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林 茶 香[图]

——象明乡古四大茶山散记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6年07月21日 00:00

环境优美的生态茶园

环境优美的生态茶园

    勐腊县象明乡是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中的四大茶山所在地。就如珍珠般镶嵌在象明乡热带雨林中的古四大茶山,可谓是一山一特色,一山一风情。每一座茶山就是一个故事,每一座茶山就是一件文物,每一座茶山就是一个活着的历史……
   
倚邦茶山
    每年的清明节,象明乡倚邦村委会大黑树林里的独家村村民吴忠友,一大清早就起来杀鸡祭祖。他家的祖坟就在房屋后面。吴忠友祖上经历过战乱、饥饿、瘟疫,最终逃到这片被雨林覆盖的茶山。从最先到大黑树林的祖先算起,到吴忠友这一代已经是第八代了。以每代60年计算,吴忠友的家族艰难而孤独地守着黑树林下的茶山400多年了。
    在倚邦茶山,像他这样由祖辈迁居到这里的人家大有人在。让倚邦茶叶走上辉煌的倚邦土司曹当斋的老祖曹大洲,最初也是从四川流落到了这里。因为学会了本地民族语言,加之办事精明,被当地领主纳为女婿,后来便成为了土司。包括倚邦茶山在内的古六大茶山,在其后代曹当斋土司的手上,走向了辉煌。倚邦傣语为“磨腊”,即茶井之意。它位于勐腊县象明乡东部,北接景洪市勐旺乡,南连蛮砖茶山,西接革登茶山,包括现在的倚邦街、二乡、麻粟树、细腰子、背阴山、曼松等村寨,总面积360平方公里,是个多民族杂居的山区。长期居住着汉族、彝族、傣族、瑶族等民族。
    倚邦的茶,茶芽细长,银色生辉,味甘正,回甜爽口。早在唐宋时期,倚邦茶区的茶叶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茶叶发展一直都很好。鄂尔泰任云贵总督的时候采取“以茶制边”的策略,由于稽查严密,私买私卖茶为罪,茶农被盘剥严重,以致于以倚邦为中心的古六大茶山茶民纷纷外逃,茶产业一落千丈。雍正十年(1732年),尹继善从任云贵总督以后,推行“土流结合”的政策,对茶山采取了休养生息的“禁办买官茶”的政策,使古六大茶山起死回生。1733年,倚邦土司曹当斋因“随师剿贼”“勤劳素著”被升任为土千总,管辖以倚邦为中心的攸乐、倚邦、革登、莽枝、蛮砖五大茶山。政府为了加强茶山的管理和贡茶的运送,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在从昆明至思茅至茶山的崇山峻岭中修筑了一条由石板镶成的运茶大道,宽约4米,长达数百公里。由于茶叶生产的发展和交通的便利,加之曹家土司的精心经营,倚邦古镇逐渐兴盛。各种商铺、学校、会馆应运而生,街道上茶庄林立、商家云集。这里生产的茶叶,销往西藏、港澳、南洋各地。由于其茶质极好,每年都要进贡朝廷20石之多。倚邦的茶号有“惠民茶号”“庆昌号”“庆丰号”“泰昌号”“美丽号”“杨聘号”“大公号”“云鹤号”“鸿昌号”“元昌号”“盛裕祥号”等。倚邦街最兴盛的时候,人口多达5万余人,年产茶叶万石以上。
    据邓时海先生考证,现今保存在故宫里的金瓜人头茶,其原料是来自倚邦的小叶种。倚邦茶山是古六大茶山中有着小叶种古树茶园面积最大的茶山。不仅如此,倚邦茶山还因为出产曼松贡茶而名扬天下。在民间流传着“吃曼松看倚邦”的这么一种说法。曼松贡茶不仅味道独特,回甘绵长,还因为其泡出来的茶叶伸展开来后,会在水中直立,被称为“万佛朝宗”,有着“四方朝拜”的涵义。也因为有着这一层意义,曼松茶叶自明朝以来就被列为皇家贡茶。
    抗日战争暴发后,由于茶路受阻,倚邦茶产叶逐渐走向了没落。1942年基诺山暴发了大规模抗暴起义,起义军先后两次攻打了驻守着一个国民党连队的倚邦街。战火将商铺林立、茶庄云集的倚邦街烧成了一片废墟。解放初期,因为贫困,加之交通不便,倚邦街人陆续外迁。
    改革开放之后,倚邦茶山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今日的倚邦茶山除茶叶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外,在各级党委的关心支持下,勐腊县立项实施倚邦古镇旅游项目。倚邦茶山现有茶园18340亩,其中古树园4510亩,茶叶采摘面积15700亩,年产量160吨。如今,倚邦茶山的茶叶因为其独特的茶香,加之是品质独特的小叶种普洱茶原产地,近年来价格节节攀升。
    家住大黑树林的吴忠友,不用出门,就有人到家门前收购茶叶。由于环境优越、品质独特,吴忠友家的茶叶价格较高,年收入不低于20万元。茶产业的再次兴盛,圆了他们家四百多年来坚守在这片雨林里的梦想!

