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孔—会晒大桥12月11日通车 昆曼公路打通最后的瓶颈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3年12月12日 00:00

     清孔—会晒大桥11日通车,让昆曼公路上的往来车辆必须由驳船摆渡才能通过湄公河的现状成为历史,也使昆曼公路真正实现畅通无阻,通行时间也大大缩短。但就这条国际大通道的建设来说———大桥通车了,昆曼还要迈多少“坎”?

 

A 畅通

一座桥和一条大通道的故事  从昆明到曼谷究竟要多久?

    “虽然很多媒体以‘20小时从昆明直达曼谷’来宣传昆曼公路全线贯通,但这只是乐观的理论预测。”对清孔—会晒大桥通车后昆曼公路能否实现“朝发夕至”,云南省物流学会会长董弋萱客观分析,“大桥通车后,1800多公里的路程对于货运汽车来说,即便通关顺利也需要2天的时间。不过大桥的贯通使昆曼公路彻底摆脱了乘船摆渡湄公河的各种不确定因素干扰,真正实现了畅通无阻,通行时间肯定大大缩短。”
    每周三中午12点刚过,斗南花农李小敏的大哥李国庆就把红色冷链车开来,签过合约的农户们把一早从地里收来的各种鲜花一箱箱往车上搬运准备发往泰国。13点多,李国庆把冷链车开上了昆曼公路的起点昆玉高速公路。40出头的李国庆摸了16年的方向盘,长年跑运输的他深刻地体会到高速公路带来的便捷和效率。昆曼公路通车以前,小敏的鲜花和其他企业一样都由航空运输,每公斤成本约9~12元,现在通过昆曼公路,运输成本下降到2~3元/公斤,从昆明到曼谷只需要30多个小时。通过陆路运输,云南花卉在泰国的市场份额从25%~30%跃升到60%。
    一条公路的意义在这样的现实中凸显出来,并远远超出了现实。放在中南半岛地理的格局当中,昆曼公路是中国西南地区经云南、老挝到泰国的一条重要国际陆路通道,是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
    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中南半岛在国际交流和物资贸易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昆曼公路的建成对加强与改善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国际关系,尤其是我国西南地区及中南半岛国家的经济贸易、旅游业的发展,并在国际和平与稳定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促进作用。
    昆曼公路起于昆明,途经玉溪、普洱后从西双版纳磨憨口岸进入老挝境内,再经会晒进入泰国清孔,最后抵达曼谷,全程1800多公里。2008年昆曼公路建成通车,但横亘在老挝会晒与泰国清孔之间的湄公河却成了昆曼公路未能真正实现全线贯通的唯一瓶颈。为了打通瓶颈,清孔—会晒大桥于2010年6月正式开建。由于项目涉及多国、多方的反复协调衔接,主桥所在位置地质结构较为复杂,加上当地雨季洪水的严重影响,整个项目工期进展并不快。经过中、老、泰3国的共同努力,大桥终于在2012年12月13日建成合龙。从协商酝酿到建成通车历时近6年,这座480米长的普通公路桥打通了昆曼公路全线最后一个瓶颈。
    今年,随着老、泰两国海关联检等基础设施工程节点全部完成,清孔—会晒大桥也即将投入使用,昆曼公路的顺畅与提速指日可待。

 

B 物流

一座桥和1800公里路的经济账  跑完昆曼公路要花多少钱?

    目前,一辆标准集装箱货车的摆渡费用约为400元人民币,然而由于通关手续、水文条件、运力等原因,渡口经常发生滞留的情况。一旦发生滞留,物流企业一天就需要多支付住宿、餐饮、冷藏车制冷等各项费用600元左右。在特殊情况下这样的延误会持续数天,一台车就需要多付出上千元的物流成本。
    物流成本高一直是困扰昆曼公路的主要问题之一。据一些物流企业测算,昆曼公路物流费用常常占货物总成本的30%,其中,跨越泰国清孔和老挝会晒之间的湄公河轮渡,以及可能因轮渡滞留带来的附加费用被认为是物流费用被拉高一个重要因素。
    清孔—会晒大桥通车后,昆曼公路的物流成本是否会出现大幅度的降低?
    “大桥通车后是否收取过路费、收多少?目前还没有具体的信息,不能确切地核算出过桥比轮渡节省了多少费用。不过通行条件的改善降低了时间成本和其他成本是显而易见的。”董弋萱告诉记者。
    除了清孔—会晒大桥以外,昆曼公路上还有很多的“坎”制约着这条物流大通道的升级。据省商务厅相关人士介绍,由于走通昆曼公路全程需要办理4次出入境手续,各国办理时间长短不一,收费标准、种类不同,过关手续比较繁琐,也导致了货物报关费用偏高。
    另外,由于3国间交通运输便利化协议的落实尚需时日,一直以来中泰两国车辆不能互通,双方都必须在老挝境内甩挂或者重新装卸,这不但大大地增加了物流时间,而且对时鲜蔬菜、水果、鲜花等商品也会造成额外的损失。同时,受进出口贸易不平衡、贸易品种单一等因素影响,昆曼公路的货物流量进出口比例为20:1,单向物流的局面也大幅度增加了运输成本。
    昆曼公路通车以来,由于途经中、老、泰3国,加上沿线缺乏规模化产业支撑,通过这条公路进行的贸易往来以农产品等低附加值商品为主,因此通车5年后,昆曼公路并没有出现预期的大物流、大贸易景象。相反,正由于以大宗低附加值商品贸易为主,每一个细微环节对物流成本的影响都敏感而脆弱。
    清孔—会晒大桥的通车打通了昆曼公路上一个最大的瓶颈,但这条大通道的物流成本账并没有算完。在改变了“跑得起、等不起”的局面后,还需要沿线3国各级相关部门在加快通关便利化、减少过路通行及各项手续费用方面共同协调努力,才能真正实现昆曼公路的畅行无忧。

 

C 旅游

一座桥和一股涌动的热潮  自驾游热线能否打通?

