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茔·丰碑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10月03日 10:00

□ 剑 疆


这是一座极为普通的坟茔,上方立着一块简朴的墓碑,一抔黄土掩埋着李大山的骨灰。日夜与他作伴的是第二代郁郁青青的胶林。

1960年金秋时节,在锣鼓声声中,李大山用箩筐挑着两个儿子和简单的被褥,坐了火车换汽车,钻过山洞,翻过山岭,来到了夹皮沟安营扎寨,开始建设农场创业生活。

鸟声同哨声唤醒了黎明。砍树,割草,栽桩,盖起了小竹屋。竹凳,竹墙,竹桌子,竹的世界成了全家温暖的天地。夜里,蛐蛐在溪边低吟,月色透过竹篱洒下清辉。

虎豹出没的莽莽丛林,刀声、斧声,响成一片春雷。锄头,铁锹,开出梯田一层又一层。挖穴、定植、锄草、修枝,李大山总是踏着晨露而出,披着星月而归。

割胶啦!弯弯的“之”字路上,烈日,暴雨,泥泞。串串汗珠,汇成碗碗洁白的胶乳。“为祖国多产胶、再苦再累也甘心。”年年的表彰会上,李大山胸前的红花,铸就耀眼的光辉。

退休了,李大山依然是闲不住的支边人。杂草丛中,蚂蝗沟里,他一锄一锄地开垦,一筐一筐地搬运,蚂蚁啃骨头,春风夏雨不歇停。门前,鱼塘碧波荡漾,屋后,花果飘香。芒果在微风中敲打着门窗。鹅鸭嬉闹、鸡鸣犬吠,宛若桃花源中多出一道风光。

病倒了。病榻上李大山的颧骨高高隆起,深凹的眼晴和梯田般的皱纹,汇组成了他生命的交响曲。

生命似油灯即将熄灭。他的嘴里依然发出喃喃的声音:“雨季……快……到了,种……包谷……花生。”

满屋的儿孙紧围在李大山的床前,侧耳聆听他最后的遗训。李大山慢慢睁开眼晴,发出更加低沉而细微的声音:“俫仔……,妹仔……,人,要……勤劳,种……地,读…书。”

(仅以此文作花圈,敬献给长眠在西双版纳茫茫胶林中的湖南支边老农垦。)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