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四溢 名贯古今

——寻访莽枝古茶山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1月22日 09:37

本报记者/张锐荣

在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中,莽枝显然不属于张扬的类型。但在普洱茶的历史长卷中,却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史书记载,古六大茶山最早的集散地,就在莽枝的牛滚塘。清康熙年间,莽枝古茶山年产茶叶达万担之多,繁极一时。莽枝古茶条索粗壮,芽毫显露,回甘猛烈,以特有的花蜜香和清雅香闻名。

莽枝古茶山位于勐腊县象明乡西北部,东北与革登古茶山相连,东南与蛮砖古茶山相接,西南与攸乐古茶山隔小黑江相望,海拔1400多米,属亚热带雨林地域,生态良好,阳光充足,土地肥沃。传说诸葛亮埋铜(莽)于此,故取名莽枝。

日前,我和好友邀约探访莽枝古茶山。清晨7时许,我们到达孔明山旁边的草山。放眼望去,只见朝阳跃起,山间万丈光芒,朝霞如锦如缎,云海在脚下缭绕。走过草山东面凹部的月牙湖,一群白鹭鸶忽地展翅飞起,又落入湖的另一端伫立着。人在画中行。不觉间,我们来到莽枝古茶山的一个古老村寨——秧林。

茶农李春华正在修剪茶枝。说明来意后,李春华热情地带我们进入莽枝古茶园,真实体验古茶山的原生态环境。进入林间小道不到百米,只觉森林越来越茂密,不时有巨大古木迎面压来;太阳逐渐升高,阳光穿过层层枝叶,将林子照得生机勃发。我们不时驻足观看,而李春华似乎见惯不惊。她提醒我们:“山林湿气大,不要呆太久。”她说,以前这个时候都不进山,最近几年茶人们知道了冬季为古茶树修枝打叶有利于来年更好生长,于是注重了冬季对古茶树的保护性开发。

下山后,李春华邀我们到她家做客。李春华的父亲早已烧水泡茶,说以茶待客是应尽礼数。李春华的父亲年近六十,是一位退役军人,当年在东北当过兵,让我们顿时心生敬意。他告诉我们,听老辈人讲,元、明时期莽枝山早已茶园成片。普洱府成立之前,已有汉商进到莽枝茶山买茶。清康熙初年,莽枝古茶山牛滚塘已是六大茶山重要的茶叶集散地。他一边说一边把泡好的莽枝古树头春茶为我们斟上,顿时茶香扑鼻而来。小啜一口,上颚甘感十足。我们不约而同地赞叹:“莽枝古茶果然名不虚传。”

谈笑风生间,寨子里的两位老人不约而至,其中一位叫文精宝,另一位叫王胜文,都已经70多岁。文精宝老人很健谈,他一边比划一边说,对面的寨子叫牛滚塘,远看像一条船,两头撬起,中间凹陷,犹如船舱。牛滚塘原先是一个有球场大小的洼地,中间积水成塘,终年不干,周围村寨的牛常在塘里滚泥浆而得名。牛滚塘街在象明乡“四街”中最为繁华。三月采摘春茶之季,村里人都要到庙里敬香祭祀茶神祖先。当然,牛滚塘名气大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古茶山。传说乾隆嘉庆年间,六大茶山“周八百里,入山作茶数十万人”,其中牛滚塘用青石板铺成的一里长街道,两边商号林立,沿街交易,人喧马嘶,场面十分热闹。文精宝老人指着远处山脊上一棵醒目的大青树说,那棵大青树是牛滚塘兴衰史的直接见证者。上世纪八十年代,牛滚塘改为安乐寨,现在叫安乐村。

谈话间,李春华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我们移至桌旁边吃边聊。王胜文老人告诉我们,关于莽枝山的由来还有一个传说。他娓娓道来:“莽枝山的名称是有讲究的,草头之‘莽’与蟒蛇之‘蟒’在这里关系极为密切。原来这里经常有蟒蛇出没,也有捉蟒秘笈,就是在山里找到一种叫葛麻藤的植物,状如细蛇,柔软坚韧,传说乃蛇之祖先,只须用其套在巨蟒脖子上,轻轻一拉,巨蟒就会乖乖随人而行,进寨后则成为猎物。不过巨蟒很少现身,有人说上山采茶时常见一条巨蟒,足有百公斤,身上鳞片经太阳照射,像镜子反光一样,刺得人头晕目眩,头上金黄色‘王’字闪过,显得异常神秘。这地方究竟是不是因此取名‘莽枝’已无法证实,但莽枝山巨蟒较多却是不争的事实。”

饭后,年轻的村组长李志军带我们参观莽枝大寨遗址。李志军说,听祖上讲,很久以前方圆几十里最兴旺的就是莽枝老寨,其他寨子的人都来这赶集。听完这话,我们认真看了看眼前这片森林,已没有一点遗迹,如无人说起,恐怕谁也想不到这里曾经热闹非凡。沿着李志军手指的方向,我们用目光仔细搜寻,还真发现了一块石碑。李志军说这里曾经是一座庙宇,这块碑就是当年关帝庙里留下唯一有文字的文物。走近一看,上书“永垂不朽”,刻有诸多捐款人的名字,落款时间为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李志军指着功德碑方向说:“从那里延伸过去有赌场遗址、跑马射箭处遗址,一处连着一处屋基,有染布池,还有挖银矿留下的通风口,规模很大。”我们感叹不已,追问大寨究竟为何消失?李志军肯定地说:“瘟疫,当年传染病大规模流行,导致人口锐减,有些全寨子覆灭,甚为惨烈。”

回来的路上,我们问李志军现在村里防疫工作开展得怎样?他笑着说,村里卫生所对各村小组卫生防疫工作很重视,村民也比过去讲卫生,人们的健康水平正在不断提高。李志军还告诉我们,在党的扶贫政策的扶持下,茶农的积极性很高,现在莽枝古茶销往国内国外,村民的收入逐年增加,生活越来越好。

日月更替,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行。莽枝古茶山几经兴衰更迭,唯一不变的是茶农的执着坚守和大自然馈赠的茶香四溢。但愿天下茶人能在一份茶香沁人的时光中,守着岁月静好,珍惜人生中的至真至爱和那滴答作响的分分秒秒。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