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记耳光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1月14日 09:00

□ 孙斌


犯过错的人不一定挨过耳光,但挨过耳光的人一定犯过错。我曾经挨过一记耳光,让人刻骨铭心,至今记忆犹新。

三十年前,我刚满十九岁。一天,我骑着摩托车上街办事。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准备直行,看到左右方向没有车辆通行,我旁边的一辆摩托车抓住这个“有利”时机闯红灯直行成功。我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干涉他的行为,也决定冒险一试。我加大油门向前冲,颇为惊险地躲过一辆从左至右行驶的轿车,眼看闯红灯就要成功时,耳旁突然响起“哔、哔”刺耳的哨子声,不知从何处钻出来一名交警,挡在了我的面前。

闯红灯罚款二十元。当交警把罚单递到我面前时,年轻气盛的我情绪突然失控,一挥手把罚单打落在地,冲着交警吼道:“在我前面也有人闯红灯,你为啥不罚他只罚我?”交警回答说:“刚才我作工作记录,低头之际,他便闯了过去。我抬起头,刚好看到你闯红灯。”我和交警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起来,差一点就发生肢体冲突。争吵声引来路人围观,大家纷纷指责我。迫于压力,我只好交罚款走人,但肚子里始终憋着一股火气,难于消解。

回到家,我向父亲申诉我的“冤屈”,讲到激动处,还愤愤不平地说:“我已经记住了那个交警的相貌,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报复。”我以为父亲会附和我,没想到他脸色骤变,突然上前一步“啪”的一声,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别人闯红灯你也跟着闯,你咋就不学好呢?”父亲厉声说,“交警教育你是在救你,你不好好感谢他还要报复,你真是个好赖不分的糊涂蛋!”

父亲再次高高扬起的手让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动。我捂着脸,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传遍全身。

随后,父亲的态度变缓和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闯红灯是一种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是对自己、对他们、对社会不负责任的表现。万一引发交通事故,轻则使当事者受伤或遭受财产损失,重则使当事者失去生命,造成白发人送黑发人或年幼者痛失监护人等悲剧。你要记住,以后行车时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尤其过黄绿灯,宁停三分也不抢一秒。”

“交警是交通执法者,与正在执法的交警发生冲突、阻挠执法,从法律角度讲,构成了妨碍公务罪。人在社会,难免要与方方面面的人发生关联,就必须遵守社会规则和法律法规,如果每个人都我行我素,那社会秩序便混乱不堪,谈发展便是天方夜谭。没有规距,不成方圆。每个人在社会上都要遵守规则,学法、懂法、守法、用法,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健康有序发展。”

父亲的谆谆教导使我幡然醒悟,我为自己的不当言行后悔不已。

父亲脾气不太好。生性顽劣的我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受到他的训斥,有无数次差点挨了打,但他高举的手始终没有落在我身上过,唯独这一次,他打得干脆和不假思索。当我痛定思痛,幡然醒悟后,我从这记耳光中读出了父亲的智慧,读懂了父爱如山。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闯过红灯,每次经过红绿灯路口,都会耐心等待,并向正在执法的交警投去感激的目光。在人生的道路上,每当我思想犯浑、在举止失当的边缘游走时,耳旁便会响起那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三思而行。

拜父亲的耳光所赐,在后来三十年的风雨历程中,我小心谨慎,从没做过违法乱纪之事,活得踏实、舒心、坦然。

如今,我快到天命之年,父亲已不在人世,但那记耳光还在耳畔回响。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