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丝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8月03日 18:58

□ 陈新春 唐光平

    

    午后初晴,母亲叩开我的房门,让我帮忙拔一拔她头上冒出的白发。

    母亲今年七十一岁,古稀之年,仍旧一顶黑黝黝的头发。当有人得知她未染过头发时,往往露出一脸惊讶状,直夸母亲保养得好,大抵是儿女孝顺,没什么烦忧事儿哟……这时,母亲总是展现出一脸得意的表情。的确,在同龄人当中,母亲算是最不显老的了,这怎能不让她开心呢?

    可人再显年轻,还是难挡岁数步步紧逼的侵蚀,在一个个日日夜夜中,一点一点摧朽身体的机能,衰老人的容貌。母亲的白头发还是越来越多。

    一天,母亲在阳台上支好板凳,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她坐在矮的板凳上,背过身,好让我看清楚她的白发。

    我仔细打量母亲的头发,说:“白发太多了,你看,拨开左边耳朵这边这一片都是,干脆别管它了吧。”

    母亲说:“没事,能拔几根就拔几根吧!”

    我俩都不说话,我静静地帮母亲从头上拔下一根又一根白发,丢在旁边的垃圾箩里。

    没想到母亲却在心里一直默默地数着。等我拔好后,母亲自言自语道:“六十八根,差三根就赶上我的岁数了。”听着母亲的呢喃,看着她骤然苍老的背影,我忍不住别过头,拭去眼里的泪水。

    前年,母亲在县城照顾小外孙上学,在大街上被骗子骗去一万块钱。骗子告诉母亲说有种能够治疗百病的特效仪器,母亲那时正好颈椎、腰椎不好,双腿常年风湿痛,竟相信了骗子的谎话,去银行取了钱,骗子拿了钱扬长而去。事后,母亲十分难过,我们作为儿女不忍再责备,而现在终于知道母亲那时的心思——人啊,终究是害怕衰老!

    我有时想,人老都老了,经历了那么多,该看的风景也看了,该品尝的人生百味也尝遍了,心态应该如止水,看透一切才是。可是,母亲还是惧怕生命的老去,害怕面对即将来临的人生终点,那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想到这些,我走到母亲身边,紧紧地搂住母亲的肩膀,母亲笑了:“多大的人啦……”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