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练笔的(下)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12月26日 00:00

 □ 征 鹏

    从懂事的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是傣家人的儿子、各族人民的儿子、西双版纳的儿子、祖国的儿子,自己应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从到北京读书的那天起,我就决心要用自己的笔,歌颂祖国南疆的美好、各兄弟民族的相濡以沫和自强不息,歌颂各族儿女对祖国母亲和对党的热爱,一句话,我要做个西双版纳的歌者。回到西双版纳以后,我以种子对土地的热爱、以儿子对母亲的热爱,用自己的笔、用自己的心血歌颂西双版纳,至2012年,我已在全国20多个出版社出版了35本书,发表了数百甚至上千篇文章,著述逾680万字。这些著作和文章,字字句句无不倾注着我对西双版纳的热爱。
    继《金太阳照亮了西双版纳》之后,1983年,北京外文图书出版社用英文、西班牙文、俄文出版了我的游记《西双版纳纪行》,向全世界全面地宣传了西双版纳,让世界了解西双版纳,让西双版纳走向世界。
    为了填补傣族文学中没有小说的空白,我和方云琴女士合著了一部长篇小说《南国情天》,开始时被重庆某出版社拿去,准备出版。三四个月后,编辑部给我写来了一封长信,对我们的书稿进行无情的讽刺、打击、挖苦,说他们从未见过如此低劣、粗糙的小说。“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我对自己的小说书稿很自信,将退回来的书稿原封不动地投给人民文学出版社。3个月后,编辑部给我来信说:“《南国情天》写得很好,人物刻划很成功,情节很生动,并把东西方文化熔为一炉。我们最近将派出编辑室副主任于砚章和责编黄伊同志到西双版纳和您商谈有关书稿的修改和出版问题。”半个月后,于砚章和黄伊先生来到了西双版纳。1988年,《南国情天》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傣族文学史》指出:《南国情天》是当代傣族文学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它是当代傣族文学第二次崛起的标志。”“它塑造了一系列鲜明个性的人物,为傣族当代文学的艺术画廊增添了光彩。”“它继承傣族文学擅于抒发感情的优点,并跳出了傣族文学的传统模式,吸收了国内外文学的表现手法,在继承与创新的探索中走出了可喜的一步。”评论家、作家张承源指出:“《南国情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傣族作家所著的反映傣族现代社会变革和现实生活的第一部长篇新作。”“它作为第一部长篇巨制,不仅实现了零的突破,而且以其反映生活的广度与深度,人物众多,主要人物个性鲜明,情节生动,故事新颖等特点而吸引广大读者,若要论小说的成功之处,我认为在强烈的时代性、独特的民族艺术性、东西方文化的融合等方面颇具特色。”评论家、老作家王松说:“从艺术的角度去考察和评价这本书,我认为它的主要成就是塑造了傣民族的人物形象,这就是男主人公勐畹坝土司刀承宗和女主人公混血儿美丽的丹瑞·埃利。这两个人物的塑造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不仅把一位傣族土司写得活灵活现,而且把一个意大利人和缅甸人的混血儿完全傣族化了。”继《南国情天》之后,我又出版了傣族题材的长篇小说《象滚塘》和《流亡土司》。
    在傣族文学中,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也是个空白。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我以西双版纳末代召片领(宣慰使)刀世勋家族的历史为题材,写了长篇纪实文学《勐泐末代王族》《傣王宫秘史》《溅血的王冠》;根据一名傣学专家不凡的经历,写了长篇纪实文学《康朗贺》;根据傣族著名舞蹈家刀美兰的成长经历,写了长篇纪实文学《舞蹈女神——刀美兰》;根据一名哈尼族企业家传奇的经历,写了长篇纪实文学《柳楠·热带雨林》,以上书籍已分别由作家出版社等陆续出版。
    召存信原为西双版纳召领司署议事庭长召景哈,1948年,由于对国民党反动派反动政策和民族歧视政策不满,他组织了民族自卫大队,与鲁文聪反蒋武装一起,与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国民党九十三师“在乡军人”进行了殊死的斗争。1949年五六月间,他和鲁文聪一起到普洱寻找共产党组织,要求派共产党员来西双版纳领导反蒋武装,并要求留在普洱军政干校学习。1950年2月,他协助和引领解放军渡过澜沧江,消灭蒋军残部,解放西双版纳全境;同年9月,他冲破重重阻力,赴北京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活动,受到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和末代傣王刀世勋一起,将象征傣族封建主权的金伞献给了毛主席。1951年1月1日,在普洱地区首届各族人民代表大会上,他第一个在民族团结誓词上签字,决心永生永世跟共产党走;同月20日,在国民党特务大肆造谣“石头不能当枕头,汉人不能做朋友”、共产党要“共产共妻”、“杀害少数民族头领”、策反民族上层时,他率领宣慰城的大、中、小头人到瓦庄栋佛寺,和车里县共产党的领导一起面对佛祖的塑像喝咒水,宣誓要坚定地跟共产党走,哪怕上刀山、下油锅也决不动摇。1953年1月,在首届西双版纳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上,他宣布放弃剥削,背叛剥削阶级,并把300多支枪和弹药悉数交给了人民政府。1956年,在傣族地区和部分山区实行和平协商土改时,他第一个自报阶级、自报剥削量,推动了“和改”运动的顺利进行。1957年1月,中共云南省委报请中央批准,吸收召存信同志为中共党员,实现了他从一名封建领主到人民公仆的根本转变。从1953年1月起,召存信连续七届担任自治州州长;从1954年起,连续七届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从1993年起,连续两届担任全国政协常委。
    召存信同志是从封建主转变为人民公仆的典型,他的人生转折,体现了中共统战、民族政策的伟大胜利。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就开始收集他的有关材料,准备把他从封建领主到人民公仆的转变过程写一本书,以宣传中共统战、民族政策的伟大胜利。我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完成了《从领主到公仆》一书的编写工作,1999年由四川科大出版社出版,但由于经费有限,发行的数量极少;2003年,在新一届州政府的支持下,《从领主到公仆》一书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再版。
    另外,散文、旅游读物我也写了不少,如:《西双版纳风情》《西双版纳览胜》《西双版纳导游必读》《勐仑》《西双版纳与名人》《西双版纳风物志》(合著)《西双版纳风情奇趣录》《西双版纳之旅》《新编西双版纳风物志》《普洱茶漫话》(以上4本与杨胜能合著)。
    同时,我也主编了《西双版纳名典》《西双版纳传说故事集》《西双版纳旅游文化丛书》《西双版纳佛教》《高立士傣学研究六十周年论文集》等文史资料20多本。
    可以说,我把自己的一生和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宣传西双版纳的事业,奉献给了傣族的父老乡亲和州内各民族的兄弟姐妹,奉献给了伟大的祖国母亲,也可以说,我已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实现了自己当一名作家、用自己的作品感染人的梦想。当然,“家”有大有小,有高楼大厦的“家”,也有茅草房的家,我的这个“家”,就算是小茅草房的“家”吧。
    王涧先生在《勐泐歌者》一书的“后记”中说:“作为一名作家,征鹏先生无愧于‘勐泐歌者’的称誉。他对文学创作的痴迷和执着,对谱写傣族文学史新篇章的不懈追求,对西双版纳当代文学的突出贡献,全都是‘有书为证’,有目共睹的;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和自治州政协副主席,征鹏先生心系大众、关注民生、参政议政、建言立论方面的业绩也是卓尔不凡、出类拔萃的……”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