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一名汽车兵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8月03日 18:59

□ 张弘

    

    “记得当初离开家乡,带着青春梦想来到部队,时间匆匆似流水……我是真的真的真的不愿离开部队。”每当听到这首歌,曾经的军旅生涯一幕幕涌现在眼前……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交通落后、物资匮乏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能开上汽车是一件挺神气的事。我小时候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都喜欢汽车。小伙伴们骑着小板凳,手扶凳子头,脚使劲蹬地,嘴里嘟嘟滴滴嚷着,开着“板凳汽车”横冲直撞,玩得不亦乐。随着年龄增长,开车的愿望更加强烈。在我19岁那年,终于在部队开上了汽车,取得了驾驶证,驾驶的第一辆车是解放CA10型卡车。我成为一名光荣的汽车兵,与汽车缘起于部队,细数在部队学车经历的种种,成为一生备加珍惜的回忆。

    1984年10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最初的体能、军姿、战术、队列、射击等新兵训练后,我被分到了梦寐以求的连队——分区汽车连。一想到马上可以开上汽车,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我所愿,我被分到连队炊事班当事务员。随着1985年中央军委百万大裁军,分区汽车连也面临机构人员精简,我的“汽车梦”变得越来越渺茫。可我始终相信只要努力,就有机会。我从炊事员、事务员、饲养员一路摸爬滚打,用心勤勉,利用业余时间复习功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考上了省军区司机训练队,我的“汽车梦”变得清晰起来。

    司机训练队的学习非常严格,我们班有六个学员,班长非常严厉,学员每天打扫内务卫生,出车前清洁、检查、摇车。训练中,精力必须集中,一旦出现失误,就会受到惩罚,班长会关了电门让学员摇车,换档出错也有相应的惩罚。我从小喜欢车,对车有一定悟性,学车过程中基本未受到惩罚。正因为班长的严厉,学员们练车都格外用心,认真听班长讲的每一句话,牢记班长传授的每一个行车经验,即使在休息时,也会悄悄跑到车上练习动作要领。

    一个月的政治理论学习后,教练要求每个学员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持棍子,两脚向前蹬地,不停模仿开车换档训练,正如儿时“板凳汽车”的姿势一般,只是多了跃跃欲试的兴奋。教练车是解放CA10型卡车,从起步停车、加减档练习、绕8字、蝶形倒车、公路调头、定点停车、涉水驾驶,人均空车500公里、重车800公里长途训练等等。更有山路驾驶,夜间驾驶,闭灯驾驶,单边、多边桥,雷区、轰炸地段通过,故障排除,机械折装、安全驾驶等项目的系统训练和学习,其中辛苦自不必说,我的驾驶技术在学习和训练中不断提高。

    部队生活苦中有乐,铁血男儿也柔情。平日里不近人情的班长,也有着爱兵如子、把学员当兄弟的时刻。学员生病时,班长会及时送医送药,想家时会陪你聊天长谈。有一名怒江州的傈僳族战友,因文化和语言差异,学车特别吃力。班长像个兄长,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他场地驾驶操作训练,严厉而又耐心地一遍遍重复。

    经过刻苦训练,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汽车兵。全队60名学员,我是唯一拿到正式驾驶证的新兵,因成绩优秀,表现突出,我被留队作为教练班长培养。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爱车——解放CA10B型卡车,作为连队后勤保障和军地两用训练车。当时,当兵开车是很拉风,很让战友羡慕的事。每天,我把车打理得干干净净,保养得当,把车当作心爱的姑娘一样时时爱护,把工作任务当作头等大事,认认真真完成每次出车训练任务,沿袭军队的优良作风,听从指挥,服从安排,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争当合格军人,成为一名优秀的汽车兵。

    1987年1月,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入党动机很简单,就是想跟着中国共产党好好干。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遵守纪律,言行举止向党员看齐。在一次森林抢险灭火行动中,司机训练队全体人员投入到灭火救灾任务中。我和负责后勤保障的战友,每天不停往返十多公里,坚持七天七夜,把食品、药品、水、救灾物资送到山上,为连队官兵抢险救灾提供有力保障。此次救灾途中险遭不测,我们在运送物资途中参加灭火,误入火海,不顾危险地把被烟熏晕了的战友救出,挽救了他的生命。任务完成后,我和战友们个个衣服破烂,满脸汗水,累得精疲力尽。

    我因工作表现突出受到军区后勤部嘉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三年军旅生涯中,我用行动证明,我不愧对身上的军装。就像入党誓词中“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一样,我将始终践行自己入党时的诺言。同年十一月,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我脱下了军装。和战友分别时,我们这群铁血男儿哭得像一群孩子,就为这三年黄金岁月中难能可贵的战友情。军营生活磨砺了我的意志,强健了我的体魄,让我学会了独立面对挑战,汽车兵专业专注精神在我身上滋生发芽,这是伴随一生的财富,受益无穷。

    如今,离开军营三十一年了,军队的精神作风仍在我血液中流淌,伴随工作、学习、生活和成长。后来,我开过许许多多种车型,国产的进口的,大车小车,驾驶证也从“B”升到“A1A2D”,近百万公里安全无事故。许多次出车路途中抢险救人,无数次帮助他人修车拖车。这乐于助人的勇气得益于军旅生涯的历练,得益于汽车兵专业专注精神的发扬,更是作为一名军人忠诚担当、乐于奉献的勇气和军队优良传统美德的传承。

    我非常自豪曾是一名军人,曾是一名光荣的汽车兵,并终将一直肩负军人的光荣使命。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