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名人怎样做父亲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6月26日 09:18

    “怎样做父亲”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值得每一个人去体悟。且来看看鲁迅、丰子恺等名人是如何做父亲的。

    

鲁迅:顺其自然

    鲁迅和许广平仅有一子,即周海婴。鲁迅与周海婴一起生活了7年,称其为“小红象”,因为在信中鲁迅称许广平为“小白象”,周海婴刚生下来时皮肤红红的,所以叫“小红象”。

    据周海婴所著《鲁迅与我七十年》介绍,鲁迅的教育方式是“顺其自然,极力不多给他打击,甚或不愿拂逆他的喜爱,除非在极不能容忍,极不合理的某一程度之内”。有一天,周海婴死活不肯去上学,鲁迅用报纸打他屁股。后来,鲁迅解释:“打起来,声音虽然响,却不痛的。”这足以显示出父爱。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去世,次日,天津《大公报》发表了他的遗嘱,其中第五条写道:“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周海婴正是这样做的,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核物理系,成为无线电专家,一生“做一个实实在在的普通人”。

    

胡适:反省自己

    胡适和妻子江冬秀育有3个子女,女儿夭折,长子胡祖望、小儿子胡思杜跟在江冬秀身边,胡适忙于公务,无暇顾及。

    江冬秀虽然出身官宦之家,但仅读了几年私塾,又酷爱打牌,对于孩子的管教,少投入精力,多有责怪,不甚得法。

    在家庭教育中,胡适虽然倡导“独立、合群、重学”,但他自身也有不懂得如何爱孩子的嫌疑。

    1929年,胡适给胡祖望写信,希望锻炼他过独立、合群、用功读书的生活。

    这时,胡祖望10岁,离开父母,独自在外上学,面对父亲如此高的期望,恐怕只会感到“压力山大”。

    次年,胡适即大失所望,接到学校发来的“成绩欠佳”的报告单,怒道:“你的成绩有8个‘4’,这是最坏的成绩。你不觉得可耻吗?”最终,胡祖望虽然上过大学,但远未达到胡适对他的期望;胡思杜读了两所大学都未能毕业,还染上了不少坏习气。

    在给江冬秀的信中,胡适亦自我反省道:“我真有些不配做老子。平时不同他们亲热,只晓得责怪他们功课不好,习气不好。祖望你交给我,不要骂他,要同他做朋友。”

    

梁漱溟:信任且放任

    1918年,梁济问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时在北京大学任哲学讲师的梁漱溟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说罢,梁济离开了家。

    梁漱溟育有梁培宽、梁培恕,对于他们,他给予最大自由空间。

    梁培恕说:“我们受到的可能是最自由的教育,拥有了别人没有的最大的自主权。”这种教育与梁漱溟受到梁济的影响有关,梁济对梁漱溟就是“信任且放任”的。可以说,这也是一种“中国式传家”。

    梁培宽追忆梁漱溟时,时常会提到一次考试。当时,梁培宽考了59分,忐忑地拿着学校要求补考的通知给父亲看。“他只看了一眼,就又还给了我。”梁培宽说,他后来明白父亲的用意,“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

    相比于课堂成绩,梁漱溟更在意教人过社会生活。“唯人类生活仍需要教育,然教育徒为生活而已,将以为人类生命之无限发展焉。”在《教育与人生》一书中,梁漱溟一再强调“生活本身的教育”。

    

丰子恺:反对培养“小大人儿”

    丰子恺育有7个子女,他认为童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极力反对把孩子培养成“小大人儿”,专门创作了一幅讽刺漫画《小大人》。他曾看见:父母给男孩儿穿上小长袍马褂,戴上小铜盆帽,教他学父亲走路;女孩儿被父母带到理发店里烫头发,在脸上涂脂抹粉,教她学母亲。在丰子恺眼中,这样的“小大人儿”简直是“畸形发育的怪人”。

    丰家“老六”丰一吟说:“父亲特别反对家长按照成人的观念去干预孩子,他从不要求孩子们做什么,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任由我们根据兴趣发展。”丰一吟读完初一就不想读了,丰子恺送她去学美术,但丰一吟没有什么兴趣,在学校,别人学绘画,她逃课去学唱京剧,“父亲没有怪我,还去看过我的京剧表演”。

    除了让孩子在爱的空气中自由成长,丰子恺还重视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1947年,他步入知天命之年,与子女“约法”,强调最多的便是“独立”,其中一条写道:“大学毕业后,子女各自独立生活,并无供养父母之义务,父母亦更无供给子女之义务。”同时,子女独立后,要与父母分居,“双方同意而同居者,皆属邻谊性质,绝非义务”。             (人民网)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