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诗意安居在傣乡大地 ——记知名傣文化研究学者高立士[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7年05月06日 10:34

    

C0506003-08b-刘大江

高立士与昔日学生促膝交谈

C0506001-08b-刘大江

高立士与曼乃村干部和当年教过的学生合影

C0506002-08b-刘大江

到曼乃村赠送小学生服装

  “西双版纳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成长的摇篮,我愿意把毕生的精力奉献给西双版纳,奉献给傣族人民,奉献给傣学研究事业;这里的山、水、人系住了我的魂,这里的傣文化拴住了我的心!”

    日前,记者在采访德高望重的知名傣文化研究者高立士先生时,今年已84岁高龄的高老发出这样的心声。高老还有一个傣名——康朗贺。60年来,他致力于傣文化研究痴心不改,把诗意安居在傣乡大地,撰写了多部专著,深入挖掘介绍傣族传统优秀文化之精华。


本报记者/刘启虹


山水人  系住傣族魂

    高立士生于1934年1月14日。他15岁来到西双版纳,在这里工作生活了31年,一生致力于傣学研究,从事民族文化研究60多年,他把傣文化精髓熔铸在自己的血脉里。今年,他已84岁,仍然勤奋耕耘在傣民族文化研究的园地上。

    从15岁开始,高立士先后任过“边纵”武工队员、区长、州民族干校副校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景洪县委党校校长等职,是西双版纳30多年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参与者和见证人。扎根工作在西双版纳期间,高立士每到一个地方就主动了解各民族的风土人文,特别对傣族的人文礼俗、佛教文化、农耕文化、传统生态观颇有研究,独树一帜。

    高立士精通傣语,通晓新老傣文,会唱傣族歌,会跳傣族舞,会吹傣族箫,会念傣族上座部佛经,讲话、写作能够熟练应用傣族谚语和傣族历史典故,能与傣族老人轻松自如地交流。当年这个英武帅气的大理白族小伙走进傣寨,可以与乡亲对答如流,在缅寺佛塔,可以和僧侣诵经,田间地头可以跟群众吟唱章哈。在傣家人眼里,他就像土生土长的傣族。正因为如此,西双版纳的傣族老年人都亲切地称他“鲁仔利”(好儿子),年轻人称他“岩龙利”(好哥哥)。

    1961年4月,周恩来总理、缅甸吴努总理及省委领导、外交部礼宾司人员到西双版纳欢度泼水节,召存信州长陪同,高立士给周总理担任傣语翻译;1963年12月,高立士被指定给陈毅、王震等国家领导人当傣语翻译。

    高立士说:“我从一个只有初中二年级学历的学生成为一名研究傣学的研究员,要感谢西双版纳这所名牌大学。这里的佛爷、章哈、波章及各民族父老乡亲都是我的老师,佛寺、竜林、田园、地角、竹楼、火塘,就是我的课堂,我为有缘就读于西双版纳这所大学而自豪!”

    说起自己学傣语、接触傣族传统文化的经历时,高立士回忆说:“1950年2月,我们的工作转到勐腊、勐捧、勐仑等傣族聚居区,当地90%群众听不懂汉语。为尽快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疏通民族关系,我走进佛寺,与小和尚一起逐户化缘、挑水做饭、打坐念经,学会用傣文记录傣族谚语、故事、情歌、唱词,而且把党的方针政策做到用傣文能讲会写。”

    正是由于他具有精通傣语的特殊技能和优势,才能够在西双版纳、泰国、老挝、缅甸等地区和国家,不用翻译也能畅通无阻。更让人钦佩的是,他用滴水穿石的坚持练就了新老傣文的深厚功底和傣文书法。60年来,他除查阅历史文献资料外,平时进行广泛的、大量的田野调查工作,都是通过运用自身掌握的傣语言和文字来完成的。如今,他已出版个人专著5部、合著3部,发表论文、译文100余篇,宏篇论著逾300万字,充分显示了他在傣学研究方面的专家地位。同时,他还先后作为访问学者,被应邀访问日本、泰国、美国、老挝等国家和台湾等地区,为傣学研究的长期性、广泛性、国际性,架起了桥梁,打开了通道。

