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幅生动的傣家风情画卷 ——舞蹈诗《行走的贝叶》创作幕后故事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8月13日 08:28

0813-03JJZK-004-114315-原文件

本报记者/何茜茜


7月29日,第八届云南文学艺术奖评奖结果揭晓,由西双版纳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和云南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联合创作的舞蹈诗《行走的贝叶》荣获舞剧舞蹈诗奖,成为我州首部荣获此奖项的作品。日前,笔者走进创作团队,一探创作背后的故事。


深入基层  挖掘亮点

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团长王盛伟担任《行走的贝叶》艺术总监。他告诉记者,作品的采风从2016年开始,团队深入傣族村寨,与当地民间文化传承人、老艺术家等交流探讨,挖掘傣族最传统和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文化故事。历经10多天的基层调研,团队认为贝叶经作为傣族文化的“百科全书”,内涵丰富,故事性强,最终确定以“贝叶经”为主题展开创作。从采风到初稿成型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之后还邀请专家学者对剧本开展了两次论证。2017年8月,《行走的贝叶》故事脉络基本定稿,团队开始了更为复杂的音乐舞蹈诗的创作。

傣族被称为“水一样的民族”,其舞蹈以屈伸动律而形成的手、脚、身体“三道弯”的造型特点,成为傣族舞蹈的标志性动作。特别是著名舞蹈家刀美兰、杨丽萍的傣族舞蹈演绎已经出神入化、深入人心。珠玉在前,如何找出新的创作突破口成了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

“傣族舞蹈特点是十分的唯美和柔美,这次创作我们就从内涵提炼中实现突破。比如,在农耕文化等部分中展示傣族男子刚强、坚毅的特点,找到这个突破口后让整个作品实现了静与动、柔与刚、力与美的完美交融。”王盛伟说,作品展示了傣族礼貌温和、外柔内刚的特点,有时似涓涓细流,温柔而细腻;有时像大江洪流,汹涌而澎拜,充分反映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性格,最终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用心打磨  精益求精

《行走的贝叶》有15个舞段,剧长80分钟左右,以“心境、梦境、画境”为主线,分《林静》《热土》《圣水》三个篇章,艺术地再现了傣家人宗教、农耕、婚恋、生活等多个场景。如此复杂的场景、人物、故事的衔接背后离不开各个团队的通力合作。

团队首先面临的一大困难是缺乏专业演员。《行走的贝叶》作为大型音乐舞蹈诗至少需要80名演员,州民族文化工作团当时缺口近60人。在云南艺术学院舞蹈学院的支持和配合下,2018年2月春节刚过,来自该学院的40名学生从全国各地飞到西双版纳,和本地演员开始了40天的高强度集训。

舞蹈演员刀金金入团已6年,参与过多个大型作品的演出,算是团里的“老资格”,但《行走的贝叶》集训经历依然是她感触最深的一个作品:“在训练过程中,我们每天从早上8点半就开始泡在舞蹈室里直到晚上9点、10点。每天10多个小时高强度的训练特别辛苦,晚上回到家已经累得只想睡觉,即使这样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迟到过。”刀金金和队友有一个舞段需要跪在地上展现,虽然在舞台上的呈现只有几分钟,但彩排时长期连续几个小时的跪姿导致膝盖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淤青,大家只好买来护膝继续坚持训练。在集训过程中,演员由于摔倒、碰撞而受伤更是家常便饭。几位年轻编导对一些舞段前前后后编排了十多次还是达不到导演要求,直接崩溃大哭。但是大家都擦干泪水又继续坚持创作,直到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2018年4月傣历新年期间,《行走的贝叶》进行了首演并获得巨大成功,观众赞叹“如沉醉在一幅幅优美的傣族风情画卷之中。”2019年9月,在云南省第十五届新剧目展演中,《行走的贝叶》斩获综合奖、导演(编导)奖、作曲奖三项大奖,这也是州民族文化工作团时隔10年之后再次荣获新剧目展演奖项。

“西双版纳少数民族文化丰富,但在文化同质化倾向日趋严重的当下,要想使民族艺术可持续传承下去,需要不断再生与创新,这是我们文艺工作者在新时代的职责和使命。”谈及《行走的贝叶》获得的成功经验王盛伟感慨地说。他认为,文艺工作者创作的源泉在于尽可能地去关注时代、关注傣乡发展变化。只有脚踏坚实大地,扎根生活沃土,才能更好地为时代放歌,为时代起舞,用优秀的文艺精品展现傣乡各族儿女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生动实践。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