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贵州遵义 传承红色基因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5月26日 09:16

C0525001-08b-刘大江

遵义会议会址

C0525003-08b-刘大江

红军烈士纪念碑

C0525006-08b-刘大江

雄奇险峻的娄山关

C0525013-08b-刘大江

在纪念碑前重温入党誓词

本报记者/马萱 黄文学 杨忠德 岩说 海永军 张心健


    5月初的遵义,天气凉爽,阴雨连绵。5日至12日,本报组织2018年度部分优秀党员和履职优秀职工到遵义日报社考察学习纸媒、新媒体融合发展经验和做法,前往遵义会议会址等地开展“传承红色基因”为主题的党性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重温党的光辉历史,激励党员坚定理想信念,激发干事创业热情。

    遵义是贵州第二大城市。遵义日报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于2011年9月挂牌成立,辖“两报一刊一网六公司”。《遵义日报》坚持以“高度、深度、温度、亮度”理念推进版面改革,提升新闻编采水平,凝聚遵义加快发展的正能量。《遵义晚报》拼时效、拼深度、拼特色,以本土新闻的质和量占领民生新闻主阵地。《遵义》杂志贯彻遵义市委主基调主战略,服务社会民生,彰显党刊的新闻品格和新闻力量。遵义网着力建设“导向正确、信息权威、服务全面、受众广大”的新媒体阵地。

    本报采访组与遵义日报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相关部门人员等就媒体融合发展开展座谈交流,探讨新媒体融合策略。参观了报社办公区、编辑部、新媒体中心等。在遵义报业同行的身上,本报采访组感受到了“扎根红色沃土、深耕新闻主业、多端融合传播、成就创业梦想”的敬业精神。


遵义市的红色记忆


    遵义市是一个充满红色记忆的地方,红军长征在此留下了多处历史痕迹。 

    遵义会议纪念馆在红花岗老城红旗路,这里属于老城区,街道交错纵横。随着红色旅游的兴起,纪念馆周边已发展成繁华的商业街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座纪念馆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而建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早建立的21个革命纪念馆之一。1955年10月正式对外开放。1964年,毛泽东主席题写了“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这里是全国百个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单位、国家AAAA级景区。每年接待国内外参观者500万人次,是全国爱国主义和社会教育的主要场所。

    走进大门,宽阔的广场映入眼帘,广场右边的一栋小洋楼曾是国民党(黔军)25军二师师长柏辉章私邸,中央红军到达遵义时将此作为总司令驻地。二楼有一个面积不大的房间,里面有一个带镜子的橱柜,两面镶嵌着彩色玻璃的窗户可以向外打开,天花板上吊着一盏煤油灯。遵义会议就是在这里召开。

    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高举抗日救亡的旗帜,粉碎百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战胜无数艰难险阻,进行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这次会议在中国共产党同共产国际中断联系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纠正了错误领导,确立了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在极端危急的历史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中共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走向成熟。

    小楼前的一棵槐树如今枝繁叶茂,许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在槐树下、广场前留影纪念。

    走过广场,新建的遵义会议主题展览馆吸引着人们的目光。馆内运用大量历史文物、文献、图片资料和雕塑、绘画、场景、声光影像多媒体现代技术手段,全面展示了遵义会议及红军转战贵州等重大史实。

    遵义市凤凰山南麓的小龙山上,草木葳蕤,空气清新,遵义红军烈士陵园就坐落于此。陵园坐北朝南,前临湘江河,后靠葱茏翠绿的凤凰山,与当年红军鏖战的红花岗、老鸭山遥遥相望。登上300多级台阶,只见宽阔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雄伟的红军烈士纪念碑。碑上是邓小平同志题写的“红军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碑高30米,顶端是镰刀锤子标志,碑的下方外围有一个直径20米的大圆环,内壁有四组汉白玉浮雕:强渡乌江、遵义人民迎红军、娄山关大捷、四渡赤水。大圆环由4个5米高的红军头像托着,东南侧为老红军形象、西南侧是一个青年红军形象、东北侧是赤卫队员形象、西北侧是女红军形象,寓意着红军威震四方。纪念碑庄严肃穆,广场上前来祭奠参观的团队、游人络绎不绝,来自全国各地参加党性主题教育学习活动的学员们身穿红军服饰在此参观,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遵义人民在当年战场遗址找到77位红军烈士的坟墓。1953年,市政府确定在小龙山上修建红军烈士公墓,将烈士遗骸陆续集中迁至山上,同时把远近闻名的“红军坟”迁至此。纪念碑北面的小山坡上,是“邓萍烈士之墓”。遵义人民习惯把小龙山称为“红军山”。

