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路 新闻伴我行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10月31日 00:00


□ 汪 涛

    流年似水,往事如烟。
    不经意间悄然回首,在西双版纳这片边陲热土上从事新闻工作已经26个年头。
    风雨沧桑,春华秋实,岁月在日起日落中不断延伸。有幸与新闻结缘,有幸与新闻同行,忙碌的采访足迹勾画着我的轨迹……新闻,已深深渗入了我的生活,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刀耕火种”  以苦为乐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早期,办报条件很是艰苦。
    那时,节俭办报的氛围很浓。编辑老师们经常告诫我们:墨水用后盖要拧紧,否则挥发太快;采访本要尽量节约,采访记录时字尽量写小,能看清楚就行。当时报纸的编排和印刷还很落后,尚处在铅字排版印刷阶段,被我们戏称为“刀耕火种”时代。四开四版的小报,每周仅出版两期。说实话,组稿和改稿任务不算太重,但却琐碎和繁杂。在那“铅与火”的时代做编辑,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要投入到稿件字数的精准计算、版面设计、协助铅字排版工作中。即便如此,大家以苦为乐,想方设法,开动脑筋,美化版面。每位编辑的案桌上都有一大堆制作好的各式各样的刊头和插花,以备版面美化之用。
    说起编辑的繁杂和琐碎,印象最深的就是铅字排版过程中的照片、刊头的粘贴了。编辑们自嘲地开玩笑:“我们既当编辑又当排版工和木工。”发稿之日,我们画好版样、发完稿后,都要到印刷厂拣排车间,协助拣排工处理排版过程中随时出现的各种问题。很多时候,为了不影响拣排进度,我们还要参与排版,动手装配、压条和线,双手被铅巴和油墨弄得乌黑,用肥皂洗两次才能洗净。下午五时左右,锌版制作的照片、刊头或插花完成后,我们还要按版面大小锯出木块,再用双面胶将其与木块粘在一起,然后放进版面中。开始时,锯子总不听使唤,锯出的木块要么凸出去,要么凹进来。但一个月后,我练就了锯随线走的小手艺。

结伴风雨  汗水写稿
    记得州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李向忠写过一首诗,题为《我们一起上路》:顶着烈日酷热/披着月光清凉/我们一起上路/寒热挡不住/风雨踏征途/出行是记者生命的元素……我们触摸风的足迹/聆听雨的声音/感知星月的呢喃/编写太阳的光谱……向忠对记者生命元素的深刻认知,我颇有同感。
    好新闻的出炉大凡都是这样,伴着风雨、顶着酷热、熬更守夜,用汗水和辛劳换来的。
    时至今日,一些文友还偶尔谈起当年采写的一篇报告文学——《跨世纪的脚步》。有的说它大气磅礴,有的说它笔法细腻……有的朋友还将文中的词句“有这样一首歌……有这样一个故事……”脱口而出,很让我感动。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知。
    那是1992年11月初,《版纳》杂志在勐捧农场举办复刊后的首次笔会,组织一批有力度的稿件庆贺西双版纳州建州四十周年,我应邀撰写一篇反映我州旅游产业发展情况的报告文学。笔会期间,我深入采访了勐腊县旅游业的两位开拓者——车维礼(时任勐腊县旅游局局长)和黄晃源(时任勐腊旅行社经理),并随他们的旅游团队去老挝南塔走了一趟。随后又赶回景洪,补充采访了几家旅行社,还在当时民族旅游餐饮红极一时的曼景兰傣味一条街感受了几天。获得大量素材后,我开始了“苦行僧”式的写稿,长时间熬夜写东西还真不是滋味,尤其驾驭这样主题宏大、细节充分、情节错杂交织的文稿,写起来倍感艰辛。那十多个日日夜夜,我几次都想放弃,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完稿那天刚好是周末,整个身心轻松极了,我什么都没想,美美地捂头睡了十多个小时。
    在不断摔打和历练中,我对“做记者,要做有心人;好的新闻作品,是靠汗水浇灌出来的。”有了更深的感受。

逐梦新闻  回报真情
    新闻业界有这样的说法:新闻无处不在,看你是否有发现新闻的一双慧眼。
    此话不假,做记者,就是要用心感受生活变化中的点点滴滴,用心分析杂乱纷繁的各种信息,用心把握时代脉搏的跳动,从中梳理出有价值、有特色、有新意的新闻来。
    生活在热带雨林腹地的各族群众,“迎面知风雨,抬头见太阳”,他们豪爽豁达,淳朴善良,乐观生活。我在采访工作中也格外关注他们,从他们朴实而平凡的生活中找出闪光点,找出感人的故事,将这些故事和闪光点见诸报端,让更多人知晓和分享。
    1996年,下乡采访时与勐海县勐宋乡蚌囡村一位乡村教师邂逅相识。这位名叫罗解学的拉祜族教师,10多年坚持少数民族文字速记研究取得的成果令人惊叹。他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利用课余和假期研究出了傣语和拉祜语两种速记方法。我怀着十分敬佩的心情走近了他,与他交谈了整整一天,采写并刊发了题为《步入速记之域的人:罗解学》的通讯,使这位深居山村的小学教师成为了全州知晓的新闻人物,也为他后来研究成果的不断深化和广泛推广提供了便利。
    2012年2月初,我和另一位记者应邀到景洪市勐养镇曼么卧村,采访花腰傣传统节日“鸟头节”。村里人津津乐道地谈起了他们走出国门到老挝种西瓜的事。我敏锐地感觉到了其中的新闻价值。10多年前,曼么卧村民发现,老挝北部光热条件优越、土地肥沃、地租低廉。于是,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们心中萌生:跨出国门,到老挝种西瓜。村民相约到老挝南塔省勐新县,种植反季节西瓜,次年3月,村民们又回到村寨,从事割胶生产。就这样,村民们常年不断地在国内和国外两地迁徙劳作。在这篇仅1400余字的短通讯中,以真实的场景、生动的故事、鲜活的细节,生动地再现了这群边疆傣族农民的一种崭新生活形态和劳作方式。
    傣乡人特有的淳朴、善良、勤劳、真诚是我采写的一个鲜明主题。多年来,一个个鲜活生动、开朗淳朴的普通劳动者,通过我的笔端,走进了广大读者心中。

