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族的生态观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8月12日 09:50


猎人的传说


    传说,有一老一小两名基诺族猎人上山打猎,当他们走进原始森林时,见到有一只老鹰在头顶盘旋、聒噪。

    老猎人说:“听寨子里的老人说,打猎的时候遇到老鹰在头上飞是不吉利的,我们回去吧!”小猎人说:“老鹰本来就在天上飞,有什么奇怪的。走!放心大胆地走!”两人向前走了不久,碰到一头野牛在水塘边喝水,小猎人举枪瞄准野牛,老猎人赶忙拦住他说:“野牛打不得,打了要倒霉的。”小猎人不高兴地说:“为什么打不得?看见野牛不打,岂不是憨包?”说完准备开枪。老猎人说:“寨子里的老人说,谁打死野牛,谁家里就会死人,要出大事。”小猎人说:“出什么事?饿肚子才会出事,我偏要打,看究竟会有什么事?”老猎人说:“你一定要打,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不参与,你等我走了再打吧!”老猎人走后,小猎人立刻举枪瞄准,果断击发,野牛的头随着枪声砸到水里。小猎人很高兴,割了牛肉、掏出内脏,又烤又煮,大快朵颐,吃个痛快。

    小猎人吃饱喝足后,背着牛肉往家走。当他快到寨子时,从对面的山上看见自己家有很多人进进出出,忙忙碌碌,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加快脚步跑回家,看见自己的父亲死了,吓得目瞪口呆。村里的人告诉他:“你爸爸在家好好的,突然一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过了几分钟就断气了,真的是太奇怪了。”

    小猎人捶胸顿足,懊悔不已,边哭边说:“爸爸,我对不起你啊!我不该打野牛!我再也不打野牛了。老天爷啊!你把我爸爸还回来吧!”寨子里的人听了小猎人的哭诉,不但没有同情他,反而对他批评、责骂……他的妈妈对他又打又骂:“你为什么不听话?野牛打不得,你不知道吗?你爸爸被你害死了,这回你高兴了?”小猎人后悔莫及,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打野牛。

    寨子里的长老来到小猎人家,告诉他打野牛这事违反了猎人训诫,破坏了寨子里的规矩,按照族规,他必须给寨子里交九斗米、九斤酒、两只鸡,以示惩罚。小猎人心服口服,按要求把东西交给了长老。

    过去,基诺族在打猎这件事情上,不同寨子有不同规定:有的不准打野牛、有的不准打马鹿、有的不准打布谷鸟。凡是进山打猎遇到老鹰在头顶上飞、打转、鸣叫的,就必须停止打猎,乖乖回家。如果谁违背了规定,寨子里的长老有权力进行处罚。基诺族群众坚守着这不成文的规矩,宁愿空手回家,也绝对不会打那些动物。

    

保护生态的禁忌


    基诺族先民认为大龙竹的竹笋不能吃,吃了头发会掉光。

    基诺族女性认为乌黑漂亮的头发象征着女性美,没有头发是丑陋、丢脸的事,所以,她们做菜时坚决不用大龙竹的竹笋做食材。到了现代,每到竹笋生长的季节,很多年轻人也会采食大龙竹的竹笋,发现味道鲜美,也不会因此掉头发,有人就说,基诺族这种说法不科学,是不是一种迷信?基诺族老人解释:人们用的很多劳动工具是用大龙竹制作的,比如背篓、竹篮、簸箕等。另外,大龙竹是盖房子的主要材料,如果大量采食竹笋,会导致龙竹数量减少,造成竹子的产量供应不足。基诺族先民利用传说来限制人们采食,看似不科学,却巧妙地保护了大龙竹。

    基诺族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砍大青树。寨子周围的大青树在寨子里的地位很高,视为神树,不准砍伐,不准在树下大小便。如果有人冒犯,将会受到惩罚。基诺族老人说:“大青树长得很大,树冠覆盖的土地面积也大,它最大的作用是防暴风。过去,基诺族居住的房子大多数是竹楼或木楼,遭遇狂风时屋顶易被大风吹翻。有了大青树庇护,房子就不容易被吹坏。夏天,大青树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是休闲娱乐的好场地。大青树还是小鸟、小动物的栖息之地,一棵树可以养活几十种动物。”

    基诺族古老朴素的生态观与现代保护环境、爱护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持生态平衡等观念高度契合,只不过他们采用的是故事、传说、神话,口口相传。这种宣传保护效果对于当时的人们非常有效,保护了生物多样性,维持了生物种群延续,某些方面甚至比现代人做得好。

    基诺族有自己的语言,没有文字,保护自然环境、发展生态文明全靠全民自觉,他们朴素的生态文明观对保护环境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值得现代人学习、敬重。基诺族地区直到现在还保持着大片的原始森林,成为泽被子孙后代的宝贵资源和遗产。     (白腊先讲述 匡后明整理)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