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忠诚染绿大山 ——记共产党员朱三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6年07月04日 00:00

朱三(前)巡护山林

朱三(前)巡护山林

本报通讯员/谢先斌 施蕊

    今年42岁的朱三,是一个有近18年党龄的老党员,先后担任景洪市勐罕镇曼么村党总支委员会委员、团总支书记、治保主任、民兵连长。2011年,他被勐罕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选聘为护林员,2012年加入了景洪市森林公安局协警队伍,任驻村协警员,管理勐罕镇18万多亩责任林区。
    近年来,面对诱惑,他不骄不躁,恪尽职守;面对艰苦环境,他不气馁、不退缩,始终坚持笑对生活;面对选择,他舍小家顾大家,无怨无悔。朱三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今年“七一”前夕受到景洪市委表彰。
   
忠诚法律  执法如山
    “你还是不是我们寨子的人,怎么能六亲不认,一点人情味都不讲啊?”“我是你亲亲的大哥,这点事都不能通融?”……朱三多年来无数次面对亲朋好友的质问,但在履职行动中,他却从未犹豫,为此得罪了不少人。
    2012年6月,朱三得知侄子八某在国有林内购买了一块20亩橡胶树。他立刻找到八某,对其宣传国家林业相关政策,要求其把胶树拔除。八某不愿意,并希望朱三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3年来,朱三多次前往八某家做思想工作未果。直到2015年11月24日,朱三通知哥哥和侄子,勐罕镇党委政府将组织对违法种植的橡胶树进行铲除。大哥听后厉声呵斥他,责怪他将自家情况上报政府,要求他不要砍树,否则就和他断绝兄弟关系。在亲情和法律面前,朱三还是带头将八某家700余株开割的橡胶树全部铲除。大哥一气之下跟他断绝了关系,至今不跟他说一句话。
    2013年1月,朱三的岳父私自砍伐国有林用以修建房屋。朱三得知后,对岳父宣传讲解了森林保护法规,并将砍伐的树木予以收缴上交。朱三的岳父爱好打猎,喜好猎枪。每没收一次,他就购买新枪。2011年至2013年间,朱三没收其岳父枪支5次。如此三番五次,岳父十分生气。从此,岳父再也不让朱三踏进家门。
    执法中,朱三始终坚持原则,绝不因为亲戚朋友的关系而放松法律的红线。他的责任区周围有很多亲朋好友在国有林里种了橡胶树或其他经济林木,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被他严词拒绝。朱三说:“我现在众叛亲离,无法进村。但我相信,二三十年后,会有人提到我的名字。因为,我这是在为子孙后代服务,在为他们保护森林!”
   
坚守职责  敬业如山
    朱三把责任看得比泰山还重,把森林看得比生命还重。他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巡山,中午在山上吃点糯米饭,晚上7点才回家。如果遇上偷猎者,有时需要蹲守到夜里9点或者10点。最长的一次,他曾两个星期没回过家,每天一早进山巡视,夜晚就到附近村民家借宿。几年下来,他积累了一套自己的判断方法:通常外围停放着摩托车或是地面上有摩托车轮印的,便是有人在林中种植了橡胶,每年1月至3月是毁林开荒时节,5月至7月是种苗时节,这些时候更需要加强巡查。
    在巡山过程中,他登记并核实每一片山林的异常情况。巡查时,他严格对来往路人进行盘查和登记,对进入林区者收缴火种,杜绝火灾隐患。
    5年中,朱三没有旷过一天工,节假日没有休息过一天。有时放假,单位让他休息,安排年轻人巡查,他却说:“别人不清楚什么地点容易发生毁林、什么地点人流量大容易着火。我坚持一下就行,保护森林大意不得。”他把日积月累中了解的林情、地形印刻到大脑中,领导和同事们亲切地称他为“铁脚板、山里通、活地图”。
    5年来,朱三参与扑火4次,处置乱砍乱伐16起,组织护林员拔除非法侵占国有林种植橡胶树2461株、收缴枪支86支、制止毁林开荒82起;参与勐罕镇组织强制铲除侵占国有林种植经济作物212亩7000多株。
    日复一日重复工作,朱三却从不马虎,把协警员工作当成自己的全职工作。他常说:“只有保护好森林,才能为山区子孙造福!”
   
凛然正气  胸怀如山
    从事森林公安协警5年,朱三多次被威胁,摩托车被人砸坏10多次。面对困难,他没有退缩,一直坚守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
    在朱三的铁面履职下,勐罕镇曼么、勐波、曼景村委会的18万亩责任林区得到了有效保护,但同时他也得罪了不少人。在进村宣讲时,他的微型车被人偷偷砸坏过车灯,敲碎过玻璃,砸凹过车门,扎破过轮胎。看着爱车一次次负伤,他说不出有多心疼。而他自身的安全也屡次受到威胁,由于多次制止村民们砍伐树木,导致他多次遭到村民围堵,许多村民聚集在他家门口破口大骂,要求他搬出村寨,并扬言“见一次打一次。”
    曼么村委会曼阁村民小组的罗某在国有林中违法种植649棵橡胶树。自2011年以来,朱三多次前往他家做工作,但一直说不通。2015年7月,朱三告知罗某将组织砍除非法橡胶树,并亲自前往他家做思想工作。谁知刚一进门,罗某就手持菜刀向朱三挥刀砍去,幸亏朱三及时跳开,菜刀落在了距他脚趾一厘米的地方。同行的护林员急忙上前制止并准备打电话报警,朱三却阻止了。他让罗某坐下,心平气和地与他交谈,希望能够用真情感动他。经过两小时的耐心沟通,罗某终于同意与护林员们一起将违规种植的橡胶树全部砍除。
    在一次清除违规种植橡胶树的联合执法行动后,朱三遭到了报复,愤怒的群众将他家已开割的19棵橡胶树砍倒。朱三看着被砍倒的胶树无比心痛,这对于他贫困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思前想后,终于还是不想再追究,希望以此换取群众对森林保护工作的支持。群众在他的真诚沟通下逐渐化解怨气,承认了砍树行为的冲动。
    每当涉及他自身利益时,他总是看得很轻。他说:“我不愿计较太多,能唤醒村民保护森林的意识就行了。”
    朱三家并不富裕,一家4口靠不足2000元的工资生活,家境十分艰难。
    2010年,他得知自家买的橡胶林地侵占了国有林后,毅然放弃管理,让其自然成林,归还国有。
    2015年10月,一位想砍伐森林的老板准备给他两万元好处费,让他不要上报勐罕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景洪市林业局和景洪市森林公安局,被他严正拒绝。他说:“我不能为了我个人的利益,破坏森林,做影响子孙后代的事。”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