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曼岭水库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8月12日 09:40

□ 吴丽洪


    知青已成为一个遥远的名词,如同蒙尘的旧日历。今年是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忆往昔峥嵘岁月,爱如今幸福生活。

    我的妹夫是上海知青,1969年响应国家上山下乡号召,到西双版纳水利三团参加水利建设,后调到地方工作,1980年与妹妹结婚。一天,妹夫讲述了他在水利三团的那段难忘时光。

    橄榄坝,风景秀丽,土地肥沃,被称作“孔雀尾巴”。澜沧江从坝子横穿而过,向东流去。1969年,他和1000多名知青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的号召,从北京、上海奔赴祖国西南边疆,来到橄榄坝。当时,上级抽调170多名干部组成水利三团修建曼岭水库。1970年冬,水库正式施工。在工地,妹夫他们住茅草房、睡竹笆床,开始了移山筑坝、改天换地的水利建设。工地上红旗飘扬,机器轰鸣,人声鼎沸,回填大坝工程轰轰烈烈展开,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他们早出晚归,忘我施工,浑身汗流浃背,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为加快进度,工地上调拨了手推车拉土。刚开始用手推车时,车子总是不听妹夫使唤,东倒西歪不知推翻了多少次,他浑身被汗水浸透,衣服也粘满了泥土,整个人就像从泥浆里钻出来的。经过不断总结,他终于学会使用手推车,推起车子又稳又快,一天要来回跑几十次。

    1971年7月29日深夜,库区周围突降暴雨,水位骤涨至10.8米,离已填筑至11米的大坝坝顶仅剩20厘米。这时,新开挖的临时溢洪道受到严重冲刷,防洪泡笼被冲走,洪水还冲垮了20米宽、40米长的一段坝基,冲走土方2000立方米。险情就是命令,大家跳入水中,排成人墙,阻拦洪峰;同时采用爆破扩宽溢洪道,增大泄洪量,在坝顶抢筑拦水堤,阻止洪水漫坝。经过18个小时的紧张战斗,保住了大坝。

    1976年,曼岭水库竣工,总库容764万立方米,可灌溉农田10000多亩,成为橄榄坝主要水利工程,为橄榄坝农田灌溉打下了坚实的水利基础。

    在修筑水库期间,地方干部和曼岭村村民为知青搭建了茅草房、竹笆床,在工地上给他们建了新家。傣家竹楼旁、芭蕉树下有妹夫的身影,村民手把手教会了他使用劳动工具。妹夫在修建曼岭水库的艰苦环境中,长足成长。1972年,他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曼岭水库建设的艰苦的岁月里,铸就了他坚强的性格和永不服输的精神。调到地方工作后,他努力学习,参加了全国成人高考,拿到大学文凭,实现了大学梦。在工作中,他兢兢业业,多次受到省、州级的表彰。

    2018年9月的一天,他与同伴再次去到奋斗过的地方——曼岭水库。登上水库右侧半山坡,来到了原二营八连三排八班的知青坟前。夕阳西下,残阳如血。他看见战友的坟墓已开裂,墓碑斑驳。战友已在冰凉的泥土下面长眠47年了。那是一个普通的劳动日,即将收工,一场突如其来的塌方把战友压在土层中,还不满18周岁的战友就这样永远地沉睡在了黑暗里。就在那天,他对自己说,面对死去的战友,面对不满18周岁的眼睛,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生活,还有什么可抱怨,还有什么不能跨越的坎坷。

    看着妹夫从一个离开上海时不满16岁的少年,到满头花发,50个春秋弹指一挥间。

    曼岭水库的艰难岁月,不仅磨炼了妹夫的意志,更是他永远难忘的青春记忆。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