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书缘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10月22日 09:03

□ 马 芸


    儿子对读书情有独钟:不会吵着看电视,却会因为睡前不能看会儿书而生气;不会闹着玩电脑,却会因为几天没看书而心里空落落;不会缠着买零食,却会因为看了一本好书而精心收藏……每当看到11岁的儿子痴迷读书的小小身影,仿佛看到了30年前的自己,手捧小人书雀跃不已,偷看武侠书惊心动魄,通宵熬夜读名著酣畅淋漓。又仿佛看到了更早前的父母,生活困顿依然爱书看书。跨越时空,三代人通过读书精神对话,传承家风,在内心充实、快乐中不断前行。

    父母都是60年代的初中生,在那个年代算得上“知识分子”了。他们都在勐海茶厂工作,企业效益和福利还算不错,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些为爱看书的父母提供了保障。记得那时的家里有个小小的书柜,上面摆着《红楼梦》《西游记》《茶花女》等中外名著。夜深人静,昏暗的灯光下,辛劳了一天的父亲抽着烟,沉浸书海,也算对艰辛生活的一丝慰藉;母亲呢,则订阅了《参考消息》《春城晚报》《大众电影》《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杂志,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看书。母亲很忙,要么上班,要么做家务,要么种菜养猪、拣茶打砖,哪里会有时间看书呢?然而,她确实看了,因为每当我拿起书翻阅时,会发现这些杂志被翻得有些皱褶。如今,70多岁的母亲戴上老花镜,依然坚持看《读者》,被孙辈戏称为“爱看书的老人”。

    父母用自己的方式让我们爱书、看书。四五岁的记忆里,每个星期日都是我们姐妹仨的节日,因为父母会带我们上街,除了能看到人来人往的热闹和五彩缤纷的商品外,父母会花上5分钱买一本小人书给我们,什么《鲤鱼跳龙门》《铁道游击队》,又或是《三毛流浪记》《三剑客》……大千世界,精彩纷呈,扑面而来。爸爸更有心,在家里的厨房大梁上拴根粗绳,装块木板,就成了秋千,调皮的我们边荡秋千边看书。一时间,我家成了远近闻名的乐园。快乐中,姐妹仨都迷上了看书,大姐看了40年《红楼梦》,反反复复,乐此不疲,痴爱了半辈子。当医生的二姐工作繁忙依然爱书,参加书友会,以书会友,为了节约时间,改用手机听书,散步时听、开车时听、做家务时听,换种方式继续读书。而我呢,更是从事了“写字”的工作。

    如今,我也当了母亲,让儿子爱书、看书成了我的“任务”。儿子一两岁时,我每天给他讲绘本故事、念儿歌、看图片;等到三四岁时,我边讲故事,边指认汉字,不知不觉儿子认识了很多字,慢慢地可以自己看书了,从童话、寓言到小说、散文,从中国文学到外国文学,从古代到现代,逐渐涉猎,越看越爱,乐在其中: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天马行空任人遨游,悲欢离合人间百态,真是小小一本书、精彩大世界。

    读书的妙处悄然到来。儿子不迷恋手机、电视,因为书里的世界更加精彩;等车排队不会无聊寂寞,因为有书陪伴;疲劳、伤心也不难熬,因为读书会使其忘记;而许多人生的真善美,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儿子。儿子特别喜爱小动物,喂养了小鸟、小鱼、小狗、小兔、小猫、乌龟等小动物,家仿佛成了动物园。为受伤小鸟包扎伤口,为死去动物立碑埋葬,拳拳深情,溢于言表。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儿子爱上了写作。一有时间,他总要写写划划,心情好时写,不好时也写,郑重其事认真地写,信手拈来随意写,竟然也写出些味道。

    岁月荏苒,时空转变。父亲已离世多年,母亲也垂垂老矣,下一代逐渐长大,一切都在改变,但爱书、看书的情结不曾改变,充实生命、快乐人生的追求不曾改变。读书,已成为三代人血脉亲情的记忆和生生不息的火光。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