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核桃林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05月07日 00:00

□ 可开林

    说起来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的我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在一个不大的小村子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村子后山上,生长着上百棵古老的野生核桃树,巨大的树冠如同一把把擎天巨伞,把一大片天空遮掩得密密实实,树干高大粗壮,那怕是我们四五个小孩手牵着手也不能把它围起来。听村里的老人们讲,他们的爷爷很小的时候就在核桃树洞里掏鸟窝了。可以想象,这片核桃树林在后山上生长了多少个春秋。核桃林是大自然筑起的一片天然乐园,是我们这些娃娃的天堂。
    每天早上,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留下大大小小一群娃娃没人看管,便都跑到后山的核桃树林里放野去了。所以,对于林子里的每一棵核桃树我们都了如指掌,哪棵树上有可以藏身的洞,哪棵树可以顺利爬到树冠,哪棵树的核桃是铁核桃不好吃,那棵树的核桃用牙齿轻轻一咬就能剥出里面的仁,我们都一清二楚。山里的娃娃玩性很大,躲猫猫、骑大马、灌蛐蛐、扑蚂蚱,娃娃们在这个天然乐园里尽情地玩乐着。闹够了,玩累了,就钻进树洞里睡觉,天黑了也不知道归家。大人们下工了,做好晚饭了,也不见自家娃娃回来,一家家邀约着带上手电筒,骂骂咧咧地来到后山,满核桃林里喊叫着娃娃们的名字:“小堆堆嘞……老五嘞……小喂狗的……回家吃饭啦!”用手电一个树洞一个树洞地照着、寻找着自家娃娃,找到了,一小窝的拖出来骂一顿,打一顿,最后还得牵着、背着、抱着回家。
    春天到了,满树的核桃花像一串串风铃吊挂在高高的枝桠上,白中带着一点嫩嫩的绿,抬头看时,有些晃眼。风轻轻一吹,核桃花会随风的方向步调一致地整齐摇晃起来,风再大些,空中便会纷纷扬扬地飘落核桃花,一串串似天上的小精灵降落在人间。核桃花落地的时候,会轻轻地敲击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忽远忽近,忽高忽低,瑟瑟若歌,这就是核桃花有别于其它花的地方。娃娃们提着篮子满林子地奔跑,抬头叫着、喊着、欢呼着,便得了一篮子的核桃花。剔除花蕊,留下中间细细的嫩茎,带回家用水一汆,再漂上两三道,炒韭菜吃,炒豆豉吃,香香的略带点苦味,像极了童年的味道。
    秋天,该是捡核桃的季节啦。在娃娃们的游戏、玩耍和欢笑声中,核桃在树上已悄然成熟了。秋风一吹,高大的树冠摇动起来。成熟的核桃便“噼里啪啦……”地直往下掉。摔破了圆滑的绿色外壳,露出了满身麻点的黄褐色硬壳。或被石头挡着,或掩藏在野草棵子里,或顺着山坡滚进坡脚下的防洪沟里,不费什么功夫,便能轻而易举地捡到核桃。如果你能起个大早,恰好又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穿上雨衣,拿着手电筒顺着防洪沟走上一遍,你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一早上捡两三篮子没问题,晒干后放在大缸里存着,能吃到第二年春天。在捡核桃的整个季节里,娃娃们的手掌没有一个不是黑色的。核桃有一层青绿色的外壳包裹着,外壳还没干的时候,里面的液体碰到皮肤,会把皮肤染成黑色,而且,很难洗得干净,大约要十多天后才会慢慢退去。所以,勤快的娃娃们用一双双黑黑的小手,捡回了一篮篮醇香的核桃。
    可是,好景不长。在那个农业学大寨的年代里,人们疯了似地都要跟着大寨人修造梯田。有一天村里来了个大干部,在核桃林里走了一圈,说这个坡地可以造梯田,一纸号令,上百棵古老的核桃树说砍也就全部砍掉了。一株株高大的核桃树在电锯的咆哮声中,哀怨着,呻吟着,重重地砸倒在山坡上。就连那些深深地扎根在泥土里、石头缝隙里的坚固的树根,也抵挡不住人们那冲天的干劲,在几根雷管和几筒炸药的轰鸣声中,结束了它们上百年的生命,变得支离破碎,没有多久便干枯了,成了人们灶窝洞里的柴火。从此以后,核桃林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就在那些所谓的梯田修造好的第二年,一场大雨过后,梯田变成了泥石流,泥沙夹带着巨大的山石顺着山坡滚滚而下,淹没了防洪沟,淹没了田地,也淹没了一大半村子,还死了好些人。孩子们当年的乐园,变成了一片栽不了庄稼,只能长野草的乱石岗,埋葬着那些永远不能安宁的灵魂。
    如今,我虽已成年,可是在梦中还常常看见家乡的那片古老的核桃林,还有飘然落下如精灵般的粉粉绿绿的核桃花,以及一颗颗圆圆的滚落在防洪沟里的黄褐色麻点核桃。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