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背影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11月24日 09:25

□ 刘思来


    抽屉里有一张照片,父亲背着一个蓝色帆布包,看不见脸,大步流星地向检票口赶去。这是父亲送我上大学时,我在车站拍的。搬家多次,很多东西都弄丢了,唯独这张照片,我一直保存着。

    从记事起,父亲的话就不多,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有时犯错了,父亲声音特别大,眼睛一鼓,吓得我直打哆嗦。打小起,我就不太喜欢父亲。长大后,对父亲的不满多过了害怕。母亲在身边时,还能说上两句;母亲不在,各干各的事,哪怕是吵架也吵不上几句,然后谁也懒得理谁。母亲回来了,两个大男人一起向母亲告状。用母亲的话说,我跟父亲是上辈子的仇人,今生来做了断的。但仇结得太深,一辈子也了结不了。

    考上大学时,全家都非常高兴,只有父亲一句话不说,这让我对父亲更加不满。当时条件不是很好,攒的钱在我的执拗下,买了电话后只够学费,去了学校就得饿肚子。父亲不得不离家去打工挣钱,以解决我的日常开支。我们同行的一段路程中,父子俩谁也不说话。我与父亲去往不同的城市,本打算第二天父亲送我走后,他再走的,没想到火车票卖完了,父亲去的那趟列车先走。

    那时,我还没坐过火车,回到旅馆,有点慌。父亲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安,总是躲避我的眼神,在房间踱步,来回晃了一会儿,出去了。一会儿,父亲拎着一大袋水果回来,我没有吃,父亲也没有吃,两个人就这样坐着。父亲站起来说:“要不去吃饭吧?”“不想吃!”我回答。父亲又坐回床上,有点沮丧。又过了一会儿,父亲主动示好,给我讲怎么坐火车,我躺在床上玩自己的手机,父亲不说话了。夜深了,我还听见父亲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第二天,父亲买了一些车上吃的食物和水果,和我一起去车站。“我什么也不吃,你买来你自己吃!”我抱怨。父亲说:“我本来就是买来自己吃的!”检票时,一向不多话的父亲一反常态,喋喋不休地问:“钱够了不?吃的够不够,要不再买点?东西都带好了吗……”又嘱咐我:“看好东西,别丢了,嘴甜一点,不懂的就问,到了目的地要回电话……”等父亲交代完,我说:“知道了。”为了看起来不害怕,我拿起手机开始拍照。按下快门的瞬间,正好拍下了父亲到检票口的背影,广播里传来列车马上发车的声音。等我回过神来,父亲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候车厅的椅子上,父亲买的食物和水果没有带走,里面还放了一些钱。那一瞬间,鼻子酸酸的,突然觉得父亲没那么讨厌。

    去了学校以后,面对身边陌生的一切,非常不适应,再加上渐渐懂事,开始忆念起父亲的好。一次洗照片时,顺带把那张父亲背影的照片洗了出来。很少给父亲打电话,偶尔说上两句,无非就是有钱用不、身体好不之类的。但我知道,我的情况父亲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总会不停向母亲打探我的消息,叫母亲向我问长问短。

    工作后,有一年回家,东西带得太多,父亲来接我。好久不见,父亲矮了一大截,手粗糙得像树皮,话仍然不多,步伐明显比以前慢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夕阳下,父亲瘦小的背影在我前面慢慢移动,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我终于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要寻找一种最无条件、最无私的爱,恐怕只有父爱和母爱了。父爱和母爱一样,没有差别,只是爱的方式不一样。父爱就像一个丑陋的柿子,开始的时候不好吃,等觉得它好吃的时候,柿子离腐烂已经不远了。

    这时,我一阵酸楚,眼泪不禁落了下来。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