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线传声|西双版纳州医院隔离病区工作笔记(一)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海 2020年01月30日 15:48

编者按: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此刻,大批医护人员正奋战在疫情一线,义无反顾冲锋在一线,恪守无悔的誓言,直面生死解人忧。他们的父母在担心,他们的儿女在害怕,可他们没有退却,勇敢地奋战在一线。这是责任,更是坚守!

这样的“逆行者”,既让我们心安,又让我们心疼。

感谢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们,请你们一定要平安。众志成城,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防疫战!


1月28日,直面新冠肺炎的第二天,我值夜班。

匆匆吃完晚饭,进入病区,按照“六步洗手——内穿服——口罩——帽子——脚套——第一层手套——隔离衣——眼罩”的顺序一步步进行工作前的准备。戴上眼罩的那一刻,强烈刺鼻的消毒灵味钻进了眼睛和鼻子,我试图通过眨眼来缓解刺痛失败后,想重新更换眼罩,无奈所有晾晒的眼罩都还在滴答着水珠。我有些侥幸地想着可能过一会就缓解了,于是直接进入了隔离病区,和同事交接班后开始工作。可是糟糕的是,眼睛鼻子的刺痛一直没得到缓解,眼泪和鼻涕不停地一直流,在口罩、眼睛、护目镜的重重压力之下,我的眼睛开始出现红肿。我忍着极度不适感开始给患者量体温、加液体,用对讲机向楼下负责记录的同事汇报患者体温情况。

忙完一个阶段的工作,本以为可以稍休息一会,但是“滴嘟滴嘟……”的救护车声音由远及近,应该是有新病人来了,身心立刻紧张起来,做好迎接准备。几分钟后,一位穿着隔离衣的接送人员带着两名患者进入病区。我强忍着眼泪和鼻涕接收、安置、初步处置患者,并继续向楼下的同事汇报患者情况。不一会,医生也穿好隔离防护服进病房为患者查体,看到我红肿的眼睛和我目前的状态后,立即让我暂时离开隔离病区。脱下眼罩和隔离衣后,我到一楼协助同事完成护理文书工作,我的眼睛更红肿了,眼泪和鼻涕一直不间断地流,我只能靠间断地闭眼来缓解,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眼睛是否会瞎掉。

夜已深,此刻身处郊区隔离病房的我们没有传说中的“铠甲”,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白衣天使”,但是我们会尽力保护好自己,尽心守护好患者,为早日战胜病毒,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贡献自己的力量。


本文作者为西双版纳州首批支援州传染病院医疗队队员、人民医院呼吸科护师 曾崇丽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