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领主到公仆(65)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06月10日 00:00


第十六章 “地之父,田之母”
   
鲊龙心中有鬼
    在西双版纳第一届各族各界代表大会召开期间,即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成立的前夕,召存信在会上宣布废除自己的官租剥削,有的上层人物提出愿意减租减息,有的提出愿意和农民一样缴公粮,但大多数上层人物不表态。
    那时候,西双版纳还没有实行土改,农村基层政权仍控制在封建领主、大头人手里。国家征收爱国公粮时,掌握着实权的村寨头人,按原有的封建负担户实行平均负担,其结果,占有粮食较多的农村头人和城镇里的封建领主,按原来的习惯不出或少出负担,而将这部分负担转嫁给广大的农民,形成了粮食收入少的人多出,甚至连那些靠帮工度日的鳏寡孤独困难户,也要出负担。
    这种不合理的现象,影响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许多农民认为“解放前、解放后负担都是一个样,收粮多的不出或少出,收粮少的多出,连困难户也得出”,阻碍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长此下去,老百姓就会把解放后共产党领导的新政府看成与解放前国民党的旧政府一模一样的了。这样老百姓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就会加大,敌人就会利用这一矛盾挑拨离间,扰乱边疆,破坏民族团结。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召存信主持召开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会议决定:“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八条规定:缴纳赋税是每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所应尽的义务,同时缴纳爱国公粮亦是各族人民热爱祖国的表现。因此,本次政府委员会议号召全西双版纳的各族各阶层人民,要根据第三次政府委员会的决议精神,积极踊跃缴纳爱国公粮……应根据多有多出、少有少出的合理负担原则来分担任务。”
    各版纳人民政府也根据这一精神,制定1953年度农业税征收及减免实施办法,深受广大农民及爱国的民族上层人士的拥护,但也有少数顽固分子不愿意放弃封建剥削,他们处心积虑地对抗征粮工作。自治区边工委、政府抽调机关干部与民族工作队合编,成立征粮队,由工委副书记、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刘岩率领,深入农村,开展国家在过渡时期党的总路线的宣传教育,征收1953年度的爱国公粮。征粮队先集中在景洪曼章宰搞试点,然后全面铺开。
    傣族干部刀永明等13人,被分配在曼校片区,负责曼校、曼宰、曼别、曼广洼4个寨子的征粮工作。这个征粮组由刀永明和版纳景洪工委副书记常福才负责,由常福才负责对上层头人的教育,刀永明负责发动群众并兼顾面上工作。大组下面又分为两个小组,一组到曼广洼,另一个组到曼宰、曼别。
    征粮组于1954年1月25日进驻曼校。当时这个寨子有28户、140多人,其中有7人为村寨新旧头人。征粮组进寨后,当天就召开头人会,说明来意,请头人给予支持,并通过头人于次日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和政府的征粮政策。
    开始时,宣传工作和社会调查还算顺利,头人和群众纷纷表示,愿意缴纳爱国公粮。但是,当组建村寨评议委员会时,头人的活动加快了。头人鲊龙为了控制评委会的工作,千方百计地要将他的侄儿和亲信波板安插进评委会,后经征粮组审查,没有通过。鲊龙对此耿耿于怀。
    软的不行,鲊龙就来硬的。他从不同侧面打击靠拢征粮组的积极分子,不准他们向征粮组反映情况,说:“你们围着工作组转来转去,有什么好处呢?你们是不是想当汉人?想当大干部?”“工作组是不是答应让你们当干部了?难怪你们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转来转去,这么卖力,这么积极!”……
    鲊龙这一招果然灵验,原先给征粮组反映真实情况的人,来了个180°的大转弯,说他们反映的情况是不真实的,有的见了工作组就远远地走开,有的闭口不谈,有的一问就摇头,有的回避工作组的家访,甚至在路上相逢也要绕道走。
    鲊龙通过他的亲戚,秘密召集群众开会,组织群众瞒产。他说:“你们不要太老实了,太老实是要吃亏的。共产党说的多有多出、少有少出、没有不出,你报得越多,缴公粮的任务越重,不如少报一点,能瞒多少就瞒多少,这样公粮就可以少出一点。”
    在这段时间里,征粮组也有急躁情绪,有的同志生怕头人把群众控制住后,征粮工作无法进行,于是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办法,公开地去冲散头人召集的群众会。其结果是事与愿违,在密林里冲散了他们的集会,他们又在鱼塘边开,鱼塘边开不成又转到水碓旁开,而且参加秘密集会的人越来越多。
    2月11日上午,征粮组在曼校旁的一棵大榕树下,召开曼校、曼宰、曼别、曼广洼四个寨子的群众大会,宣传党和政府的征粮政策。鲊龙以为自己胜了,头人、百姓都倒向了自己一边,便得意地用傣族的暗语“甘奋”煽动其他村寨头人瞒产,对抗征粮,坐在他周围的人们,随着他的暗语,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征粮组组长刀永明预感到鲊龙要公开和征粮组作对了,便走到鲊龙身边坐下。鲊龙以为刀永明是景谷那边的傣族,听不懂西双版纳这边的暗语,对他笑了笑,不当一回事,刀永明这时确实也听不懂暗语,因为傣族的暗语有一百多种,各地区、各村寨惯用的暗语都不相同,一时听不懂是常事。正因为“甘奋”有这样的特点,傣族群众常用它来对付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对付洋人的欺凌,同时本村的男青年也常用它来反对外村的男青年来串本寨的姑娘。刀永明仔细地听鲊龙讲的暗语,发现尾音有个“宰”字,散会后用了一个下午和一整夜时间研究“甘奋宰”,结果无论是听别人讲,还是自己讲,都没有问题了。
    翌日,征粮组继续召开群众大会,鲊龙来得比头一天更早,人还没有到齐,他就用暗语大讲特讲如何瞒产的问题。甚至用民谚“一捆稻草抽一根”来威胁群众,其意思是说:如果谁不听从他的安排,就要像清除“民族败类”一样把他除掉。反动气焰极为嚣张。  【(65)未完待续】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