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追梦人

———记党的优秀基层干部、傣族优秀儿子岩嫩(报告文学)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4年04月20日 00:00

□ 谭亲荣

    阳春三月,空气飘香的日子。
    我们来到勐海县勐混镇曼扫村委会曼列村小组,聆听了有关岩嫩的一幕幕感人故事,让我这颗年近花甲的心经受了一次次情感的洗礼!
    岩嫩是傣族农民,当了26年村干部,去世半年多了,可至今村民提到他依然不能抑制心中的悲痛。他只活了49岁,但他却永远活在村民的心里。按照傣族习俗,人们对他进行了火葬,棺材上庄严地覆盖着鲜艳的党旗。傣族每个村都有寺庙,庙里大佛爷为他诵经,为他超度亡灵。全村村民用一双双手码起高高的柴垛,一双双手把他的遗体托上柴垛,党旗和熊熊火焰映红了天空……
    这是一场特殊的葬礼!
    这葬礼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曼列村富了,各种文化设施齐全了,他却累倒了!村民自发地为他捐款,发自内心的呼唤,向佛祖祈祷,希望岩书记能够从死神那里挣脱回来,继续领着他们过好日子。
    在共产党人的辞典里究竟有没有天?
    民生问题大于天!人民群众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2013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这是勐海县勐混镇人民永远难忘的日子。这天,勐混召开了禁毒公判大会。下午3点,太阳火辣辣的,西双版纳热得像蒸笼。但岩嫩想到村里同景真糖厂所签无息贷款协议的事。协议规定,景真糖厂为曼列村提供无息贷款发展甘蔗。但村民必须在6月30日前还清贷款,否则,糖厂将向没还清贷款的村民收取利息。
    离合同到期只有4天了,还有几家没还清贷款?还欠多少贷款?岩嫩一定要去糖厂核对清楚,以便为村民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于是,他冒着酷暑骑着摩托车向景真糖厂驶去。
    有时候他的心很软,软得就像傣家人常吃的糯米饭;有时侯他的心又很硬,硬得像撑起傣家竹楼的大龙竹。小组长、支书这差事岩嫩在心目中十分敬畏,敬畏村民理解他支持他,把自己神圣的那一票,一二再、再而三地投给他。岩嫩明白这种选择的分量,没日没夜地为村里的事操心费神。这几年村里大事特别多,新农村建设、大田改造、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处处涉及到家家户户的利益,他总是一碗水端平,营造公平公正的氛围,让村民们皆大欢喜。当有人想要捞点好处,损害大家的利益,他就成了黑脸包公。当有人遇到了困难,岩嫩总是第一个出现在现场,安慰、掏心窝子交流,设身处地地出主意想办法,为村民撑起一片天。
    曼列村有74户人家,人均占有耕地3.3亩,属于勐混镇土地偏少的村寨,村民过去大多以种植水稻、茶叶为主。岩嫩当上村干部后,他意识到,稻田只种一季水稻,三分之二的时间白白浪费了。于是他积极探索新的种植模式,主动与景真糖厂联合推广甘蔗下田。但由于水稻都实行机耕机种机收,劳动强度大大减轻,而甘蔗当时还是手工种植,村民嫌它太苦太累,不愿种。岩嫩就带头示范,带头实行机耕机种机收。同时,他还向上级要来玉米套种指标,提高了复种指数,经济效益大大提高。尤其那些山丘梯田,特别适合种植甘蔗。村民们服了,跟着岩嫩支书种起了甘蔗。在他的带领下,全村甘蔗下田种植达到560多亩,年入榨量3360多吨,产值130多万元,实现了甘蔗、水稻、茶叶和特色产业同步发展。
    为了给村民补贴种苗、争取贴息贷款和把群众的甘蔗早日送进糖厂,岩嫩不厌其烦,一趟又一趟来找糖厂协调,有时连吃饭都顾不上。在为村民争取利益方面,岩嫩一丝一毫不让步;在维护糖厂利益督促村民准时还贷方面,岩嫩也积极督促绝不拖欠。岩嫩当支书和村民小组长以来,为确保群众增产增效,按照糖厂的要求,带领村民实行全程机械化耕种和管理的运作模式,大大提高了甘蔗的产量,为保证糖厂生产原料起到了积极作用。
    他的脸上常常挂着微笑,你给他布置再难再急的工作任务他笑着;有人向他发火时他还是笑着;当父老乡亲想不通骂他时他依然笑着。
    笑是一种自信,笑是一股春风,笑是一种力量。开口常笑,大肚能容。岩嫩事事出于公心,处处为全村着想。一片丹心笑天地,清风两袖荡尘驰。
    同去的还有村民岩温甩,他也种了甘蔗,贷款也没还清。此时,岩嫩就感到头有些痛。以前也常痛,吃两袋头痛粉,痛一阵也就没事了。说了多次要去医院看看,但工作实在太忙,没顾得上。
    岩嫩去到糖厂,糖厂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他们。他得知,全村还有4户没有还清贷款。他们抄下欠款的数字和人名,笑着告别了糖厂,又骑上摩托车回家。可就在侧身上车时,一阵剧烈的头痛,他摔倒了。糖厂送行的人见状,立即上前扶起,此时岩嫩面色苍白,全身酸软,再也站不起来。同去的岩温甩急了,立即给村里通了电话。村里人开着骄车迅速赶到,不由分说,立即将岩嫩送到勐海县医院,经CT检查:脑血管瘤引起血管破裂,脑出血!
