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还过泼水节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4年05月03日 00:00

□ 张桂柏

    四月的西双版纳,滔滔的澜沧江。我慕名来了,来到这个向往的地方。我兴致勃勃地换上傣族服装,手持银钵、水盆,泼水去!
    清晨,一轮朝阳照耀在宽阔的澜沧江上。从青藏高原千年奔流、滚滚而下的水啊,清澈透明,金光闪闪,傣族民众视为圣水。取圣水仪式开始了!在身披黄色袈裟的僧侣列队护持、祷告之下,七位十四、五岁的姑娘,一担一担挑着瓦罐,把清清的江水从江中挑到岸边,再倒入金缸。个个窈窕淑女啊,眉清目秀,脸若芙蓉,却咽不作一丝声响,眼无半点流睇,步伐迈得很轻很轻,担挑得很稳很稳,庄重、肃穆、虔诚地做着取圣水的每一个动作。姑娘们知道,她们担负着人们期盼的神圣使命呢!
    传说,有一个分管季节、农时的魔王,无视天规,为所欲为,乱行风雨,错放冷热,弄得雨旱失调,禾苗枯死,人畜遭灾。他的七个女儿得知此事后,大义灭亲,割下父王的头颅抱在怀中,不时轮换,互用清水泼洒,冲洗污秽,洗去遗臭。后人纪念为民除害的这七位姑娘,便流行泼水节,用圣洁之水消灾免难,互祝平安。所以,“七位姑娘”今天早早起来,沐净身体,头束传统傣族发髻,身穿美丽的花筒裙,来到江边恭取圣水。
    广场上,圣水来了,佛爷来了,民众纷纷跪下或半蹲下去,双手合十,听不到任何嘈杂之音,唯有佛爷诵经祈祷。在大伙的心里,水与佛、佛与福、福与水是融为一体的,水即图腾,水即生命,水即好运,水即幸福。此刻,在场的人们刹那间都沉寂在一个静谧的时空中,坚信今年泼水得到佛佑,有神了、有魂了、更圣洁了。
    礼毕,人们先用手指、松枝蘸水轻轻洒身。晚辈将水洒在长辈的手臂、肩背上,表示对长辈的尊敬与祝福;长辈也将水淋在晚辈的头上,表示来自长辈的赐福。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孩童,尽情地泼,尽情地浇。泼水忙,泼水狂,朵朵水珠串串花!不论泼人的还是被人泼的,虽然从头到脚全身湿透,但都高兴异常。当人们把水舀起,泼向天空弧形落下、再次泼向天空再弧形落下,似万条白练椭圆飘舞,万众齐喊“水!水!水水水!”似天穹地宫发出的欢呼。此情此景,本族的、外族的、本地的、外地的、本国的、外国的,谁能无动于衷?迎新年呀,来泼水呀!除旧垢呀,来泼水呀!恭吉祥呀,来泼水呀!结友谊呀,来泼水呀!有情分呀,来泼水呀!添力量呀,来泼水呀……
    暂别泼水广场,来到大街小巷,人们嬉戏追逐,逢见便泼。所有店门一律开着,但都不开张。客问:有啥?店答:有水。店问:要啥?客答:要水。客刚转身,店里就一盆水泼过来,客亦转身一盆水泼过去,礼尚往来那个痛快!人在街面,冷不防泼水从楼上窗户凌空而降;正转弯时,不曾察觉泼水从拐弯抹角侧袭而至;应声调头,惊魂未定泼水当面扑来哪及回避!现在泼水又有新用具,名叫“泼水枪”,枪肚子里装满了水,往身上一挂,俨然个个“泼水兵”、一支“泼水军”,打得准,打得远。老乡见老乡,背后就一枪,当面又一枪,全身水汪汪。泼!泼!泼泼泼!到处水的世界,水的洗礼,水的祝福,水的欢歌。外来的朋友您请注意,若突然被泼大发了,千万别生气喔;若碰上小孩莽撞的水枪喷过来,也别责怪喔。水象征幸福,泼水一身,幸福终身,泼湿多多,幸福多多嘛!
    泼水生情处,还在澜沧江。风光旖旎的澜沧江啊,青年男女喜聚于此,肆情涉足江中,个对个泼,列对列泼,围成圈向心泼,摆成花交相泼。一位身穿靓色衫裙的姑娘下水来了,似乎谁也不在意,一旦当她水至膝盖,众小伙一齐朝她泼来,女孩招架不住,干脆用盆把头盖住,蹲到水中,过一会儿刚想伸腰站起,又一阵水花飞来,轮番几次,看似她快要支持不住,总有小伙疾身救美。若是两位倩女结伴下水,小伙们便齐哄来泼,硬把两人泼开,让她们各自找不到北,朦胧乱撞中说不定撞到哪个小伙怀里,也算有救了。姑娘们也不示弱,结伙江中泼帅哥。逮着哪位招人喜欢的小伙子,一边几个姑娘使劲摁住他,一边几个姑娘大泼特泼,无不兴高采烈!颗颗水珠传递着颗颗心意,朵朵水花映照着张张笑脸。若是相恋的男女下水来,必成众泼对象,乐看小伙子怎么呵护女友,那个顾前顾不了后,顾左顾不了右,顾上顾不了下,手忙脚乱的情形,让人笑弯了腰、笑岔了气、笑出了泪。
    月亮升起来了,篝火燃起来了,象脚鼓打起来了,孔雀舞跳起来了,“高升”放起来了,“花包”丢起来了……夜幕下,泼水节活动又掀高潮。白天泼水对上了眼、晚上丢包牵上了手的青年男女,渐渐选中对方,悄悄退出歌场,哪儿幽静哪儿私语去了。在水与情、趣与美的抒发之中,泼水人的泼劲似那江水湍流不息,一浪接一浪,一浪胜一浪!瞧,一个个挥洒无尽,边唱边跳,如痴如醉,若狂若放,不拘不疲,以至醉倒江畔,抱盆而眠。
    泼水节是傣族新年,民间习俗流传了几百年。每逢公历四月中旬举行,持续三至七日,活动最庄严、最隆重。我有幸亲临体验,真是“水花放、傣家狂!”如此泼水狂欢,水的文化、舞的文化、情的文化、和的文化、力的文化凝聚的地方,明年、后年、大后年难道不想再来了么?
    呵,水朦胧,人朦胧,天朦胧,江朦胧,歌朦胧,舞朦胧,情朦胧,意朦胧……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