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梯田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6月26日 09:18

勐海县一中高170班/佐余

指导教师:岩温宰香


    在我的记忆里,最美的风景莫过于那一片片横卧在缓坡上的梯田了。无论是初夏棕黄的泥浪、盛夏墨绿的秧海,还是深秋金色的稻场、寒冬枯黄的桔杆,都是一幅让人流连忘返的泼墨山水画。远近谈笑的哈尼同胞,更为画卷添了些浓浓的温情!

    以亚热带季风气候为借口,夏日的天空不停地挥霍着一场场狂风暴雨。迎着爽朗的夏雨,哈尼族开始了辛劳的农耕生活。男人们牵着耕牛,扛着犁耙,女人们头顶斗笠,肩扛锄头。一条条手工绣制的粗布麻裙,是古老哈尼人民的象征。麻裙上那些色彩明艳的图文,早被泥沼浸染得无法识别。老牛们一步两步,拖拉着身后的泥沼。泥浪一圈两圈,缓缓地在水中漾开。斗笠下的小阿布,一株两株地插着青嫩的秧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老大爷,歇坐在被夏雨洗涤的青石板上,嘴里的旱烟冒着呛人的白烟,望着一片渐渐铺开的嫩绿色,乐呵呵点着头:“今年又有好收成咯!”两三点不安分的雨,滴落在池塘里,逗乐着游鱼。

    在人们忙碌的身影下,夏季悄然远去,梯田换成一片墨绿的秧海。晚霞软软地洒下来,田野里一片朦朦胧胧。微风中,两三点雨落在山前,蛙鸣徘徊在山谷,渐渐地迷失了方向。潺潺的清泉畅谈着夏末的心声。轻轻合上双眼,寂静中,一曲田园小调在耳边奏响。

    当四周的雨林传出秋蝉们澎湃的大合唱时,金风来到了哈尼山寨,扫过田野,荡起一波波金色稻浪。带着清凉的气息,带着淡淡的稻香,带着蒲公英,带着一朵朵白云,消散在天边。梯田里、竹竿上,一件件旧衣,悠闲地摆动着衣角,那是人们驱赶谷子鸟的传统方法。稻香弥漫在山谷里很久、很久。

    “咔~咔~咔”,镰刀齿的割锯声划破了朝霞的寂寞,惊飞起一地的谷子鸟,收割的季节到了。人们的额头挂着汗珠,脸上挂着笑,开心地收割着自家的稻谷,身后,是一捆捆晾晒在秸秆上的稻谷在延伸。夕阳西下,男人们赶牛拉车的吆喝声,女人们相互攀谈的嬉笑声,在山谷里回荡着,车上满载着丰收的喜悦。

    时断时续的牧笛声,悠悠扬扬坠落在那片野郊,回荡在青石板上。稻杆一堆堆卧在田埂上,秋末的田野呈现的是一种苍凉的美。拽着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几阵微风,早已风干了斗笠和小阿布脸上剔透的汗珠。

    初冬的寒雾,弥漫在山谷,雾水浸透了枯黄的桔杆,洗尽了田埂上最后一丝人们辛劳的气息。没有稻香,没有觅食的鸟群,唯有叼旱烟枪的老汉,穿梭在荒芜的田埂上,点燃一堆干枯的稻草,温暖初冬的寒雾。

    时光好比寒冬里的那一柱孤烟,渐行渐远,一去不复返。回首那片荒野,一切早已不复存在,昔日的田野风光,早已风干在历史的长河里。不再有墨绿的秧海,不再有戴斗笠的小阿布,不再有觅食的鸟群,不再有淡淡的稻香。

    初春的风袭来,又忆起那片永不褪色的哈尼梯田。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