    县医院条件有限,要他们赶紧送州医院。岩嫩还清醒,他给医生说:不去,老毛病了,就在这里打打针吃吃药就回家,村里的事太多太忙。医生说:也行,留下来观察一下。但医生发现,病灶没减轻,体征没有好转,医生对岩嫩的儿子岩叫贺说:你爸爸患的是脑出血,要做颅脑手术。我们医院没这条件,要赶快转院,不然,你爸爸危险!
    刚从县城打工闻讯赶来的岩叫贺来不及犹豫,同意立即转州人民医院。州人民医院经引流处理,仍然没见好转,第三天,岩叫贺随救护车把岩嫩送往昆明第二人民医院……
    消息不断传回曼列村:岩嫩生命垂危!
    消息一次又一次揪紧了村民的心。这么好的干部,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村民自发地来到村办公室,要搞清这是不是谣言。但他们听到,这是真的,这不是谣言。他们都默默地双手合十,向佛祖祈祷,求佛祖保佑岩嫩!他们都自觉地掏出钱,你五十,他一百,说是给岩嫩治病。短短一天,就收到捐款5600元。全村74户,除了他家和继母家,有72户捐款。村民们要求:一定要送最好的医院,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一定要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救活我们的岩书记!
    昆明第二人民医院医生不负众望,对岩嫩进行了手术。首先在头部病灶处开一较小手术切口,在去除小骨窗后进行显微镜下血肿清除。由于手术创伤小,术后患者恢复快,手术效果好。到昆明第4天手术,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天,第七天就转入了普通病房。
    家人、亲人、医生、护士都松了一口气!
   
    乡村的美丽,全赖于善良和经过佛风薰陶以及社会主义教育的傣族人民。但岩嫩始终是建设美丽乡村的领头人,是各族父老乡亲的主心骨和贴心人。最后的两个电话既沒打给88岁的老父,也没打给含辛茹苦的妻子,而是牵挂着村民的利益和没有完工的球场。
    虽然转到普通病房,但医生叮嘱,一定保持安静,不能激动,连一个喷嚏都不能打!否则……
    因为从CT照片显示,岩嫩的脑血管有两个瘤,一个已经引起脑血管破裂,另一个虽然未破,却依然是一颗“炸弹”。但介于岩嫩身体虚弱,无法进行脑瘤摘除术,要等岩嫩适当恢复后再来摘除这颗“炸弹”。
    岩嫩1964年出生,199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曼列村土生土长的傣族农家子弟,岩嫩秉承了傣家人朴实善良、吃苦耐劳、为人谦和的秉性,深得乡亲们的信任和喜爱。23岁时,岩嫩在乡亲们的推选下,连续15年担任村小组的会计和出纳。村民小组的钱不多,但都是父老乡亲一滴汗水甩八瓣辛苦来的,任何人休想乱花一分。任何时侯、任何人来查账他都能让大家心悦诚服。他严格按原则办事、按财务规定管账,村里的每一分钱、每一笔资金他都梳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久而久之,村民们从心眼里佩服岩嫩,他公私分明,没有私心,是大家的好管家。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从38岁起,他被推选为曼列党小组组长、党支部书记、村小组组长。岩嫩知道,村民选他信任他,他必须堂堂正正走正道,踏踏实实办实事,否则就对不起乡亲们的信任,就辜负了村民的希望。岩嫩26年如一日,认真履职,无私奉献,想方设法带领群众走富裕文明之路。
    曼列村的干部和群众永远忘不了岩嫩为村寨发展所付出的心血。从担任村干部以来,他不计名利,不说大话、空话,实实在在,一心为民,把造福群众当作自己追求的最大目标。