担当责任  守护良知
    新闻,更是一种责任。
    数不尽的忙碌和付出,道不完的磨砺和惊喜。诸多感悟中,最厚重的,就是责任。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记者,就要反映公众心声、担当社会责任、守护社会良知。
    1994年起的几年间,我州境内发生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非法猎杀亚洲象、走私和贩卖象牙案。为了全面担负起主流媒体保护热带雨林资源、保护珍稀动物的神圣宣传职责,我深入到亚洲象被非法猎杀的勐养自然保护区现场,亲身感受被杀大象的惨状,参加了多日的庭审旁听,多次采访了负责侦察和起诉此案的相关人员,全面收集了我州亚洲象被害的相关资料,后来,通过反复修改和锤炼,完成了5000余字的通讯——《大象悲歌》。经有关部门审稿,第一时间在本报和相关媒体推出,客观、真实地记录了野象惨遭厄运的过程,大量真实的细节和观点鲜明的述评,正确地引导了主流舆论。
    2006年3月中旬的一天,一个急促的声音从勐腊县勐满镇传来:“我们是曼粉勒村的农民,今年种西瓜施用了广西南宁一个厂家生产的“纷兰王”牌硫酸钾型复合肥料后,西瓜却很少串藤,大部分还开着花,别人的西瓜都已经装车出售了,真是急死人了!”农民利益耽误不起,在征得社领导同意后,我马上前往采访。一进村寨,村民们马上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诉苦不停。我边听边记,心情十分沉重。随后,我到村民的西瓜地里实地查看详情,又采访了州和勐腊县工商部门,证实了当初的判断,化肥是“问题化肥”!曼粉勒村70余户种植户共有648亩西瓜地使用了这种化肥,平均每亩数百元的血汗钱投了进去,不仅没有效益,还将血本无归。维护农民权益的强烈责任意识促使我连夜写稿。3月15日,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这天,本报在显著位置刊发了农民遭假化肥坑骗而使大面积西瓜绝收的新闻——《都是“纷兰王”惹的祸》,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促成有关部门及时介入处理,使受害农民及时获赔10多万元。
    舆论监督是党报新闻事业赋予新闻工作者的神圣职责,这根弦一直蹦紧于我的采访生涯中。二十多年来,我采写了多篇有影响的舆论监督文章。在无数次摔打和历练中,我更深地感悟到了责任的分量。

选择无悔  岁月无痕
    在很多人眼里,记者头顶着令人羡慕的光环,被誉为“无冕之王”。其实,记者的苦与累、危险与付出,又有多少人知道呢?在和平年代,记者属于高风险职业之一。
    当年,我与几位新闻同行去勐腊县曼腊乡马叭村采访“跨国小学”,正值雨季,山路泥滑,刹车失灵,车在下坡的泥泞路上滑行了100多米,车身不停地左摆右突,大家吓出了一身冷汗。事后,一些知情人由衷地说:“你的那篇获奖新闻——《跨国小学的开学之日》,是从死神手中抢来的。”其实,这只是我多次采访险情中的一次。
    比起在采访岗位上倒下和失去生命的同事和同行,我遭遇的这些险情又算得上什么呢?我们的小师妹——杨芳,当年从本报返回勐腊记者站途中发生车祸遇难,年仅26岁的花季年华就与我们挥手告别。她性格开朗,聪明活泼,勤奋敬业。时至今日,她那秀美的小羊角辫依旧还在脑海中晃动;我们的新闻同行,勐腊县广电局记者余舜初,就是在乘船采访中不幸滑落江中,被澜沧江水无情吞噬;勐腊县勐满广播站记者高郑平,在拍摄野象损坏群众庄稼的现场,被发怒的野象追上活活踩死。
    病倒在采访岗位上、最后因病去世的优秀新闻工作者所开,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哈尼族,40多岁就英年早逝。他生前才华横溢、吃苦敬业,笔触敏锐,视角独到,写出了一大批有影响的新闻力作。他在云大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期间,我两次去看望过他,鼓励他早日康复,我们一起选题采访,他当时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他宛如一颗流星,在我们记忆的天空里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后,瞬间就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流年似水,岁月无痕。逝去的生命与逝去的岁月一样,悄无声息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无悔自己的选择。尽管有过烦恼,有过挫折,有过险情,但我对新闻的执着守望始终不变。每每获知一个好新闻题材、一个感人至深的新闻细节,都会让我动情,产生强烈成稿的欲望,常常风雨无阻、披星戴月采写。这也许是对逝去同事和同行的最好怀念,这样的生活让我充实而坦然。
    我一直秉承并践行着这样一句话“清清白白做记者,勤勤恳恳写新闻。”我曾多次吐露心声:“新闻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我的生活,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我在字里行间,流淌着对傣乡风情的无限依恋,流淌着对这方热土上各族民众的深情关注。”
    路在延伸,生活在延伸,新闻在延伸……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