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州长”召存信的传奇人生 [组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3年09月19日 00:00

召存信安度晚年。(本报记者/张春玲 摄)

召存信安度晚年。(本报记者/张春玲 摄)

    2006年,召存信的个人档案资料被省档案馆收藏,图为他在捐赠仪式上与工作人员合影。           (本报记者/张春玲 摄)

2006年,召存信的个人档案资料被省档案馆收藏,图为他在捐赠仪式上与工作人员合影。 (本报记者/张春玲 摄)         

 
中国民族报记者/肖静芳
    
    在云南景洪的一个普通院落里,住着一位影响和改变西双版纳历史的八旬老人———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老州长”的召存信。他曾是土司,是封建领主,而敏锐的政治观念和时代意识让他自觉地抛弃了自己的阶级,选择了跟着共产党走。他帮助解放军赶跑了当地的国民党残余势力,解放了西双版纳,又带领各族人民艰苦奋斗40年,将西双版纳从偏远蛮荒之地建设成为文明、开放、发展的边疆。
    盛夏的一天,记者拜访了召存信老人。与4年前初次见到他时相比,老人更瘦削、更苍老了。绝大部分时间,老人只是静坐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仿佛在回忆过往的岁月。时光会带走很多东西,但珍贵的瞬间却会沉淀下来,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少年抗日保家园
 
    1928年11月,召存信在云南江城县整董镇的土司家庭诞生。由于父亲是西双版纳(十二版纳)中的一个“版纳王”,母亲是勐捧土司之女,召存信自出生就尊贵无比。
    由于父亲的开明,召存信被送到省立江城小学就读,12岁时不仅熟知傣文,还能阅读汉文书报。严格的教育,养成了他“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良好习惯。
    1937年,中国进入全面抗战。即便是在西南边陲的西双版纳,日军飞机也开始狂轰滥炸,日本的傀儡军———暹罗军还打到了打洛江对岸。
    一场保卫家园的斗争开始了。1943年,年仅15岁的召存信,被“傣王”(召片领)刀栋梁指派到勐捧组建抗日自卫中队,并担任中队长。
    踌躇满志的少年召存信,一到勐捧就到各个村寨宣传抗日,组织青壮年报名参加抗日自卫队,短短10天就组织起一支140多人的队伍。
    此后,日军每次轰炸,抗日自卫队员总是最先赶到,灭火救人,得到了老百姓的称赞。勐捧土司非常喜欢召存信,对他说:“虽然你年纪不大,却做了件大事,就是长我民族志气。我已给召片领写报告,要求给你记功、授奖。”
    召存信没有沾沾自喜,少年沉稳的他一心想的是组织好群众,保卫家园。他没想到,文武双全的他已得到勐捧上上下下的信赖,以至勐捧土司在去世前,考虑到自己没有子嗣,请求“傣王”任命召存信为新一任勐捧土司。
    1945年,少年得志的召存信不仅被任命为勐捧土司,而且经亲友介绍,迎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末代“傣王”刀世勋的表妹刀美英。从此,两人相携走过风雨一生。拒捐税,反抗国民党统治。
    走马上任的召存信,时刻记着父亲对他的教诲:“要爱民千寨,不要爱钱千袋。”
    不久,召存信就发现,勐捧老百姓的捐税很重。一方面,是来自土司、头人的捐税,如门户捐、人头捐、土地捐等,层层加码;另一方面,是来自国民党政府的,如大烟税、兵役捐、市场税等,名目繁多。
    看到这些,身为“一勐之主”的召存信感到很难过。他觉得是自己的失职,让百姓受了苦。他决定,无论是来自土司、头人的税,还是国民党摊派的税,一律砍掉一半,否则严惩不贷。
    这一“自断手臂”之举,让老百姓十分高兴,却引发了头人们的普遍不满,更引起了当地国民党官兵的忌恨。一场阴谋很快酝酿起来。
    一个无月之夜,勐捧大头人刀立仁勾结国民党军队的副营长龚廉,包围了土司司署。幸亏有人及时报信,召存信夫妇才得以逃脱。
    事后,“傣王”刀栋梁虽设法调停了风波,但勐捧形势之险恶,已不容召存信再待下去了。他被调往车里(今景洪),后任宣慰使司署议事庭庭长,年仅18岁就进入了西双版纳封建领主制的最高权力机构。
    1947年,内战时期的国民党政府到处抓丁拉夫,抢钱劫粮,百姓苦不堪言。这年春天,国民党车里县政府禁烟委员又到车里宣慰使司署宣读征收禁烟款和派夫千人的命令。当时正值农忙时节,派人千名,谈何容易?而且,庄稼正在青黄不接之时,老百姓又哪里缴得出禁烟款呢?
    在国民党政府的威吓下,车里宣慰使左右为难,不敢表态。血气方刚的召存信向禁烟官员直言道:“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没饭吃就会出乱子。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里就有‘民生主义’嘛!”
    “你不要强词夺理,我问你,派公差还是不派?”禁烟官员声色俱厉。“要派也得农忙过后再派!”召存信毫不示弱。
    结果,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官员立即派人将召存信五花大绑,押进了大牢。关押期间,他仍然坚持拒绝派款派夫。
    “西双版纳的召片领自元朝以来就是朝廷任命的正三品官,而国民党的县长仅是七品芝麻官,就在三品官头上作威作福。国民党政府如此凶狠残暴,我们傣家岂不是要永远受压迫吗?”召存信对国民党统治产生了极大不满,心中升起一个念头:将国民党赶出西双版纳!
1 2 下一页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