    本报采访组在此敬献花篮,重温入党誓词,聆听革命故事,缅怀革命先烈。

    

红军村里悟党性


    苟坝位于遵义县枫香镇苟坝村马鬃岭山脚,是一块三面高山环绕的坝子,这里独特的地形非常有利于红军隐藏、躲避敌机轰炸,为红军驻军提供了便利条件。1935年3月9日,中央纵队到达苟坝村。10日,红一军团截获情报,得知在打鼓新场有黔军王家烈的两个师,初步判断能够打赢。10日凌晨,林彪、聂荣臻向中革军委发出“万急”电报,建议攻打打鼓新场。周恩来接到电报后,认为这是改变作战方向的大事,必须听取大家的意见。随即,张闻天马上通知各军团领导,紧急召开20多人的政治局会议。会议决定攻打打鼓新场,只有毛泽东一人反对。

    当天深夜,在苟坝这个小山村里,缓缓移出一袭微弱的灯光,那是一盏马灯,它的主人是时年42岁的毛泽东,他要去说服周恩来放弃攻打打鼓新场,他认为攻打打鼓新场,红军将陷于南北夹击,腹背受敌之困境,甚至随时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周恩来听从了毛泽东的建议,又与他一起说服了朱德。战局果然如毛泽东分析,就在中央军委发出不攻打打鼓新场指令的同时,国民党部队已从黔西方向向打鼓新场进发,川军也在一旁虎视眈眈,敌人以八师之众的兵力正伺机对红军形成合围。由于作战计划的临时改变,红军以静制动,躲过了堪可灭顶的劫难。苟坝因此具有了特别的意义。

    苟坝会议第一天,毛泽东的意见遭到其他与会人员一致反对,并被解除了才担任6天的职务,但他没有负气出走,而是积极反映情况,反复沟通,这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坚决服从组织、严守党的规矩意识的党性觉悟。

    2014年,这个村按原样修缮恢复,并大部分保持原貌,以苟坝会议会址为中心的原红军驻地由此命名为“红军村”。走在毛泽东在那个夜晚曾走过的小道,本报采访人员用心体会着一代伟人忠诚于党、守纪律的党员情怀。

    

青山埋忠骨


    娄山关,位于遵义以北的大娄山脉中段,关口海拔1277米,是川黔交通的险要关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长征中,中央红军两次在此地与国民党军展开激战:第一次是1935年1月上旬,为保卫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红军击溃和歼灭娄山关国民党黔军守军一部后,在桐梓、松坎一带地域布防。毛泽东为此写下著名词作《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第二次是2月下旬,红军第二次渡过赤水河后,红一、红三军团和干部团在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下,于25日晚与黔军激战后攻占娄山关。26日,黔军从关南向我军反攻,妄图夺回娄山关,红军在关口附近山头与敌麓战,多次击退敌军反扑,相继占领黑神庙、板桥等地,并趁胜连夜兼程疾进,于28日凌晨再次攻占遵义城,揭开了著名的遵义战役的序幕。

    如今,娄山关已建成红色旅游景区,西风台、长空桥、雁鸣塔均根据毛泽东词中的意境命名。景区先后被授予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等荣誉。站在山顶,群山如聚,松涛阵阵,仿佛当年激战的声响仍在回响,长眠在此的烈士们用鲜血润泽了这片土地。讲解员介绍,当时战斗在山头打响,山上的树林都被炮火烧焦,现在这些树林都是后人种植的。一棵棵笔直的松树仿佛一列列士兵守护着每寸土地。