蛮砖茶山
    蛮砖茶历史悠久,清朝阮福《普洱茶记》中记载:“普洱茶名遍。味最酽,京师尤重之。福来滇,稽之《云南通志》,亦未得其详,但云产攸乐、革登、倚邦、莽枝、蛮砖、曼撒六茶山,而倚邦、蛮砖者味最胜。”
    古六大茶山之中的蛮砖茶山,包括曼庄、曼林、曼迁、八总寨、瓦竜、小曼竜等寨子,东接易武,北连倚邦,居于古六大茶山的中间位置。关于蛮砖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诸葛亮当年来六大茶山时在曼庄埋下一个铁砖,于是这里称为埋砖,后又演绎为蛮砖;另一个说法为傣语中曼庄,意为大寨子中心之村,因曼庄过去是土司头人们经常聚集商议解决各种事务的地方,故称蛮砖。
    明朝末年至清朝末年,蛮砖茶山的茶叶集散地和中心大镇在今曼庄村小组。清代有茶园万亩以上,从磨者河边到曼林山顶六十里路沟沟壑壑都是茶。曼庄、曼林、曼迁、八总寨过去都是大茶村,各村产茶都在2000石以上。曼林村有1000多亩成片的古茶园,其茶树树围大多在100厘米以上。在蛮砖茶山中,瓦竜村小组的茶叶最有代表性。“瓦竜”傣语译意为有着大庙的地方,位于磨者河岸边的山头上,与曼撒茶山仅一河之隔。瓦竜寨子的茶叶色泽较深,汤色橙黄,口感质厚香滑,舌面微苦,回甘强烈,香气沉郁。2015年,瓦竜的春茶均价在1200元左右,是整个蛮砖茶山价格最高的。
    过去蛮砖的茶叶年产量至少在万石以上,大部分运往易武加工、销售。蛮砖古茶山是“古六大茶山”现今保存得较好的一座茶山,茶林不规则地散布在原始密林中,经几代茶农的精心管理,至今仍年产茶叶万石以上。蛮砖茶山现有茶园21499亩,其中古茶园7521亩,茶叶采摘面积18005亩,年产量400吨。
    1994年,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政府确定在蛮砖茶山新建万亩茶园,在云南省茶科所专家的指导下,万亩茶园盘绕群山,株株茶树翠绿飘香,古茶山和新茶园交相争辉,茶叶生产蒸蒸日上。

