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以房养老”?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报 编辑: 2019年11月18日 09:15

新华社记者/王优玲 季小波 李延霞 董博婷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我国的养老模式也在不断创新。我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已经5年,但市场反应较为“清淡”。“以房养老”为什么不叫座?遇到了什么问题?新华社记者进行了广泛的走访调研。

2014年,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4个城市启动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2018年7月,银保监会将反向抵押保险扩大到全国范围开展。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反向抵押保险业务总体运行平稳,为老年人提供了存量资产转换为养老资源的选择,让投保老人得到了实惠,是我国首个形成一定规模的“以房养老”金融产品。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末,反向抵押保险期末有效保单126件,共有126户家庭186位老人参保,参保老人平均年龄71岁;人均月领7000余元,最高一户月领养老金超过3万元。目前,共有幸福人寿、人民人寿2家公司开展反向抵押保险业务。

赵水龙说,幸福人寿“以房养老”试点以来,投保者中有一半是无子女家庭或失独老人,这项业务解决了老年人居家养老、增加收入、终身年金三大核心问题。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5年,只有126件有效保单,市场反应“清淡”的原因是什么?

“以房养老”推广“难”,首先难在传统观念的束缚。赵水龙说,中国老年人缺乏主动改善养老的意识,养儿防老,资产后传,改变这个观念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的传统文化根深蒂固,这决定住房反向抵押养老更多体现为一种养老选择。”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中房集团理事长、幸福人寿监事长孟晓苏2003年最先提出“以房养老”课题。他认为,“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规模不够大,主要问题出在供给侧,许多保险公司担心风险而不敢进入,但试点表明这项业务的风险是可控的。

“以房养老”业务复杂,跨了很多行业,存续时间长,需要承担很多风险。除传统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以外,还增加了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法律风险等,风险因素更为复杂,风险管控难度较大。“试点中要过许多‘坎’,做得慢一点、稳一点,趟路子,摸规矩,酸甜苦辣都尝了。”赵水龙说。

经济社会环境也是一大挑战。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反向抵押保险业务环节复杂,涉及房地产管理、金融、财税等多个领域,需要多部门协作推进相关配套政策的制定和落地。反向抵押保险业务发展走在了前面,而相关法律法规还存在空白或是一些不适应业务发展的规定。

安享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晚年是每一位老年人期望的生活状态。“以房养老”有没有发展潜力?如何“破难前行”帮助老人颐养天年?

赵水龙说,面对养老压力,许多老年人对“以房养老”是有需求的,比如幸福人寿就有3000至5000位潜在客户。目前银保监会慢慢把政策放开了,由企业决定如何开展业务。幸福人寿已在8个省市开展了“以房养老”业务,有些地方政府比较积极,希望在当地落地,南京等地还出台文件鼓励开展这项业务。

专家建议,从供给侧加强对保险公司服务潜力的发掘,帮助他们认识这个产品的社会意义与经济价值;从需求端加大对“以房养老”的流程讲解和涵义讲解。同时,从立法层面完善制度对接;由民政部、人社部、司法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金融和保险等多部门进行会商,通力合作针对试点发现的问题清查政策“堵点”,制定相应的配套措施。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要守住风险底线,推动业务创新。保险公司需加强风险预判和管控,在产品设计中合理平衡消费者预期和房产增值潜力,有效管控房价波动风险和定价风险,确保业务持续健康发展。同时,支持商业保险机构积极探索创新,将反向抵押保险的养老金给付与医疗、护理、家政等服务需求相衔接,提升客户体验。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