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1月03日 09:22

□ 王恕


兄弟,你的头发白了

再碰到兄弟已经是分别后好长一段时间了,说不完年少时的趣事,脸都笑酸了,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仿佛又回到了青春激扬的时代。球场上的竞技、“江湖”上的打打斗斗……被我们一幕幕地回忆着。当年的恶作剧、发生过的尴尬事,都发酵成岁月的陈酿。

宴散各奔西东,再相逢时兄弟竟然头发都白了。时光这东西不经意地送走了一个个年轮,白发和皱纹悄悄地爬上了我们的头顶和脸庞。我明白了,心态再好也抵不过年轮的摧残。

正感慨着时光如电、岁月如梭时,一个大人抱着小孩跟我打招呼:“爷爷好”。唉!我走下台阶,惆怅地回家了。


精致的小院

我喜欢这个小院的精致。院子中有一间别具一格的小亭子,一粗壮的柱子从中央支撑着圆形的顶,亭子四周都通透着。屋顶的草排,简单朴实。亭子的中央有一个圆形书柜,林林总总地摆放着各个时期的书籍。围着书柜是一圈背靠外固定的椅子,看上去很温馨。亭子外还有两个露天的建筑,围种了些滕状植物,藤条爬满栏杆,垂下的丝条像门帘布满了整个空间。走在里边,任凭丝条挂在身上慢慢地流走,甚是惬意。亭子两侧,有两个花池栽种着有形有状的花,一路路地盛开着。

一进门就能看到这个亭子叫“职工驿站”。原来,小院的精致就因为它有人情味。


雨中荷塘

我的窗外有一池塘,塘中荷叶生长得很高,占满了水面。如果有人进入,估计会被掩隐得看不见身影。

下雨了,荷塘纯粹的绿色在雨中朦朦胧胧。远处的大山是褐色的,池塘与山之间是灰色的,唯有这一池荷塘的绿焕发着生机。

雨不停地落在荷叶上,雨水积多了,荷叶受不住,便宛如极有礼貌的女子,微微一欠身,让雨水滑落进池塘,随后又昂首俏立。

雨里,我与荷都静静地伫立着。她怎么想的,我无从知晓。但我在想:这一池绿色的荷叶中哪怕只有一朵娇艳的荷花相映衬,不就是一幅天上人间的画了吗。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