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领主的公仆人生 【中篇报告文学连载】[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作者:​ □ 罗云智 编辑:郭易成 2017年01月08日 22:07

摄于1982年8月

摄于1982年8月

    长期的劳累,营养不良,尤其是身心折磨,召存信病倒了。他全身水肿,尤其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只能躺在床上。

    说来也巧,召存信病了,吴效闵就来了。

    西双版纳解放后,吴效闵率部队返回蒙自。1957年,吴效闵担任13军军长。1960年11月21日发起的中缅勘界警卫作战,吴效闵就是前指挥员之一。那次离别后,两人书信往来不断,友情日益深厚。“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出身不好的吴效闵被免去军职,送进了“学习班”,他们的联系就中断了。从“学习班”出来后,吴效闵出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这次到思茅出差,打听到召存信的下落,就急匆匆找来了。

    吴效闵没想到召存信被折磨成这样!他捧着召存信肿得握不起来的双手,悲愤道:“他们不能这样对你啊!”

    召存信倒显得很平静,他宽慰吴效闵:“没什么。连你们这些为革命出生入死的功臣都不能幸免,我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你放心吧,在民族团结誓词上我签过名,在入党仪式上我宣过誓,那都不是做样子的。我这一生都跟定共产党了,我这一生都交给共产党了。我不怕批斗,不怕劳动改造。我只是着急啊!你知道,勐海县历史上就是有名的‘滇南粮仓’,可现在,有的百姓讨饭都讨到景洪来了……还有,傣族自古以来以糯米为主食,但,但是……”

    召存信哽咽起来,说不下去了。

    没有谁敢违抗将军的命令。“五·七”干校负责人急忙派人、派车,将召存信送往州人民医院救治。

   

春  天

     

    1980年2月,上级下发文件,为召存信平反。

    1982年8月,召存信再次以高票当选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长。

    没有时间抚慰曾经的伤痛,更没有时间嗟叹命运的起伏。“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一场浩劫啊!现在,这样要恢复,那样要重建。很多事情,要恢复、要重建似乎并不难,只要许以时日,甚至一纸公文就可以了,譬如工作秩序,社会秩序。但是人心呢?人民对共产党的信仰呢?人们对未来的期望呢?

    纷繁复杂。千头万绪。

    其实也简单,就一个字:粮。粮是根本,是命脉。无粮不稳。

    还有糯米饭。它温暖,但更是召存信心底永远的痛。当然还有一丝羞耻,他一个堂堂自治州的州长,最困难的时候,吃到的竟然是群众从邻国缅甸偷偷带来的糯米!

    召存信带领分管农业的副州长、农科人员组成的工作组首先来到勐海县,来到勐遮乡的曼燕寨子。勐遮是西双版纳最大的坝子。许多人未必知道,那首由著名歌唱家马玉涛演唱的经典老歌《马儿啊,你慢些走》就是词作家李鉴尧坐着马车穿过勐遮坝时,被眼前迷人的景致所感动,兴之所至,创作而成。

    在曼燕,工作组开辟了试验田。

    西双版纳州1957年有人口27.55万人,到1978年增至63.84万人,人均占有粮食由1957年的430公斤下降到1978年的345公斤,减少了85公斤。州内粮食长达20年不能自给。召存信心里揣着全州粮食这本账。他知道,田只有这么多,传统的农业耕作,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只能依靠科技的力量,科学种田。

    召存信和工作组吃住在傣族农民家的竹楼里。除了吃饭、睡觉,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试验田上。

    选种、育秧、插秧、施肥。田间水利灌溉……召存信说,“五·七”干校也并非一无是处。这当然仅仅是对他自己而言的。“五·七”干校曾使他这个封建社会的领主,亲身经历和体验了农民的艰辛与劳累。召存信说,这是他理解的唯物主义、他理解的辩证法。

    卷着裤腿,光着脚坐在田埂的青草上,稻花送来阵阵清香。召存信舒心地笑着,对身边的副州长徐世学说:这时候的快乐,一定是农民的快乐吧?稻花香。他搓着腿上的泥,说:我在“五·七”干校犁田的时候,开始不会使犁,被牛拖得摔了个嘴啃泥,从此知道了泥土的味道。和稻花相比,泥土的香味更厚重!

    稻谷黄了,收割了。过秤。试验田成功了!亩产由原来的280公斤增加到410公斤!

    西双版纳土地面积1.9万多平方公里,其中山区面积占95.1%。哈尼、拉祜、布朗、基诺等少数民族群众多居住在山区,解放前,一些民族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农业生产几乎都是刀耕火种,生产力水平可想而知。

    召存信又带领工作组出发,在勐海县巴达乡布朗族寨子章朗驻扎下来。巴达乡是个山区贫困乡,公路不通,交通不便。山区少数民族群众以种旱稻为主,而旱稻产量低下,往往是种一坡,收半箩。不仅如此,旱稻都种在山坡上。种几年,地就贫瘠,于是丢荒。又去砍伐,再开新地,如此往复,森林被破坏不少。周恩来总理当年来西双版纳视察时曾说过,无论农垦系统,还是各族老百姓,都不要毁林开荒,破坏森林……如果乱砍滥伐,破坏森林,这里就会变成沙漠,我们共产党人就会变成历史的罪人!傣族古老的叙事长诗中,也表达了最朴素的生态观:有林才有水,有水才有田,有田才有粮,有粮才有人。1963年2月10日,周恩来总理视察云南期间,在昆明询问了西双版纳森林保护情况后说,要教育当地农场同志和少数民族群众,处理好开垦与保护的关系,不要再像过去那样烧森林开坡地了,应该固定耕地,开梯田梯地。周总理的指示明确,具体啊!

