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知青岁月 流淌青春长河 ———访著名作家叶辛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3年11月15日 00:00

叶辛(前排中)与作者等合影。

叶辛(前排中)与作者等合影。

本报记者/汪 涛

    初冬的西双版纳,仍然阳光灿烂,暖阳浓浓,绿意盎然。
    11月13日,记者采访了应邀前来参加“西双版纳情怀———我们的知青年代”知青文化论坛的我国著名作家叶辛。他激情畅谈知青情怀,感怀知青岁月带给人生的丰厚积淀,畅谈以知青题材的文学创作,感念知青文化的深沉和厚重。
    叶辛是我州各族群众和广大文学爱好者非常熟知的作家。“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没有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根据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孽债》情景,至今还让很多人记忆犹新。
    叶辛说,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覆盖了整个中国的城乡。如今几十年过去,喧嚣归于沉寂,记忆渐渐变得朦胧和模糊。然而对那些家庭与那一部分人的那些记忆,永远是说不完也写不尽的故事,永远有一种感念的情怀。
    知青经历就是一笔人生的财富。叶辛说,当年,他和成千上万的同时代人一样,经历了“文革”中那段长达10年之久的知青生涯。他从东海之滨的大上海,插队落户到了贵州省修文县的砂锅寨,到1979年10月离开。在这个偏远的山寨整整生活、劳动了10年零7个月。这段岁月丰富了一代人生阅历,让人生的宽度、厚度和广度得到了很大拓展。可能正因为整整10年零7个月的知青岁月,故而对于那段生活,对于同时代知青的所思所想所虑,他有较为深切的体验。即使时间过得再久远,他也仍清晰记得,不会忘却。
    这些人生阅历成为了叶辛文学创作不尽的题材,知青生活、劳动的点点滴滴都写进了知青文学题材中。他插队10年后,直接描绘知识青年命运的长篇小说共写了6部:《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风凛冽》《蹉跎岁月》《在醒来的土地上》《爱的变奏》《孽债》。另有一些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随笔,以及当年与他的恋人、今日的妻子王淑君分离时的书信,汇聚起来竟有8大本。
    叶辛说,万达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和博客天下杂志社举办的“西双版纳情怀———我们的知青年代”文化论坛暨历史图片展大型活动,实在是一件大好事。既利于经历过那一时代的知青们回顾以往,理清脉络,又利于今天的年轻一代,懂得和理解他们上一代人经历了一段什么样的岁月,还给历史留下了一份真切的记忆。
    谈起西双版纳,叶辛一脸兴奋。他首先把记者的采访本拿了过去,在采访本上写下:“美丽的西双版纳,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并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说,这是他留给关注他的西双版纳广大读者的真诚心声。
    叶辛说,当年,一大批北京、上海、重庆等大中城市的知青来到西双版纳,屯垦南疆,开荒植胶。他们克服生活、物质和生产条件的艰苦,以苦为乐,为建设祖国第二个橡胶基地贡献了青春和热血,值得让人关注。正是自己所熟悉的知青生活,正是发生在西双版纳热土上十分动人的知青故事,让他产生了创作的热情和冲动,撰写了小说《孽债》。
    叶辛多次到过西双版纳。他给记者讲述了1992年第一次到西双版纳的一个小故事。当年,他住进了州一招,以非常便宜的租金,租借了一辆自行车,骑车游览景洪城。当时,景洪城很小,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可以骑车游览完大街小巷。还自行车时,他看到所有租借的自行车都不上锁,就好奇地询问。工作人员笑语盈盈地告诉他,我们都是这样摆放的,这里民风淳朴,不用上锁,没有人会要的。
    叶辛说,西双版纳热带风光优美,民族风情浓郁,各族民众善良淳朴。这是一片宜居宜游的乐土,又是充满着动人故事的文学创作宝地,明天的发展前景一定会更美好!
    叶辛说,对于知青岁月,无论你当年在哪个地方,无论在乡间待过多少时间,40多年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风雨岁月,都是中国二十世纪历史中一道独特的风景。回望这段知青岁月,犹如一条永远流淌的青春长河,让人感怀,充满激情。今天又来叙说这一段往事,叙说昨天的话题,为的是更好地着眼于今天,迎来愈加美好的明天。
    他最后以一句深沉厚重的诗,结束了我们之间交谈:
    风雨如磐见真情,
    岁月蹉跎志犹存。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