    2012年的新农村建设,第一件大事是农田改造,即小田改大田,旱可灌涝可排,将望天丘改成可以机耕的高产稳产田。项目涉及到河道截弯取直,河床加宽,小田变大变平,道路加宽硬化,每家每户的田在面积上都将缩水,每一环节都涉及到家家户户的利益。并且各种矛盾交织,牵一发而动全身,各个乡村都感到十分棘手。岩嫩深入各家各户听取意见,率先制定了尊重历史,统一标准,重新分配的原则,让全村顺利地完成了“第二次土改”。
    曼列村的对面是拉祜族寨子南京里村。南京里人要到昆洛公路,必须经过曼列村的地盘。2012年,南京里村土地整治立项,村道由原来3米扩宽至7米,扩宽路面将有损曼列村10户村民的利益。
    由于补偿问题未定,项目开工受阻。岩嫩把南京里村的困难,当成曼列村的困难,当成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共同的困难。他多次深入10户村民中了解情况,讲述兄弟民族一家亲的意义,讲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应相互支援、共同富裕、同步奔小康的道理。村民一时想通了,可一觉醒来又变卦了。岩嫩依然笑着,耐心地倾听村民的心声。凭着他的微笑,凭着他的耐心和真心,填平了一道道心灵的沟壑,化解了一腔腔怨气,让两个不同民族村民的心连在一起。
    茶叶是曼列村的传统特色产业。近几年来,岩嫩请来县茶叶技术服务中心技术员现场培训指导,将300多亩老茶地改造成了生态茶园;带领村民在退耕还林的土地上,新开发种植了700余亩生态茶园。去年,全村产干毛茶2.5万公斤,收入80多万元。
    岩嫩出了重症监护室,感到一阵比一阵轻松,又还给大家一个个微笑。尽管这笑容没有往日的爽朗,但还是充满了温和与善意。几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医生说的那么恐怖。天黑了,他想到村民忙活该回家了,叫儿子找来手机,摇起病床床头,半卧半躺着,拨了第一个电话。电话是打给村妇女小组组长玉燕的。
    玉燕在村里心都碎了。这时总算听到支书的声音了,虽然声音弱些,可依然那么温馨,那么柔和,那么亲切。玉燕哭了。岩嫩说:别哭,我不是好好的吗?你去问一下岩温甩、岩温嫩、岩矿几家人,糖厂的贷款还清了没有?7月1日过了就要收利息了。玉燕告诉岩嫩:岩温甩说了,几家人已经凑齐现金还清了贷款,没有违约。他们都说要感谢你呢!
    岩嫩一直有剧烈头痛的情况出现,家人、朋友多次催促他去医院看病。他每次都说,可能是因为睡眠不好。他转院到昆明后,乡亲们坚信他一定能够治愈归来。因此,当村妇女组长玉燕接到岩嫩打来的电话时,心情非常激动。她坚信,支书又通话了,要不了多久又会回到寨子里来的!
    但玉燕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她最后一次与岩嫩书记通话。
    过了一阵,岩嫩拨通了第二个电话。儿子岩叫贺以为是拨给妈妈的,但一听才知道是拨给老会计的。岩嫩说:球场才浇灌完,别忘了洒水保养,开裂的地方要用灰板收一收。还有几家人没有交球场集资款,要他们交上。村里打球场和盖文化室盖大棚,还欠了些材料款,施工队在价格上让了我们,现在要赶快把钱凑齐,把账结了,别让人说我们不够哥们。老会计叮嘱他,村里的事我们一定会做好,你就放心养病吧,病好了早点回来!

    发展循环经济,发展特色产业,让各种人才的聪明才智得到涌流。在一个村寨的小天地里,实验着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千古理念。坚守集体利益,坚守公平公正原则,坚守为民服务。
    打完电话,他睡着了。
    他太累了,是应该歇歇了。
    曼列村的毎一位村民,无论男女老少,一提起岩嫩都无不翘起大拇指,岩嫩个“利利利”(傣语:好好好)!
