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傣族铁匠岩溜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7月17日 09:00

0717-03JJZK-006-104950-原文件

本报记者/杨元元 玉康龙 陈艳阳 岩罕丙


在景洪市勐龙镇曼别村曼迷村小组的村寨边上,有一个竹楼式的工棚,这就是远近闻名的铁匠岩溜手工技艺打铁房。岩留是村里唯一一个还在使用傣族传统手艺打刀的铁匠,村民要打制、维修刀具,都会来找他。

打傣刀是一门古老的手艺,要打造一把精美的傣刀全凭工匠自身的力气和经验。今年78岁的岩溜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却依旧健壮。生活中的岩溜和蔼可亲,说起话来笑容可掬,但是打起铁来却一脸严肃,落锤一点不含糊。记者来到岩溜的打铁房时,他正在打造一把尖刀,只见他左手拿钳子夹住初具模型的刀片,右手用铁锤不停地敲打,在“叮叮当当”富有节奏的打铁声中,一把尖刀逐渐成型。在他竹楼式的打铁房里,楼下堆满了打铁的段料、工具,楼上则是他和老伴的住所,桌上摆放着岩溜打造的长刀、尖刀等各式各样傣族传统刀具。

傣刀分为“爬拉”即长刀、“爬咩伙”即大尖刀或者菜刀、“爬管”即砍刀等,刀身上有精美的花纹,并配有精巧的刀鞘。长刀为柳叶形,尖刀为鱼肚形,美观实用。以前,长刀是傣族男子防身的武器,成年傣族男子都要在腰间佩带一把长刀,是勇敢和力量的象征。如今,长刀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成为了收藏和观赏的刀具。尖刀是傣族人民的日常生活用品,也是婚丧嫁娶、上新房等活动中做傣族特色菜“剁生”不可缺少的器具。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傣族人民都习惯于用自己打造的傣刀,几乎每户傣族家里都会有几把傣刀。

岩溜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学铁匠手艺。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交通闭塞,村民们的生产生活用具大部分全靠自产,盖房屋的钉子、割水稻的镰刀、砍柴的砍刀,甚至打猎的猎枪,岩溜都会打制。岩溜的手艺精湛,打制的刀具质量过硬,村民们都愿意来找他打制。那个时候,有一门手艺足够养活一家人,许多人都想上门来拜岩溜为师,学习他的铁匠手艺。对于前来学习手艺的人,无论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岩溜都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他甚至抛弃成见,打破了傣族只传本族不传授他族的思想,教授了两名哈尼族学徒。“打铁很辛苦,想学的人不多,如果我再有所保留,这门手艺就传不下去了!”岩溜说,他先后收了7名徒弟,然而随着时代发展、社会进步,人们获得生产工具的渠道越来越多,打铁的收入变得十分微薄,因此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再走这条路,会打铁的人也越来越少,一度受欢迎的铁匠手艺如今面临着失传的境地,现在整个村里就只剩下他一家了。如今,岩溜的7名徒弟中,除了已经去世的,剩下的要么放弃了这门营生,要么改用省时又省力的机器来打制刀具,很少有人愿意再采用纯手工打制了。就连岩溜的3个儿子中,也只有老二岩叫愿意学他这门手艺。岩叫跟随父亲学习了3年的打刀技艺,目前在村里开了一家专门制作傣刀的作坊,跟许多年轻人一样,岩叫更青睐于用机器打刀,因为这样既省时又省力。单靠打刀挣不了几个钱,岩叫同时又搞起了农家乐,打刀基本算是副业了。

打刀是一门很辛苦的体力活,既脏又累,儿子岩叫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曾一度劝说父亲放弃这门营生,或者改用机器打刀,但是岩溜却始终放不下这门手艺。“现在会传统手工制作傣刀的都是老一辈的人,年轻人都不愿意学,等老一辈的不在了,就没人会喽!”岩溜担忧地说,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傣刀的制作后继无人,好在政府已经把傣刀传统手工制作技艺纳入西双版纳版纳州民间手工制作技艺保护项目,将这门傣族古老的手艺保护了下来。傣刀传统手工制作技艺也有了传承人。

岩溜告诉记者,以前打铁是为了生计,如今打铁是为了兴趣。这几年由于上了年纪,他已经很少打刀了,有人上门找他打刀,他大部分都交由儿子岩叫去做,自己只有在来兴致的时候才打上一两把刀练练手。岩溜表示,等他的孙子再长大一点,他准备将这门手艺再传授给孙子,让傣刀的传统手工制作技艺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