    泰国方面已经积极准备在景点、景区及沿线路段增设中文标识以便中国游客旅游期间畅通无阻;磨憨边检站也改进验放模式,方便旅游团顺利通关……昆曼公路沿线的旅游基础设施和服务仍有许多亟待改善之处。
    “在物流还没有达到预期的情况下,旅游热带来的大量人流将对这条大通道起到拉动和推进的作用。”省外办区域合作办公室主任金诚认为。
    12月11日,云南省旅游业协会旅游自驾车与露营分会组织的20多辆自驾游车队从磨憨出发,12日到达清孔—会晒大桥,第一时间感受大桥通车带来的便捷。分会项目活动部部长肖涛告诉记者:“大桥通车,每辆车最少可以节约500元的费用,通过的时间也至少省2个小时。”
    肖涛介绍说,昆曼公路是云南的特色自驾游线路,游客的出行意愿很高。就今年来看,分会已经组织了3次大规模的昆曼自驾游,特别是“十一”黄金周参与的车辆就有80辆。从今年元旦开始,分会就与泰国旅游局合作,共同打造昆曼自驾游精品线。“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自驾出游,而这条线也是自驾出境游的首选,所以未来人数一定会大大增加。”
    “随着清孔—会晒大桥的建成通车,昆曼公路将成为中老泰3国旅游升级的热线。”今年10月,前来昆明参加2013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的泰国旅游与体育部部长颂萨·普里西萨对沿昆曼公路开发自驾游充满乐观。
    记者在昆明康辉旅行社和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了解到,小规模组团前往老挝、泰国的自驾游活动不断增加,平均每个月都有出发的团队,许多之前没有开辟这条自驾游线路的旅行社正在积极考察、筹备,他们也不想错过这个旅游的好市场。一些企业看到了昆曼自驾游升温后的沿线需求,纷纷表示想在沿线设立营地、休息场所。云南野生动物园董事长刘卓鑫透露,他们公司已经有了在昆曼自驾游沿线设立动物营地、文化营地的想法,提上日程的时间也不会等太久。
    不仅云南旅游爱好者关注这条线,泰国游客从昆曼公路来到云南的人数也在增加。据统计,10月份磨憨口岸验放泰国出入境旅游团244团6340人次,同比分别上升16.3%和14.2%。“这条线路途经老挝和中国西双版纳,一路上可以欣赏原始雨林的优美风景,路程也不算太远,所以我们家基本上每年都会来一次。”归国华侨张先生如是说。
    为应对泰国旅游团出入境高峰,磨憨边检站也改进验放模式,先后为旅游团推出网上预检、大型旅游团分流、登车验放等通关便利化措施,同时,组建“旅游团服务小分队”,为旅游团提供行李运输、现场咨询等服务,确保口岸的安全顺畅和通关便捷。   

 

D 产业

一座桥和一条经济走廊的远景  昆曼不只是一条运输通道

    清孔—会晒大桥建成通车使昆曼公路实现了无缝连接,极大地改善了滇泰、滇老贸易往来条件,对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开展多领域的务实合作,加强昆曼经济走廊建设,争取到2015年实现中泰双边贸易额1000亿美元的目标有着重要的意义。
   “如果把昆曼公路仅仅作为一条运输通道显然是低估了它的价值。”在省商务厅厅长熊清华看来,昆曼公路既是昆曼经济走廊的贸易大动脉,更是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和发展的纽带。
    几年来,泰国清迈中华总商会副主席马剑波一直关注昆曼公路,“泰北地区有着非常好的农业产业基础,但如果没有与云南形成产业合作格局,那么昆曼公路的意义就打了折扣。”让不少泰国北部企业家欣喜的是,昆曼公路的全线贯通以及未来泛亚铁路中线的建设、澜沧江·湄公河航运的发展,已经为昆曼经济走廊铺垫了完整的综合化交通运输网络布局。
    云南桥头堡建设启动后,泰国也在清孔开始规划建设清孔工业园区,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昆曼公路与另一端的西双版纳磨憨跨境经济合作区遥相呼应,形成产业对接。
    “发挥好昆曼公路的价值和作用不能仅仅着眼于贸易往来,而应该以此为基础,加强滇、老、泰在烟草、农业、机床制造、矿产开发、化工等特色产业方面的合作,积极探索新的产业合作形式,以项目合作为基础,推进合作方式由资源性、粗放型贸易向生产型、加工型合作转变。只有形成区域的产业化,才能使这条大通道成为经济发展的大动脉。”省政府研究室对外开放处处长吴从虎表示。
    不久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泰国,中泰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作协议,其中两国就“大米换高铁”和互免签证展开商讨尤为引人关注。“如果这些项目能够实施,对促进边境贸易繁荣、拉动昆曼公路物流总量上升的作用不可低估,同时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也给云南企业带来了机遇。”省外办区域合作办公室主任金诚认为,昆曼公路实际上是云南融入国际贸易链和产业圈最便捷的通道。
   “云南省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的意识不强,在滇泰双边投资中,云南在泰国的累计投资远少于泰国在云南的累计投资。而且投资主体绝大部分是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很少。”商务厅东盟处负责人表示,昆曼公路的贯通是为云南企业铺就了走出去的通途,企业走出去,产业联起来,昆曼公路这条大动脉才能真正活泛起来。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