    玉坎香大专毕业以后回到了本村,在她彷徨是不是要“孔雀东南飞”时,岩嫩支书主动上门来,鼓励她留下来参加新农村建设,为建设美丽乡村贡献聪明才智,还从资金、场地等方面给予支持,帮助她办起了养鸡厂。刚开始只是200来只土鸡,现在已经发展到平均每个月出栏5000多只……
    岩三罗有一身养鱼的好技术,却一直找不到发挥的舞台。一次,岩嫩书记在家访时听说他的苦恼后,便动员他承包邻村的50亩集体水田,发展稻田养鱼。为了能顺利承包这片水田,岩嫩陪他到邻村找村干部商量承包事宜。不料,村干部答应了,邻村的群众却不同意。岩嫩又多次陪他去邻村,一家一户地拜访,一次又一次地掏心,最终得到了村民们的认可。岩三罗承包了水田,既种稻又养鱼,积累起资金后,又搞起了养猪,形成鸡猪鱼稻的循环经济,为全村的经济发展开辟了新路。乡亲们从岩三罗的实践中看到了希望,也纷纷开始循环经济的探索,猪、羊、鸡、鸭等特色养殖业在曼列村蓬勃兴起。
    来自大理上门的白族姑爷何国忠,打算与妻子开办养鸡场,在承包村里土地的时候,得到了岩嫩的大力支持,经过这几年的摸索,每年的产值在70万元以上。
    岩嫩见全村在岩三罗的带动下,循环经济和特色养殖业形成了规模,又鼓励岩三罗注册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吸引了6户村民加入。
    美丽乡村,首先规划要好,要结合地理环境、地理位置特点,建造竹楼式样的别墅,留住“傣乡竹楼神韵”。其次,各种公益设施要齐全,要满足文化、娱乐、健身等等需求。岩嫩清楚,经济要富有,精神更要富有。岩嫩办事公私分明,认理不认人。他的继母和弟弟于16年前与岩嫩分家立户,但后来患了麻风病,虽然病治好了,手与脚萎缩留下残疾。村里将继母和弟弟列入低保对象填表上报。岩嫩在审核时,将继母和弟弟的名字划掉,村里人不同意。岩嫩说,他们是我的母亲和弟弟,我有责任和义务赡养他们。村里计划建篮球场的地点,正好在堂妹家的茶叶初制所旁,而且堂妹已与邻居协商好转让这块地。岩嫩得知后,马上找到堂妹夫妇,让他们顾全大局,服从村里的建设规划。堂妹开始想不通,有你这样当哥的吗?别人办厂你掏心掏肝地支持,我办厂你不仅不支持,还来拆台添乱。岩嫩平时微笑,而此时却一本正经起来:办厂当然要支持,但不能损坏公家利益。你既然叫我哥,就应该个人服从大局,更应该支持哥才对。堂妹无语,只好放弃了这块地。
    逐步富裕起来的群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越来越高。岩嫩又积极四处寻求帮助,在县有关部门帮助下,先后投资36万多元,建成了200余平方米的文化活动场所,建起了小舞台、门球场、地掷球场和气排球场,村小组有了办公室,村民也有了学文化和开展文体娱乐活动的场所。岩嫩组织村民外出开阔眼界,组建村老年人协会,协调村委会学校建校用地,解决周边村寨孩子就近上学……一桩桩一件件,曼列村的每一点变化和进步,都凝聚了岩嫩的汗水和心血。在岩嫩和村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曼列村先后被评为州级文明村、新农村建设示范村、科技示范村。
    第二天早上,岩嫩醒来,儿子岩叫贺按照护士的要求,端来一碗米干、一个鸡蛋、一杯牛奶。因失血太多,要补充营养。岩嫩都吃完了。亲人和护士都为他高兴。然而,还没等人们收起笑容,十多分钟后,岩嫩再次告急。医生立即赶来,进行对症处理,吊上盐水。开始感到轻松,但盐水吊完,岩嫩疼痛加剧,汗水湿透了衣被。医生立即送CT室检查,发现又一处出血点……
    “炸弹”爆炸了!
    这是非常凶险的事。一处出血就要命,何况两处,更何况刚做了手术,生命随时都面临危险的岩嫩……
    岩嫩呀,你的命咋就这么嫩呢?
    医生紧急会诊,但最终都沉默了。医生痛苦地告诉岩叫贺,准备后事吧,我们无力回天了!
