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游泳囧事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11月27日 00:00

□ 李源

    1992年,那一年我12岁,国家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当时是个猴孩子,每天去跳井。那个井以前是我们队上的饮用水井,后来修了自来水管道废弃了,就成了我们一帮猴孩子的游泳之地。
    我学游泳比较晚,这都怪我爹。他小时候在老家的一座水库被淹得半死。他怕我被水淹死,就严禁我去一切可以淹死我的地方游泳。不过,他经常不在家,我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
    这口井只是个训练场,其实我们更大的理想是游澜沧江。但是,澜沧江又宽又深,水流又急,我们不敢尝试。只有一些胆大的青年才敢去,我们在边上看着羡慕得要死。回来就死命地跳井,“咚、咚”地在井里狂游一阵。
    那个暑假我过得很舒畅。新学期尚未开始,小学生活却已结束,就像处于真空,去哪里都没有人管,除了我爹。他是分场学校的老师,老认为自己的儿子没人教得了,除了他自己。所以,我基本没读过小学,都是在家里自己读书——后来年纪略长,看了很多古代圣贤,大多是自己读的。那时候,我爹每天出去的时候就拿一根绳子拴着我头发,说是要头悬梁,不会打磕睡,搞得我好不烦躁,他一走我就把绳子解掉。估摸着他要回来时,又自己去栓上,他也一直没发现。
    我没有去学校念书这件事,让很多老师对我爹大为不满。我爹一气之下,就让我去参加小学升初中的考试。结果,所考科目的分数都上了90分。
    那年夏天,成了我的难忘时光。跳井跳多了,就学会了狗刨游。之后,我和队上一帮孩子迫不及待地跑到附近的流沙河去游。流沙河边上全是傣家人种的稻田。当时,流沙河水很大,跳下去之后竟然触不到底。我心慌气短,奋力蹬出水面,发现已经被冲出去好远。顿时,心里如小鹿乱撞:啊,我终于跳河了!当天玩得尽兴,黄昏才上岸。上了岸,才发现我们的衣服全被人偷去。大家面面相觑,一帮晒得黑泥鳅似的娃娃,排队走在夕阳下……
    我不知道别人回家是怎么骗父母的。我被逼无奈,编造说路过流沙河,有个小女孩落水,就跳河去救……结果,被我爹一顿棍子打得找不着北。他一面打我,一面骂我没水平:“跳河去救?你还晓得把衣服脱了去救啊?”结果我挨了打还被罚站。
    后来,我就巴不得学校快点开学。对新学校、新同学、新生活的期盼也如一条蛇般日夜咬我。但开学时间迟迟未到,我只好把这热得发烫的心思强自按捺,仍是每日四处游荡,和队上孩子们一起玩各种游戏,度过了一个难忘而快乐的夏天。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