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佛教文化:一张亮丽的旅游名片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6年03月20日 00:00

僧人在诵读经文  汪涛摄

僧人在诵读经文 汪涛摄

村民开展赕佛活动 汪涛 摄

村民开展赕佛活动 汪涛 摄

本报记者/汪涛 冯宁娟
   
    掩映在西双版纳绿荫丛中的众多佛寺和佛塔,作为傣族、布朗族信仰南传佛教的一种文化象征和文化符号,成为优美热带风光和多彩民族风情的一道亮丽风景,与村寨的干栏式建筑及热带风光完美融合,传奇而充满神韵。
    西双版纳傣族、布朗族群众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傣族、布朗族男童,一般六、七岁都要进入寺庙为僧,学习佛经和民族文化,可终身为僧或中途还俗。走进村寨,棕榈林中金色塔尖、佛寺若隐若现。暮色熹微时,佛寺、佛塔、飘渺的香火和小和尚的诵经声,增添了几许神秘……
    南传上座部佛教传入西双版纳历史悠久,现存佛教文化遗迹和佛教经典佐证,早在唐宋时期,南传上座部佛教就传入西双版纳。景洪“九塔十二城”(告庄西双景)、瓦坝洁总佛寺、曼飞龙白塔、景真八角亭、勐遮曼短佛寺等有千百年历史佛教文化遗产,以及近年开光的勐泐大佛寺,弥漫着浓郁的南传佛教文化气息。
    在傣族和布朗族的生活中,南传佛教文化几乎渗透于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傣族和布朗族的泼水节(布朗族为桑康节)、关门节和开门节等几个重要节庆为例,三大节庆起源于原始宗教,后又渗入佛教色彩,逐步演化为一种复合型的节庆。节庆中有赕坦、赕星等很多宗教活动,具有非常浓厚的南传佛教色彩。
    关门节是傣族和布朗族群众开展宗教活动比较集中的时段。一般是这样认为的:关门节期间,正是农忙时节,让人们减少外出和串亲访友的次数,以便集中精力搞好农业生产。其实,还不能仅仅限于这样的认识。这段时间,同样是进行以“赕”为主的宗教、祭祀等活动的频繁期,需要信教群众腾出除农事之外的大量时间,进行神圣而庄重的大量佛事活动,在此期间不允许建盖房屋和结婚,这样的解释也很有说服力。
    南传上座部佛教认为:在一年里,利用一定时间净心、修身,进行自我解脱、行善、修行来世,利用清规戒律来约束言行,以“道”来达到“涅 ”。关门节把盛大的宗教、祭祀活动与生产劳动、文化延续有机结合起来进行,节日活动期也是最长。在三个月时间里,要进行一次大赕,十次小赕。大赕在傣历11月15日(即公历9月中旬)进行,小赕七天或八天一次。大赕一般至少要进行三天三夜,由佛爷或和尚念经,信教群众都要到佛寺静听。这时,每家人都要自己抄写或请人抄写一部或几部经书,献给佛寺(傣语称赕坦)。因此,又把这天称做“献经节”。小赕主要是在佛寺里对祖先的一种祭祀活动。这种活动由村寨人分组进行。每组赕佛时,都要凑钱买牛或猪或鸡宰杀,共同做饭菜,到缅寺供祭祖先之后,听佛爷或和尚念经,以求祖先的保佑。祭祀完后,在家请亲朋好友吃饭,共同缅怀祖先。
    傣族文化与佛教相结合,促进了傣族文化的空前发展和文学创作的空前繁荣。据《刹沙打》及《波腊纳坦》等傣文史书记载:在佛教传入西双版纳之前,傣族就创造了最初的表音文字,傣族史料书籍称“多蒙嘎端”,傣族的一些神话和民间传说的唱词就从这个时期开始出现。佛教传入以后,带来了印度文化和东南亚文化,傣族先民借鉴了巴利文中的一些字母和拼写法,创造了自己的文字——傣泐文,通过贝叶刻写,促进了文学创作的繁荣。并形成了傣族文学史上有别于其他民族的一个十分明显的现象,那就是空前繁荣的、代表了傣族文学最高创作成就的、文学成果十分丰硕的创世史诗和叙事长诗。此期间,逐步出现了《兰嘎西贺》(又称“十头魔王”)、《沾巴西顿》(又称“四棵缅桂”)、《巴塔麻嘎捧尚罗》、《沾响》等多部创世史诗和很多叙事长诗。
    南传佛教还具有区域和跨国影响力。西双版纳属于东南亚傣语民族文化圈范畴,共同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是傣语民族文化圈内文化方面的最主要共同点。自古以来,西双版纳傣族、布朗族与缅甸掸族、老挝的老族、泰国的泰族,“有共同的地域,共同的语言,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生活习俗……”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东南亚民众掀起了一股寻根热潮。一批批东南亚游客,踏上西双版纳热土,旅游观光、文化交流、探古追源。
    南传佛教,为西双版纳增添了无限的神秘风情,成为了一张靓丽的旅游名片,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前来探秘。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