    岩叫贺哭了,他把爸爸病危的消息电话告诉了妈妈。
    按照傣族风俗,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必须回到村里,回到寨神勐神的怀抱。如果在外面断了气,就成了孤魂野鬼,不能回到村里、不能回到寨神勐神的天国。
    守在妈妈身旁的副支书玉叫立即召集村干部开会,决定组织人员去昆明接岩嫩回村。村里派出8人,一组由岩嫩妻子玉庄香等4人坐飞机去昆明;一组由副支书玉叫带队开车去昆明。
    两路人马在昆明第二人医院汇合,他们要求医生:一定要留着最后一口气,让岩嫩回到家来。医生经过研究后告诉村里来接岩嫩的村民:只要不断氧气,他离开医院还可以坚持12小时。
    医院派出了救护车,一路吊着盐水,还带上袋装氧气和加压装置,将岩嫩从昆明送回勐海。
    救护车徐徐告别春城,一路沉寂地开着。岩嫩是第一次到省城昆明,没来得及欣赏春城的秀美和妩媚。此时,他多想看看这座国际化的都市,多想看看沿路的风光风情!而病魔将他折磨得气若游丝。儿子岩叫贺为了让父亲留着最后一口气回到家,不停地挤压气囊为他补氧……
    到墨江,盐水完了,大家都为他捏着一把汗,大家都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挺住,挺住,快到家了,快到家了……
    村里人在岩嫩家里陪同、安慰着老人。岩嫩的爸爸岩香宰,88岁高龄,一次又一次听说儿子的病情,心痛得早已哭干了眼泪。晩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但他仍不甘心,要看到儿子回家,回到寨神勐神的怀抱,回到佛寺,让佛爷为儿子做一回佛事。老人不停地催身边人打电话,到什么地方了,还好着吧……
    整个村子都在为他祈祷,平安归来吧,岩嫩;佛祖保佑吧,岩嫩……

    村风,文明、友善、亲切,多民族亲如一家,其乐陶陶;家风,善良、内敛、孝顺,其乐融融。边疆,乡村,彰显一方平安和谐,妆扮南疆热土博大宽厚,点缀一道美丽风景。
    2013年7月8日,夕阳把西天染成半幕红霞,却依然倦恋着,迟迟不愿收去那抹余辉。此时,救护车回到了曼列。
    岩嫩回来了!
    村里人拥到村口,接住了救护车,接住了他们的书记岩嫩。人群拥挤着,都想看一眼岩书记,那怕就一眼……
    他含笑回到了故里,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村寨,回到了父老乡亲的怀抱,回到了傣家人的龙山,回到了傣家人的梦中天堂。
    到家20多分钟后,亲人们为岩嫩梳洗,换好衣服,他才平静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哭声,哭声,悲痛笼罩了整个曼列村……
    尊重老人、关爱老人和照顾老人,是岩嫩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为了让老人们老有所依、老有所乐,岩嫩不辞辛劳跑项目、筹资金,想方设法为老人们搭建了一个“心灵之家”。为解决老年协会的活动经费问题,岩嫩书记拒绝了很多本村人和外面人的请求,把村里一片茶地划给老年协会,茶叶收入全部作为老年协会活动经费。岩嫩书记平时很喜欢串门,探望村里的老年人,了解村民家里的难处,还经常向老党员、老人们通报村里的工作。在他的带动下,曼列村尊老爱老蔚然成风,老人们在晚辈们的精心呵护下,安享着天伦之乐。
    岩嫩是个孝子,不管是对自己的父母,还是村里所有的老人,他都非常尊重,尽自己的能力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尽量满足老人的生活、健康和精神需求。
    走进岩嫩家,庭院里寂静无声。岩嫩的父亲岩香宰说到儿子,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儿子很孝敬我,前年我为了贴补家用去砍竹子编竹器,不小心把腰摔伤了,不能动弹,儿子和儿媳精心照料我,把我抱进抱出,为我洗澡、清理卫生,我想吃什么,儿子就买回来满足我,就连外出开会学习,他都要带好吃的回来给我。
    白发人送黑发人,真不忍心再揭开老人的痛!
