论断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同。
    同时,在“茶树王”的附近还发现了数量达500余株的野生茶树群。目前,勐海县已被测定有4.6万亩百年以上栽培型古茶园,千年以上的野生茶树分布普遍,它们大都单株散生于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区。

茶王长逝留下遗憾
  
    “建茶王宫对野生‘茶树王’实行永久保存,也算是为了避免再出现南糯山‘茶树王’当时由于没有条件保存,而导致至今寸木不留的遗憾再次发生。”说话间,曾云荣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年抢救濒临死亡的南糯山“茶树王”的往事。
    由景洪出发经昆洛公路前行24公里,来到南糯山半坡寨山脚下有一个名叫“沙归拔玛”的茶厂。从茶厂后一条深藏在茶林间的山路,爬坡前行约500米,前方出现一个颇有明清风格的纪念亭,这就是当年南糯山“茶树王”遗址。
    如今,除了纪念亭外,相距20米远的地方还有一块记载着南糯山“茶树王”事迹的石碑,石碑旁一棵水桶粗的古茶树长得格外茁壮。石碑旁有823台水泥浇筑的台阶,蜿蜒爬上半坡。在纪念亭与石碑之间,有村民搭了一个简易窝棚生火烧水泡茶。只要有人到“茶树王”的遗址餐馆,村民便会奉上一杯南糯山古树茶泡的纯正普洱茶。
    据曾云荣介绍,1992年“茶树王”苍老的树干就开始变得千疮百孔,而且部分枝条逐渐干枯。这一问题在1993年引起了当地人民政府的重视,并邀请省内外的专家组成专家组,论证和制定保护和抢救“茶树王”的方案。
    在制定保护和抢救方案时,专家们认为“茶树王”之所以出现衰亡的征兆,除了树龄高,年老体衰外,极有可能是四周密不透风的围墙导致不通风所致。因此提出将干枯的树枝切除,对千疮百孔的树干进行修补,以及在围墙上打出30余个孔来让“茶树王”透气,并将四周的土全部挖出,再从山上的密林中取肥土来重新填充增加肥力的抢救方案……一系列保护措施后,“茶树王”在1994年曾发出两根新的嫩枝。遗憾的是,1995年这棵“茶树王”还是出现了全株干枯的状况,专家组只好无奈宣布其已死亡。

为“茶树王”寻找“继任者”
   
    去年9月27日,又是牵动着世界茶叶界人士心弦的一个重要日子———树龄达1800多年的勐海贺松野生“茶树王”仙逝。据当地知名茶叶专家研究分析,这棵“茶树王”属自然衰老死亡,其4根主干已空心,因茶树根部空心过度,承受不住树枝的重压而整株自然倒伏,没有扶栽重新生长的可能。
   今年1月31日,这株宣告着中国澜沧江中下游为世界茶叶原产地的“茶树王”在仙逝了4个月后,被运载下山,安置在勐海县陈升茶厂内,将建“茶王宫”进行永久保存,供世人瞻仰。
    与此同时,人们开始着手论证巴达野生“茶树王”的“继任者”工作。巴达野生“茶树王”仙逝后,勐海县多次组织专家组在这一区域寻找可以“继承王位”的野生古茶树。目前已经在距离仙逝的“茶树王”2公里多的密林中,寻找到了一棵树高和直径与仙逝的“茶树王”相差不大的野生古茶树,初步拟定为巴达2号“茶树王”。相关的论证和鉴定工作也正在组织实施中。
    据曾云荣介绍,巴达“茶树王”附近的贺松村属于1000年前搬迁来的哈尼族村寨,这座山脉还环绕有曼迈、章朗以及打洛镇的曼歇等十余个村寨,都是根据记载在中国最早种植茶叶的布朗族居民。而且这一带除了大片野生古茶树外,还分布着1万多亩的栽培型古茶树,树龄最长的也在800年左右。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