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勐龙追击战——追歼残敌获解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吴桐 2019年11月04日 10:24

本报记者/刘运军


在景洪市勐龙镇老曼伞村的学校旧址上,立着一块小型的“曼伞战斗遗址”纪念碑,上面简要记载着当时的战斗情况,而离纪念碑300米开外的缅寺正在重建中。

据陪同记者采访的景洪市市场监管局驻村工作队员岩香介绍,当年国民党残部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在这里,解放军与国民党军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最终把敌人赶出了境外,勐龙全境获得了解放。被勐龙镇当地人民称为“活化石”的岩应当时只有12岁,正在这个缅寺当小和尚。现年84岁的岩应精神矍铄、耳聪目明。他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战斗从下午6点一直打到第二天上午9点。经过一天一夜的激烈战斗,国民党军残部最终被撵出了国境线。如今已赋闲在家的岩应,正在写一些关于勐龙的历史书籍。他自豪地对记者说,1960年,他还以民兵的身份配合双江国防军进入缅甸,打击逃窜到那里的国民党军残部。

据记载,1950年2月20日,驻车里的国民党709团残部往佛海方向逃窜,行至宾房时获悉南峤已被解放军占领,又折回车里,向勐龙方向逃窜。此时,吴效闵、赵培宪率领的部队也赶到了嘎洒,得知敌人已向勐龙逃窜,即命令部队追击。追至曼达纠时与敌人打了一仗,俘敌20余名。残敌边打边向边界逃窜。部队返回嘎洒时,与奉命赶来的42团相遇,吴效闵又命令42团前往勐龙方向追歼残敌,42团当晚追至大勐龙。

驻守车里县澜沧江北岸曼阁、曼斗的车佛南整训总队渡江后,奉命前往勐龙配合42团追歼逃敌。2月21日下午2点左右到达勐龙城子,与驻曼那的42团取得联系之后,22日下午,追歼部队向勐宋方向开进,从正面进击。当部队经曼栋寨子行至曼宾寨子时,与到勐龙坝子抢粮的敌一个排的兵力相遇,先头部队当即开枪射击,敌人四处逃窜。42团以4营为先头,整训总队在后跟进。晚上11点多钟,当42团的尖刀班行至曼伞下面的原始森林地带时,向导告诉大家,上面驻有敌人,接着听到敌人哨兵的喝问声。喝问声刚落,敌即以机枪扫射下来,并扔下几枚手榴弹。追歼部队4名战士负伤。当晚由于天黑林密、道路不熟,部队只得就地休息。

23日凌晨,追歼部队向曼伞之敌发起进攻。上午9点,攻占了敌曼伞阵地。此次战斗打死打伤敌人多名,俘敌3名。民工团员吴仕昆、42团战士杨照明和车佛南整训总队中队长李德钦在战斗中牺牲。

24日凌晨,勐宋高地的敌人逃窜出境。42团和整训总队进占勐宋阵地后,各路追歼部队纷纷返回勐龙,42团6营留守勐龙。至此,车里县境全部解放。

“位于老曼伞寨子的大勐龙追击战遗址如今成了各级各部门经常组织干部职工前来参观的红色革命教育基地之一,他们在这里听取革命历史,重温入党誓词。”新曼伞村主任岩恩告诉记者,近年来,曼伞村传承红色基因,突出党建引领,紧紧围绕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打造边境布朗族特色村寨为目标,不断完善村内基础设施建设和提升人居环境,村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同时,通过开展和参与“十星级文明户”评选、“布朗族文化传承”培训、“提升村寨人居环境”工程等系列活动,进一步增强村民讲文明、树新风、新时代、新作为的思想意识。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