    在召存信的亲自动员下,农民们开出55亩台地,通过农科人员的指导,新开台地的粮食产量比坡地翻了近一翻。心里有了底,召存信让政府办公室下文,在全州山区推广八达乡的经验。

    还是在勐海县勐遮乡曼燕寨子,召存信作为西双版纳州委、州政府“农村经济体制改革”领导小组派去的工作组组长,带队开展“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试点。土地之于农民,犹如母亲之于儿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归属感。哪个农民不热爱土地啊!1956年5月,西双版纳的和平协商土地改革,就是在把土地分配给农民后而划上圆满句号的。召存信清楚记得,获得土地的农民欢天喜地,抡着大锤把田牌深深地植入自家的田里,还自豪地把田牌叫做“金字牌”“万年桩”。谁知,田牌上的墨迹还没淡去,大跃进来了,人民公社来了,分到的地一夜之间又被人民公社化了。一切宛若南柯一梦。有群众戏称:互助组犁田,合作社栽秧,收了谷子入公社,一年入了三个社。没有了地,办公共食堂,吃大锅饭。吃大锅饭好啊,吃饭吃肉不要钱,省心。但实在费时费力,因为食堂是集中办的,坝区还好一点,山区就受累了。由于住得分散,为了一日三餐,只好拉家带口每天在山路上来来回回地走。离开家时,肚子饿着;吃完饭走到家,肚子又饿了。一来二去,老百姓被折腾得受不了,就求村干部:还是让我们在家吃吧,哪怕吃冷饭下酸菜,我们也不想这样折腾了!还有,在家吃饭可以省出时间下地干活,不干活心里不踏实呀!地没有了不说,耕牛折价入社,自留地、房前屋后的水果地都充了公,家家户户空空荡荡。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利用这些政策上的失误,大肆造谣煽动,说共产党现在共产了,下一步就是共妻,再不跑就遭殃了!那一年,西双版纳两万多人外逃出国,勐龙边境一侧的叭洪、莫掌等10多个村寨的百姓基本走光。说一千道一万,归根到底还是土地问题。现在又要搞土地承包,村民们自然顾虑重重,害怕。怕什么?怕变。召存信和工作组只好挨家挨户做工作。召存信说得最多的是:人走路有时也会摔跤,共产党不是神仙,也会犯错误。这次共产党是下定决心纠正错误,保证不会变了。大家要相信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一定会走向富裕的。也请大家相信我!

    自曼燕始,继而勐遮乡,“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最后在西双版纳40个乡镇的村村寨寨全面铺开,从而极大地推动和促进了西双版纳的改革开放事业。1982年,西双版纳实现粮食自给有余,从此结束了吃调进粮的历史,而且净调出粮食392万公斤。“滇南粮仓”的美誉,再次回归西双版纳。

    一天傍晚,召存信独自到农贸市场,买了袋勐遮产的优质糯米,扛到曼某寨子,扛上波香宰家的竹楼。波香宰当年带着妻子到“五·七”干校看望过他,给他送糯米饭,他忘不了。从“五·七”干校“解放”后,他每年总要抽空到波香宰家的竹楼上坐坐,陪两位老人话话家常。这两年一门心思抓粮食生产,就没忙得来。现在粮食问题彻底解决了,又逢新米上市,他要让老人尝尝鲜。但竹楼里却不见老人的身影。老人的儿子岩香宰告诉他,两位老人去年相继去世了。他们经常念叨,现在不用为吃糯米饭发愁了,这是托共产党的福,托召景哈的福。召景哈踏上我们家的竹楼,是八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啊!他们去世时,都特别安详……

    没有了粮食的后顾之忧,召存信的目光首先盯在了旅游业上。旅游业是无烟工业,最适合西双版纳发展。西双版纳发展旅游业,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迷人的热带、亚热带自然景观,独特的少数民族人文景观,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誉为“东方多瑙河”的澜沧江·湄公河……但是制约发展的因素也同样多,首先便是交通。昆明到景洪的公路虽然早已硬化,铺上了柏油,却山高坡陡,是名副其实的“山路十八弯”。700多公里的里程,坐客车,途中得住两晚,第三天才能到达。最好的解决办法,当然是建机场,建港口,设立对老挝、缅甸的陆路、水路口岸,把国门打开。有了想法,召存信立即组织政府相关部门搞调研,做规划,反复讨论,不断论证,最后确定方案,向省政府、国务院报告。为了使报告尽快获得批准,召存信不愿等、更等不起,他带着两名工作人员,跑国家民航总局、国家口岸办,跑国务院,利用每年到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的机会,又是议案,又是口头向中央领导汇报、传导边疆各族人民的愿望。那些日子,熟悉的知道他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州长,不熟悉的还以为他是云南驻京办主任。终于,1986年,国家批准在西双版纳建立可起降波音737飞机的二级机场。

                           (⑥ 未完待续)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