    在他的著作中,70多万字的《高立士傣学研究文选》倾注了他研究傣族传统文化60余年的心血。该书所选各篇研究文章对蕴含傣族的社会、历史、文学艺术、宗教信仰、风俗民情、心理素质、以及傣族与哈尼、拉祜、布朗、基诺等兄弟民族关系的研究可谓是细致而深刻,入情入理,深入浅出。尤其是他在西双版纳的自然生态保护、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方面的研究,以先知先觉、常人不及的全球视野谋划和推动创新,提高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更加注重协同创新效果,把全社会的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创新发展上来,实现创新驱动,使得西双版纳的“竜林”自然生态保护和影响提高到国际地位,其放眼世界、立足全局、面向未来所形成的民族文化研究成果,可谓是独特视野、创新方法的楷模,堪称民族历史和文化研究的典范。他所写的《西双版纳傣族传统灌溉与环保研究》,也为中国政府与国际合作、共同实施西双版纳热带植被保护起到了促进和支持作用。高立士的研究成果,还被美国世界名人书局《跨世纪国际名人名作·中国卷》和《世界名人录》收入专条。

       

乡情 拴住故乡人

    1949年,15岁的高立士在镇越县(今勐腊县易武镇)曼乃村委工作期间,当选曼乃村村长。他除每天组织民兵、儿童团站岗放哨外,还号召妇女会制作布鞋送给部队。他还毛遂自荐担任村小学校长,既是老师又是勤杂工。没有教室,他就在破庙里上课;没有桌凳,他就与村民上山砍竹子,自己做桌椅;没有教材,他就用当时传唱的革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义勇军进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词作课文,一字一句耐心教学生读、写、唱、画;没有作业本,他就在地上用棍子划;没有粉笔,山上挖来白土合着水晒干当粉笔……

    在曼乃工作期间,当地群众救过高立士三次命:第一次是他长期发疟疾,无药治病,又患甲型肝炎,眼白发黄、脾脏肿大,浑身起癞子、虱子。最后还是当地群众采来草药给他煎服、熬水擦身、按摩,他才得以康复。第二次是在狙击国民党中央军二十六军和第八军向缅甸逃窜时,被打散的敌军散兵发动偷袭,曼乃村民兵掩护他转移,保住了性命。第三次是卢汉起义部队某部保安团追击中央军,团长要把高立士作为人质,迫使群众带粮食、猪肉来赎,曼乃农会主席挺身而出保护了他。

    说起西双版纳给予的温暖和感动,高立士哽咽着回忆起最令他难忘的一件事:“当时我一年到头只穿一件衣服,身上长满虱子、癞疮,台上讲课瘙痒难耐。要洗衣服,只能等到星期天,在河里把洗好的衣裤晾在草蓬上,将身子浸泡在河水里,等衣服晒干穿上才回村子。30个学生家长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后来,他们就一家凑一升大米卖了,买来粗布染色后缝了一套新衣给我。”

    离开西双版纳后,高立士总在梦里回“故乡”。西双版纳的一草一木、曼乃的父老乡亲和他当年教过的30个学生、佛寺的诵经声、田间的章哈、竹楼里亲切的乡音,一直是他最深的牵挂。

    2017年是高立士的本命年。在1月14日这天,他通过“114”亲自打电话联系到勐腊县易武镇曼乃村主任叶萍丽、曼腊小学校长李文学,了解当年他教过的30个学生和后代的47个子女情况,并委托学校根据孩子身高、体重量好尺寸,带上昆明。他专门在服装厂量身订做了47套服装。随后,高立士在弟弟高立旗陪同下,于3月13日来到易武镇,把47套服装送到孩子们手中。见到曾经的学生和他们的孙辈,高立士用流利的傣语和学生拉着家常,聊着过去,重逢的幸福在彼此心间久久荡漾……

   “高老患帕金森、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如今眼睛失明,行走困难,吞咽困难,讲话口齿不清,一年要住5次医院,一天要吃6次药,但他却坚持与我共同完成《西双版纳傣族传统灌溉与环保研究》《高立士学术文选》《西双版纳傣文古籍》三本专著的傣文翻译工作。眼睛看不见、手脚动不了,他就用耳朵听、用嘴巴讲,指导我完成工作,这三本专著傣文版预计2017年底出版发行。”追随高立士10年学傣文的聂文明道出对老师的敬重。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