傣乡往事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4年05月03日 00:00

□ 吴丽洪

    我出生在绿树成荫、如诗如画、晴天蔚蓝、花香四溢的美丽西双版纳,在素有“茶王之乡”、“小春城”美誉的勐海县长大。
    1975年8月,我到勐海县勐混乡曼国大队曼海小队当知青,曼海村坐落在一面环山、三面环水的小平坝上。为迎接我们,村里美丽的“哨多利”(傣语小姑娘)跳起了孔雀舞,英俊的“冒多利”(傣语小伙子)吹起葫芦丝,跳起象脚鼓舞。
    两年多的傣乡生活让我记忆犹新。知青的蹉跎岁月已远去,傣乡往事却依然让我动情。
    住进傣族村寨,犹如走进竹子的世界,寨子周围到处是高洁清雅的翠竹。竹子是傣族生产生活的必需品,住的是竹楼,背的是竹箩,坐的是竹凳,睡的是竹床。傣族寨子的水井,配有用竹竿插上竹筒做成的竹瓢打水,每天早上,傣家姑娘用竹瓢把清澈的井水舀进水罐挑回家,那婀娜的身影像舞蹈一样美丽。
    一次,队里组织社员到茶园种茶,因路途远,队长通知我们知青和社员一起野炊。听说要在茶园野餐,大家心情激动,挥舞锄头挖出沟槽,把茶苗整齐地种在沟槽里,忘我的劳动让人们忘记了时间,队长说该吃中午饭,肚子才觉得饿了。茶园四周是绿色的翠竹,几个傣家小伙子在土坎上用锄头挖出一个灶,砍下一段香竹把糯米放在竹筒里,用山泉水浸泡,再用芭蕉叶塞紧,把竹筒放在灶内,用火点燃柴禾,不停地转动竹筒,不一会儿饭就熟了,用刀把竹筒剖开,糯米饭带着香竹的清香扑鼻而来。傣族姑娘摘来芭蕉叶,把竹筒饭倒在芭蕉叶上,再配上傣味鱼酱、牛肉干巴、菜花喃咪、番茄喃咪等,坐在翠竹林里,竹筒糯米香甜,野餐味美,那种情趣让我终生难忘。
    插队时,傣族社员叫我玉叫。我问为何取名玉叫?傣族姑娘回答,因为你长得像寨子里会计的女儿玉叫。我后来得知,“玉叫”的意思是希望以后生活像宝石一样光彩夺目。真是有缘,我和玉叫同岁,在曼海小队生活两年多的时间里,玉叫教我干农活、讲傣族语言,我教她讲汉语、编织毛衣,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天劳动时,玉叫对我说,晚上到寨子旁的竹林里有话对我说,我按时如约在竹林里见到玉叫,她羞涩地对我说,“开门节”后她要出嫁了。玉叫出嫁前,我从勐海县城买了她喜欢的花边及用绸布做成的头花送给她。出嫁那天,玉叫打扮得像天仙一样美丽。1977年12月,听说我要回勐海工作,玉叫拉着我的手说,我们是“老庚”(同岁数的好朋友),寨子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我送你一个用竹子编的茶叶盒吧。我高兴地收下了玉叫送的茶叶盒。如今,我几次乔迁,醇香的普洱茶都一直放在茶叶盒里,朋友来了一起饮茶聊天,茶叶盒的精致和特别吸引了大家。
    曼海寨的山,曼海寨的水,曼海寨的翠竹让我陶醉,傣家姑娘玉叫的茶叶盒,四十多年来给我留下美好的记忆和回想。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