    岩嫩整天忙里忙外,妻子玉庄香悉心操持着家务,精心照顾着年迈的父亲。在妻子眼里,岩嫩总是很忙,忙村里的事,忙别人家的事,却很少帮自己忙地里的活。在妻子眼里,岩嫩是一个平时省吃俭用,连买件新衣服,都会盘算很长时间。但是,在对于群众的求助、村寨建设方面,岩嫩却从来没有犹豫过。
    在家人的眼里,岩嫩爱家、护家,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尽到了一个儿子、丈夫、父亲应尽的责任。
    岩嫩3岁时,母亲病逝。继母玉叫嫁了过来,并为这个家庭增添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那幢老式傣楼,就是岩嫩和姐夫亲手盖起来、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与大部分傣族家庭一样,岩嫩33岁分家另过后,父亲由他赡养,继母由同父异母的弟弟赡养。现在,继母和弟弟居住在这里。后来,继母和弟弟都患了麻风病,病愈后却留下了残疾。他把继母和弟弟的名字从上报低保的名单中划去,悄然承担起继母和弟弟的生活。
    岩嫩不管有多忙多累,每天都要抽时间回家来看看。有好吃的,也总是给继母和弟弟送过来。就在岩嫩生病的前几天,一场冰雹打碎了房顶的部分瓦片。白天,岩嫩走东家串西家查看灾情,晚上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家后,他立即来给妈妈补房子。岩嫩对继母说:等儿子不当干部了,好好地干几年,一定挣钱盖上新楼,让妈妈和弟弟也住新楼享清福!不料,几天后他就因病住院,直到病逝,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
    曼列村村民年人均纯收入由5年前的2630元,提升到了6365元。村里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新房,添置了高档家电,部分村民还将小车开回了家。只有继母和弟弟因病残疾,还住在破旧的竹楼里。这竹楼仿佛有损全村的风景。然而此时,这破旧的竹楼正在无声地诉说着岩嫩舍小家顾大家的故事!
    岩嫩的儿子岩叫贺,初中毕业后就在外打工,如今27岁了,还没有结婚。在他眼里,父亲既是一位慈父,又是一位陌生的大忙人。岩叫贺说:父亲在时,并没有认识到他的崇高。如今他去了,那么多的父老乡亲对他怀念,讲述出父亲那么多感人故事,我才感到父亲的意义,才为父亲感到骄傲!我一定继承他的遗志,做他那样的人,像我爹那样为大家做事,为大家服务,受大家的爱戴。
    岩嫩离去了,永远永远地离去了。而他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了美好,留下崭新的曼列村,留下了纯朴的村风,留下清贫圣洁的家风,留下了一心为公的崇高精神。
    按傣家人的习俗,将岩嫩进行火葬。
    那是村里的龙山,集中火葬的地方。全村每户派一个人从岩嫩家抬一捆柴禾,架起高高的柴垛。
    岩嫩被装进了棺材,党支部找来一面党旗,庄严地覆盖在棺材上。
    村里的大佛爷来为他诵读经文,为他超度送行。
    老天爷也被感动,密集地洒下雨点。全村300多人簇拥着棺材来到龙山,把岩嫩的遗体放在柴垛上,一片哭声,一片悲痛的海洋……
    正要点火时,云散了,雨收了,而人们的哭声却更响亮了。
    熊熊的烈火,照亮了星空……
    岩嫩虽然走了,但在曼列村乡亲们的心里,岩嫩却得到了永生。
    他把村民装在心里,村民们把他捧到天上。
    州委书记陈玉侯撰文指出,岩嫩是党的好儿子,是我州基层党员干部的典型代表!
    傣族老支书玉招说:他是傣族的好儿子,是傣家人的骄傲。
    佛爷说,他是佛的忠实信徒。佛教的精要在于甘于吃苦、普渡众生,善有善报。
    岩嫩用实际行动,书写了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他用短暂却壮丽的一生,在傣乡大地上树起了一名对党的事业无比忠诚的基层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他是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是广大党员学习的榜样。

 

 

一心为民的好书记———岩嫩

    岩嫩,男,傣族,1964年4月生,199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混镇曼扫村曼列村民小组会计、出纳、村民小组长、党支部书记。2013年6月23日,岩嫩同志在为群众核对甘蔗种植贷款面积工作中昏迷,确诊为脑动脉瘤破裂出血,先后经历三次手术,终因抢救无效,于2013年7月8日去世,年仅49岁。
    岩嫩同志是基层党员、干部的优秀代表,是践行为民、务实、清廉的突出典型。岩嫩同志担任村民小组干部26年来,始终牢记为人民服务宗旨,带领村民大力推进新农村建设,逐步改变了村寨的落后面貌。为大力弘扬岩嫩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激励广大党员、干部坚定信念、牢记宗旨、无私奉献,州委决定,追授岩嫩同志“西双版纳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在全州党员、干部中开展向岩嫩同志学习的活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