莽枝茶山
“对门看见孔明山,
山脚有条小黑江;
            想吃茶叶上山采,
            想吃鱼虾请下江。”
    孔明山是莽枝茶山的最高点,站在孔明山可以俯瞰整个莽枝茶山。在古六大茶山中,要数莽枝茶山的人最会唱曲子。据说莽枝茶山的村民最早是从江西一带迁来的。明朝末年有内地商人进入莽枝山贩茶。清康熙初年,莽枝茶山的牛滚塘已是六大茶山北部重要的茶叶集散地。
    莽枝山,位于蛮砖茶山的西侧,攸乐茶山东侧,与革登茶山相连。莽枝茶山至少在元朝已有成片茶园。莽枝山脚下的曼赛、速底等村寨,有上千年的历史,一千年前已有少数民族在莽枝山居住种茶。
    莽枝茶山本是一块古茶区,元、明时期早已茶园成片,普洱府成立之前,已有汉商进到莽枝茶山买茶。由于当时六大茶山还是车里宣慰司的辖地,汉人在六大茶山定居的还不多。倪蜕《滇云历年传》记载:“雍正之年(公元1728),莽枝产茶,商败践更收发,往往舍于茶户,坐地收购茶叶,轮班输入内地。” 清朝年间,大量内地茶商贩进入到茶山买茶,大多借住在当地的少数民族家中。汉商中有尊重民俗、诚挚待人之人,也有心术不正、胡作非为之徒。一些内地茶商坐地收茶,压价收购,加之与人妻通奸引发麻布朋之乱。麻布朋事件之后,引发了清政府改土归流,成立了普洱府。将原本西双版纳宣慰使管辖的澜沧以东的古六大茶山纳入普洱府辖区。因麻布朋事件发生在莽枝茶山的茶叶交易市场,主要集中在当时比较繁荣的牛滚塘街。因此,历史上就有“先有牛滚塘、后有普洱府”的说法。
    倚邦的曹当斋坐上了六大茶山总管的位置后,在曹当斋的调抚下,茶山终于恢复了宁静。从乾隆初年开始,莽枝茶山和其他五个茶山一道逐步走向太平、兴旺、繁盛。莽枝古茶山面积不大,但茶叶质量较好。在鼎盛时期,莽枝年产茶叶达万石之多。莽枝古茶山的茶叶汤色呈深橙黄色,入口较苦涩,回甘猛烈、生津快,香气清新怡人。主要集镇是牛滚塘街,居住者多数是外来的生意人,从事织布、染布、茶叶种植、收集及交易。在牛滚塘街建有五僧大庙,在莽枝建有川祝庙,每年3月采摘春茶之季,当地茶农到庙里敬香祭祀茶神祖先。昔日的关庙已变成废墟,只有一块“永远奉守”大碑卧地而睡,四周大树参天。昔日茶马古道留下的道道痕迹,如同一道道诗行,记录了古“六大茶山”的历史变迁。可以看到一座座沉睡百年的古墓和那一幅幅壁雕,一块块石碑记录了古六大茶山的盛事、昔日的盛景。
“高一台台低一台,
             莽枝山高路难来;
             千辛万苦跑到来,
             不喝几口咋歇台。”
    莽枝茶山现有古茶园10248亩,其中古茶园3160亩,茶叶采摘面积7225亩,产量70吨。今秧林小组就是莽枝茶山育茶苗的地方,大寨是莽枝种植茶叶的地方。今天的莽枝茶山,在乐观向上的莽枝山人民的努力下,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茶叶产业正焕发出勃勃生机……

革登茶山
    革登古茶山处于倚邦茶山和莽枝茶山之间。革登为布朗语,意为很高的地方,从地名便知,革登有布朗族居住过。
    革登茶山包含着现在的新酒房、新发寨、撬头山等村寨,面积约150平方公里。是古六大茶山中面积最小的茶山。说起革登茶山不得不提起茶王树梁子。从茶王树梁子看孔明山,山形很像头戴道冠的孔明头像,“孔明”的正面对着革登老寨,右耳则是对着茶王树梁子。关于革登的茶王树,《思茅厅志》和《普洱志》中有记载:“其治革登有茶王树,较众茶树独高大,土人当采时,先具酒礼祭于此。”
    六大茶山大茶树非常多,但都未能入册,唯有这棵大茶树入了册,且被戴上王冠,它的“独高大”可想而知,据说那棵茶王树一年可摘鲜叶五石。茶山人认为这棵茶王树是孔明所种,所以每年春茶开摘前,几个茶山的茶农都要来拜茶王树祭孔明。几千人在大草坪上,面对孔明山叩首、敬酒、对歌、跳舞、祈祷茶山兴旺,日子太平。
    在清代,最大的寨子是革登老寨。革登老寨处在一座小山的顶部,地势险峻,三面是深壑,一面靠山坡,在古代是个易守难攻之地。革登老寨过去的几百亩茶园现已毁完,已看不见茶树。革登老寨最兴旺的时期是乾隆年间,老寨曾有二三百户人家。乾隆二十年(1755年)左右革登老寨盖过一座大庙,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又盖了一座关帝庙,关帝庙盖在革登到倚邦的三岔路口,离老寨半公里路。关帝庙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米,顺坡建了三台,台基现还较完整,第二层台基上还有一块大碑,是建庙时捐银的功德碑。碑上文字已很模糊,仔细辨认可看出刻着“万善同绿”“江省、湖省、云南省”及几十个捐款人的名字,从碑文中可知捐款人中有不少是思茅区和景东县的人。从碑文内容来看,此庙当时建得很精美,庙内关公的头像上还涂着金粉。
    革登古茶山面积约110平方公里,在六大茶山中面积最小,包括今象明新发寨、值蚌、新酒房、石良子、撬头山一带。革登茶山现有茶叶面积10855亩,其中古茶园面积2809亩,茶叶采摘面积7830亩,年产量80吨。
    “盛世兴茶”。象明古四大茶山,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在象明乡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古四大茶山正在焕发出新的活力,并以新的面貌展现世人面前。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