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西双版纳报》有缘[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7年03月17日 22:26

朗确 (海永军 摄)

朗确 (海永军 摄)

□ 朗确

    

    参加《西双版纳报》创刊60周年座谈会,我是怀着激动和感恩的心来的,因为我与《西双版纳报》有缘,《西双版纳报》关爱了我52年。

    1965年的一天,在家务农的我和二叔赶着马去勐海县城采购家具和生活用品。晚上住在勐海马店,即现在的象山老街。在住处,我看到了一张《西双版纳报》,临走时我就带了回去。这是我第一次看《西双版纳报》,空闲时我读了上面的文章,并被深深吸引,我也想试着写。

    就在这个时候的一个雨夜,寨子里有个中年男子突然发病,生命垂危,需要连夜送到30公里外的勐海县医院治疗。寨子里中青年男子们连夜赶做了担架把他送到医院,把生命垂危的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件事后,参与抬担架的我反复对照《西双版纳报》上的文章,觉得这好像就是新闻。于是,我就写了标题为《雨夜送病人急救》的稿子,跟家里要了一角钱,交给勐海县邮电局投递员尚应松带到勐海,寄给西双版纳报社。没过多久,即当年的七月初,我被招到勐海县粮食加工厂当临时工,时间为3个月。中间回过一次家,我爸爸就交给我一张绿色的金额为1.5元的汇款单,这才知道我写的第一篇新闻稿《雨夜送病人急救》发表了。虽然我没能看到那张《西双版纳报》,也没有去取那1.5元的稿费,但我没有忘记,这是我跟《西双版纳报》的第一次结缘。这极大地鼓励了我,从家里带着那张汇款单回到加工厂后,我常常偷偷地拿出来看。

    从这以后,我就有了梦想。这梦想就是写作,当作家。我经常到厂长办公室和县新华书店看书,一边看,一边利用休息时间写作,并仿《流沙河之歌》写了400多行的长诗《爱尼人之歌》,1966年就寄给了西双版纳报社。记得没过多久,就逢“文革”,这首长诗也就没有了结果。

    1969年党的九大召开后,我又写了一首《九大精神传边疆》的短诗,寄给了停刊后又复刊的《西双版纳报》。应该说,这是我发表的第一首诗,遗憾的是当时我并不知道保存。到1972年11月14日,已在布朗山粮管所当了8年临时工的我又在《西双版纳报》发表了《心里激荡着星水河的波浪》,后被《思茅文艺》转载。没有想到的是,这首诗被众多评论认为是哈尼族当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首诗歌作品,而我后来发表在《版纳》杂志创刊号,后被《民族文学》转载的小说《歌手的妻子》,也成了我们哈尼族当代文学史上的第一篇小说。从发表第一首诗后,我继续写作并发表了包括新闻、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在内的作品。

    我起步于《西双版纳报》。《西双版纳报》给了我许多关爱和鼓励,我的第一篇新闻稿、第一首诗是《西双版纳报》发表的,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太阳女》、第一部长篇小说《最后的鹿园》也是《西双版纳报》连载的。

    我经常对一些朋友说:“是《西双版纳报》改变了我的人生。”没有在《西双版纳报》上发表文章,我不可能从粮管所的临时工成为县党政机关的公务员,不可能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不可能成为哈尼族当代文学的第一个作家,也不可能写作和发表那些新闻稿件和文艺作品,并能获奖。

    在《西双版纳报》创刊60周年时,我要衷心感谢《西双版纳报》,并祝《西双版纳报》明天会更好!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