    

赤水河畔留传奇


    告别娄山关战斗遗址,本报采访组来到了土城镇。

    土城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这里历史悠久,山明水秀,地坦人稠,水陆交通便利,是古时“川盐入黔”的重要码头和集散地,素有“川黔锁钥”之称,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是红军四渡赤水的发生地之一。如今,这里依托历史、自然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小镇上宾馆、客栈林立,游人如织。在这里,小学生都穿着红军服装。古镇内现存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伟人旧居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2处,拥有全国唯一一条女红军街。

    女红军纪念馆和四渡赤水纪念馆就在镇上。

    女红军纪念馆主楼是一栋明末清初的西式建筑,原为川南联防军司令罗平芝的别墅。1935年1月,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期间,这里是红三军团司令部驻地,彭德怀、杨尚昆曾在此居住。如今,这里展示着长征中红一、二、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45位女红军的英雄事迹。纪念馆通过全息影院、场景体验等方式,展示了中国女红军发展的光辉历程和革命事迹。女红军是中国工农红军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女人,生理期的折磨和怀孕分娩的痛苦让女红军在雪山、草地等恶劣环境中饱受了更多艰辛。她们怀着坚定的革命信念,紧跟党的步伐,面对高难度的行军和突如其来的战斗,一样在战场上英勇杀敌。

    四渡赤水纪念馆向人们详细展示了红军挺进赤水河的情况。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开始战略转移,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于贵州召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同时确定由遵义北进,预定夺取土城、赤水县城,相机从泸州、宜宾之间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一渡赤水,摆脱被动——中央红军从遵义地区北进途中,受到国民党军队重兵堵截,由于敌情不断变化,毛泽东等果断决定,红军分三路于1935年1月29日西渡赤水河,进入川南地域。二渡赤水,避实击虚——红军在扎西地域集结时,国民党川军、滇军蜂拥而至。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悄然挥师东进,转入敌力量薄弱的黔北,攻占娄山关,再占遵义城,歼灭和击溃敌军两个师又八个团,取得了长征以来第一个大胜利。三渡赤水,调敌西进——遵义战役胜利后,蒋介石指挥多路国民党军向遵义、鸭溪一带合围。党中央、中革军委为进一步调动敌人,迅速跳出国民党军的合围,佯作北渡长江姿态,再次转兵川南地域,诱敌西进,第三次渡过赤水河。四渡赤水,跳出合围——红军三渡赤水后,蒋介石以为红军又要北渡长江,再次调动重兵于川南地域围攻。中革军委和毛泽东突然又挥师东进,折返贵州,经二郎滩、太平渡等渡口第四次渡过赤水河。随即南渡乌江,佯攻贵阳,西进云南,威逼昆明,于1935年5月初巧渡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摆脱优势敌军的追堵拦截,粉碎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如今,土城古镇平静安详,清晨小鸟鸣叫,树影婆娑,早起健身的人们在悠扬的音乐声中起舞,老人们悠闲地聊天下棋,孩童们天真玩耍。

    距土城镇约3公里的青杠坡战斗遗址纪念着曾发生一场惨烈的战斗。青杠坡战斗是红军在遵义会议召开后,由毛泽东重掌军事指挥权后进行的一次大战,是一次主动求战,意图围歼追敌的一场恶战,这场战斗是我军军事战略上化被动为主动、最终转败为胜的分水岭。2002年,老红军、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将军题写了“青杠坡红军烈士纪念碑”碑名。


回首长征路


    中国军旅作家王树增在其著作《长征》一书中写道: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有理由读懂中国工农红军所进行的长征。读懂了长征,就会知道人类精神中的不屈与顽强是何等的伟大,就会知道生命为什么历经苦难与艰险依然能够拥有快乐和自信,就会知道当一个人把个体的命运和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时,天地将会多么广阔,生命将会何等光荣。

    为此,我们有必要重新上路,走过那千山万水,感受那风霜雨雪,认识中国工农红军中杰出的共产党人和行进在这支队伍中的伟大的红军战士。

    回望长征路,重拾红色记忆,我们倍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