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悠悠忆大师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9月11日 08:48

□ 陈艳阳


天色将晚,忽有故人造访。谈话唏嘘间,尘封的记忆便一点点地慢慢被打开。那些年的人和事不经意间就弥漫了顶层小楼这个不大的空间,让人不由感叹时光的蹉跎和命运的多舛。和着晚风,我不由得吹奏起了葫芦丝。一曲吹罢,故人有些动容,由葫芦丝谈起了葫芦丝界的泰斗哏德全老师。

的确,我经常把玩、吹奏的这支葫芦丝就是哏德全老师当年赠予我的。习习的凉风将乐谱书卷中夹带着的一张发黄的纸片吹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老师当年手写的《春满傣乡》的葫芦丝手稿。故人看到手稿甚是激动,便急忙询问哏德全老师是在什么情况下创作的这支曲子?

记忆总是遥远而模糊,想想差不多也有十几年了吧。我似乎已经串联不起那些埋藏在脑海里零零散散的片段了。记得当年哏德全老师急着要去美国演出,可对演出的服装不满意。我就手工帮他改制了一下,又添加了一些民族元素。拿给他试穿后,他非常满意,兴致也就高亢起来。老师随即就拿起笔,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在他笔下流淌出了旋律。于是,《春满傣乡》这首曲子诞生了。我清楚地记得,哏德全老师写完曲子之后就将他吹奏的葫芦丝送给了我,还很认真地署上自己的名字,并写下嘱语。

故人听后感慨不已,居然说要召开发布会来公布这绝唱的发现,并准备策划出版以祭奠哏德全大师。值得欣慰和骄傲的是,我的举手之劳不经意间却见证了大师的创作过程,印证了大师“七步成诗”的才思敏捷。由此想来,《洛神赋》千古绝唱的浪漫与苦涩,也许是作者漫步洛水边触目伤怀,在恍惚中从心底喷涌而成就的吧。

晚风轻拂、华灯初上,我们都沉默不语,呆呆地看着暮色中黑黢黢的远山。感谢哏德全老师!感谢他当年赠予的葫芦丝和那份手稿!我想,老师当年这么做,一定是要给我留下一些念想,好让我在今天和故人杯茶叙旧的时候,珍惜这份聚散还依的情份。此时,月朗星稀茶杯渐空,淡淡的茶香却依然随着悠远的记忆飘绕不绝。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