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攀孔明山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作者:郭易成 编辑:郭易成 2017年10月29日 22:37

C1028001-07b-汪涛

远眺孔明山  [汪涛/摄]

□ 汪涛


    西双版纳云蒸雾霭的时节又来到了,友人邀我再走象明,游走云缭雾绕的孔明山中,忘情碧水青山的小黑江畔,与山中的林木藤蔓野花亲密接触,与山下淳朴爽朗的村民举杯对饮……

    “象明”这个地名很有意思,是西双版纳为数不多的汉语地名之一,有人将象明境内两大名山各取一字组合而得名。“象”即野象山,“明”即孔明山。一听野象山,就是野象曾经出没之山,让人感受的是湿淋淋“生态”。孔明山则很有历史文化积淀。

    孔明山是西双版纳的一大名山,傣族称为龙谷岩,海拔1788.2米,是西双版纳海拔较高的大山之一。据说,孔明山因山顶看上去酷像孔明的帽子而得名。山中森林茂密,枝缠藤绕,野生铁树遍布,十分罕见。傣族有谚语云:“千万种蕨树都比不上铁树,千万道悬崖都比不上龙谷岩。”生动形象描述了孔明山铁树的珍贵,也展现了孔明山悬崖的陡峭。孔明山地势十分险要,悬崖峭壁中有天然形成的八道隘口,俗称“八道门”。孔明山的险峻还与小黑江的切割深度紧密相关,孔明山处的小黑江段切割深度达1174.3米,是西双版纳切割较深的河谷地貌。

    孔明山脚下,一边是一个傣族村寨,名为龙谷;另一边是一个基诺族村寨,名为石梁子。千百年来,两个村寨的傣族和基诺族群众依托孔明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静祥和地生活。岁月在延伸,村民的生产劳作和乡村生活仿佛一部凝固的神话。

    置身于古六大茶山中的孔明山,与三国时期的武侯孔明,与明清时期兴盛的普洱茶文化有诸多历史渊源,留下了众多神奇美妙的传说和故事,给这座生态大山赋予了厚重的文化积淀。

    孔明山顶处有一块平台,称为祭风台。据《新篡云南通志》记载:“祭风台在(普洱)城南六茶山中,其上可俯视诸山,俗传武侯于此祭风,又呼为孔明山。”

    武侯孔明——孔明山——普洱茶——六大古茶山,它们之间的联系,给孔明山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相传当年诸葛孔明南征胜利后,巡视了西双版纳六大茶山,留下了很多器物纪念,古六大茶山因此而得名。《普洱府志》《续云南通志稿》中均有这样明确的记载:“旧时武侯遍历六山,留铜锣于攸乐,置铓于莽枝,埋铁砖于蛮砖,遗木邦于倚邦,藏马镫于革登,遗撒袋于曼撒,因以名其山。”

    险峻的地貌,丰茂的森林,珍稀的植物,多彩的民族风情,丰厚的文化积淀,诸多自然元素和人文元素叠加于孔明山,让孔明山于雄峻灵秀中更多了一些文化气息。

    这次,友人安排的登山活动很是周到。下午,我们驱车来到石梁子村安顿下来。一看才4点半,友人首先安排我们到村寨上面的大草坡游玩。大草坡是位于孔明山东北面的缓坡草甸,虽然已经是10月下旬,仍如绿毡铺地,偶有黄草掺杂其中,让草地更自然真实。西南面,孔明山顶如孔明帽子一样清晰映入眼帘,远处巍峨的群山,如水墨画一般渐次清淡。遗憾的是,大草坡昔日碧波荡漾的月牙泉已经干枯,再无往日的生机灵动。

    石梁子村居住着20多户基诺人家,我们的到来使村民们很高兴,也很热情。我们来到的这位村民家,用茅草搭了几间简易的亭子接待游客,看样子生意不错。不一会,油炸肉、炒野菜、青菜汤、糯佑煮牛干巴、油焙风吹豆豉、红米饭等农家菜饭就上来了。这顿饭,我第一次吃到一种叫刺菜的野菜,煮得透软,用酸笋调味,味道很爽。用柴禾做出的饭菜就是香,结伴而行的几位好友都开怀大吃。席间,主人热情敬酒,向我们介绍近年来孔明山旅游的兴起,给山寨群众带来的实惠。村里不少人做起了向导,开起了农家乐餐饮,村民们养的土鸡供不应求……听着主人拉家常、吃着喷香的农家菜,喝着香醇的米酒,很是惬意。晚饭后,一场联欢晚会如约而来,篝火烧起来了,三弦琴弹起来了,山歌唱起来了,宾客尽情投入三跺脚狂欢,往日的烦恼忧愁顿时烟消云散。

    次日清晨,我们起了个大早。从村寨放眼望去,孔明山大部分山体被雾霭包裹,雾气不厚,如飘带,似蚕丝,给这片墨绿般泼洒开来的森林披上了一袭轻纱。黛绿的孔明山,雾飘雾过,显得有些迷离,而山顶的“孔明帽子”却清晰可见。

    清晨8时半,吃好早饭,两名向导背上备好的午饭和水,提示大家登山的穿戴、物品以及注意事项。我们沿着孔明山紧靠北侧的山路开始攀爬。跨过一道清溪,踩着潮湿而布满苔藓的山道,呼吸着掺杂薄雾的空气,绕行于荒草、荆棘、藤蔓密密麻麻织成的大网中,要不是向导一前一后的引领,我们真要迷路了。从山脚到山顶要攀爬4个平台。前3个平台是茅草坡,草深路窄,攀登艰难。半山腰上,东一棵、西一棵的铁树显露在大家眼前。这些铁树,枝干挺拔苍劲,顶端的针叶如华盖,直指苍穹,给人一种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向导告诉我们,山上的铁树很多,少说也有上千棵。如此众多的铁树生长于一山之中,在西双版纳实为罕见,难怪傣族谚语都对孔明山上的铁树专有生动的描述。

    最后一个平台是茂密的森林,从这里到山顶,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另一番风景:怪石突兀,石壁高耸,林密幽深,古树葱郁。置身空气新鲜的大森林中,大家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歇息观景,放松身心。最吸引我们的,要数寄生在大树上野生兰花,红的、黄的、蓝的、紫的……竞相开放,在缕缕阳光的辉映下,为墨绿浓暗的大森林增添了醒目的亮色。它们形态各异,或依附、或倾斜、或垂吊,如情侣偎依,似仙女垂袖,风情万种。林子里树叶层层叠叠,遮天蔽日,湿气逼人。树叶、花草,一切都水灵灵的,不时有水滴从头顶的树叶上滴下来,淅淅沥沥,与啁啾婉啭的鸟鸣声相互交融,汇奏出一曲曲和谐动听的森林乐章。

    中午时分,我们终于攀爬上山顶。山顶的西南面,就是数百多米高的悬崖绝壁。山顶有一块巨石,高约2米,传说当年孔明曾到过此地。大家顿时提振了兴趣,纷纷在此录像、拍照留念。站在山上,眺目远望,群山连绵,近浓远淡;俯视山下,小黑江如碧绿的腰带,缠绕于群山之间,一路欢歌,舒缓前行。

    孔明山,一座自然之山,一座人文之山。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