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记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8月12日 09:39

□ 朱强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那时物质贫乏,缺衣少食。

    小时候,几乎没什么下饭菜。由于大米供应紧张,米饭里经常掺一些玉米、红薯之类的粗粮。我不太情愿吃,但没有选择的余地,也只好硬着头皮吃下去,吃饭就是不让肚皮受委屈,再不好吃也要吞下去。每到吃饭时间,我们喜欢从自家端出饭碗,比比谁家吃得好、吃得香,看谁家的菜多,还喜欢把饭碗举过头顶让大家猜。刚开始很少猜得对,时间长了,互相知根知底,一猜一个准。有时候吃饭特别简单,饭里放点白糖或酸菜就对付过去。一年四季只有法定节假日,公家才杀猪,炒熟后每家每人分一碗,让人嘴馋得口水直流。要是哪家派小孩去拿肉,半路上就会少许多,被小孩边走边吃了。一家人吃完肉,还会用肉碗拌饭吃,舍不得浪费碗里的油汤,吃起来特别香,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有滋有味,难以忘怀。偶尔看见家庭条件好的知青吃家乡邮寄来的红烧猪肉罐头、午餐肉罐头,小嘴直流口水,羡慕不已。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鼓励大力发展非公经济,老百姓生活一天天好起来。现在,人们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再也不愁吃了,可以大口吃肉、大口吃鱼,味蕾得到充分满足,幸福感油然而生。1980年,我上高中,家里开始养猪,第一次杀猪时卖了一部分,留下一部分猪肉,肥肉炼油,五花肉吃一些。我把一些肉用烟熏制作好,放调料品炒熟装进瓶里,带到学校,每到饭点,拿出几片来下饭吃,那滋味令人难已忘怀。

    回望艰难岁月,更觉得改革开放好政策带给了我们美好生活。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