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到傣寨的一朵佤族红花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7年11月24日 22:43

□ 玉万叫


    她是一朵来自普洱市澜沧县佤族寨子的美丽红花,因爱情而扎根于傣家寨子,被称为一朵坚强的红花。

    故事要从20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说起。迫于家庭生计,16岁的她便来到勐海县打工赚钱,在那里遇见了比自己大两岁的傣家小伙岩夯。他视她如妹妹,每天晚上都会带上香喷喷的食物来看她。每到休假,他怕她想念家乡,总会带她观看勐海的美景。日子悄悄过去,再怎么木讷的人,都能看出两位年轻人心中的朦胧爱意。她笑着说:“18岁生日那晚,他买了一个很大的蛋糕,带上一些朋友,来到我和朋友租的房子前,大唱生日快乐歌……”她望向远方,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

    随后,他带上她来到了傣家寨子。看到她浓密的长发,有神的大眼,安静的神态,亲戚们也喜欢上了这个姑娘,但当知道她是佤族姑娘时,却紧起了眉头。上个世纪90年代,傣家寨子很少有外来其他民族。有人说:“不同民族的人如不同林子的鸟,怎么能和谐相处……”或问:“她会像傣族姑娘那般勤快吗?”她带他回佤族寨子,她的亲戚们摇头说:“傣族会看不上佤族的,你会吃亏的……”或问:“他皮肤白,能干活吗?”两人垂头丧气地坐上大巴前往勐海,他紧握她的手,她把头埋进他结实的胸膛里。两个民族间的罅隙却让他俩越爱越深。他说:“我俩尚未到法定婚龄,两年时间足够让我们做准备,让彼此的亲戚接受我们。”两人相视一笑,开始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准备。

    一发工资,他俩就将工资分成三份,一份寄给佤寨的家人,另一份寄给傣寨的父母,并署上两人姓名,还有一份留作两人的生活费。聪明的她将生活费再分出一份,为结婚而做准备。每逢傣家节日,他带她回家。久而久之,傣寨的人发现,美丽的她是如此勤快,挑水捣米割胶样样在行,还进寺庙烧香拜佛。而佤寨的人察觉,白皮肤的傣族小伙砍柴种田干农活丝毫不逊色。两年时间,改变了亲戚的看法,改变了寨人的眼光。2000年,她20岁,他22岁,恰好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他俩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的日子略显寒酸,但有爱情作伴,再怎么寒酸的日子也会散发出甜蜜味道。邻居总会听见他俩对唱的歌声,阳台上总会有两人幸福的身影。平淡幸福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美丽的人儿不仅能干,还学会了傣语,深受傣家亲戚的喜欢。不久,大儿子和小女儿都出生了,家里更多了几分欢乐。佤族姑娘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寨子里的老人就给她取了傣名叫“玉亮”,红色而明亮之意,不仅道出了她的喜好还反映出她明朗活泼的性格。傣寨里的老人说:“穷孩子岩夯娶到了勤快的佤族姑娘玉亮,日子天天变明朗!谁说佤族姑娘不好,玉亮就是好榜样!”

    甜蜜的生活在2012年夏天戛然而止。一个暴风雨的傍晚,“岩夯发生车祸,不幸身亡”的消息传遍整个寨子。寨子里每个人都对岩夯表示惋惜,为他的不幸感叹,都到她家探望安慰。

    10年里,她已习惯了傣家的生活方式,喜欢傣族文化,而寨子里的傣家人也已接受了这位勤劳的佤族媳妇,习惯了她带有佤族口音的傣话。丈夫去世后,她不忍心丢下爱她的家人,留了下来照顾两位年迈的公婆,抚养年幼的孩子,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丈夫去世后的日子更加寒酸,但这朵美丽的红花愈显坚强,她坚强而隐忍的名声传遍整个寨子。寨子的党支部每逢节假日总会送上温暖慰问。收获的季节,寨子里的人不忘与她分享,邻里左右时常与她分担生活的忧愁。

    2015年,美丽坚强的她迎来了第二次婚姻,对方是隔壁村的傣族小伙。结婚后,她没有丢下原来的公婆,而是和现任丈夫一起照顾老人,抚养孩子。她的婚姻得到了全寨子的祝福,大家祝愿这位勤劳美丽的佤族媳妇永远幸福。而现任丈夫也对她的孩子、父母、亲戚视如家人。每到傣家节日,她家总能听到前夫和现任丈夫的亲戚以及佤族亲戚们的欢声笑语。她以独特的佤族热情来回馈整个寨子对她的照顾和接纳。

    这是发生在景洪市勐龙镇一个傣家寨子里关于佤族媳妇的故事。她和爱她的两任傣族丈夫,以及喜欢她的傣族亲戚朋友们,一起面对生活的不幸,共同奋斗,创造生活的美好,谱写生活的精彩。小事见大,折射出在党的领导下,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美好画面。

    (本文获西双版纳州2017年“民族团结进步有奖征文大赛”文学作品二等奖)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