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糖的儿时记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2月02日 15:46

□ 慈航

上午买菜时,偶遇一位卖麦芽糖、谷糖的老人正在敲板糖。见此情景,不禁忆起我的童年。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饥饿时能有一块糖吃是多么惬意的事啊!甜在嘴里,笑在脸上,美在心里。孩提时,早晨吃稀饭时若是加上一勺白糖,似乎是世上最好的早餐。只要有糖,我们可以不吃饭。常常希望家里来客人,或者带我去亲戚家做客。按照当时的风俗,家里来客人,打三至五个糖溜蛋让客人先吃点心,垫垫肚子,客人有时吃不下或者客气吃一点,这样家里的孩子就可以分到一份羹。

小时候,我们弄到糖的方式大概有以下几种:农家做房子上梁时,木匠师傅把花生、方片糕、花豆和水果糖一并从梁上撒下,大人、孩子都可以一起抢;农家结婚大喜之日,新娘快到新郎家时,新郎家有专人负责撒香烟和喜糖让大人、小孩去抢,也是为了防止人们为难新娘入室;生病吃苦药时,一定要家人搞一碗糖水过过嘴或者用糖包裹着小药丸吞下;有时看到谁家有远方客人来,运气好的话,也可以分到客人带来的水果糖;或者干脆花几分钱在代销店里买颗水果糖解解馋,甚至有时偷偷地跟在代销店的货车(牛车或手扶拖拉机)后,用手在装糖的麻袋上抠一个窟窿,抠出一点“牛屎糖”(古巴糖)过过嘴瘾。到了冬腊月,家家户户用红薯或白米熬糖稀,春节前再制成冻米糖。制糖当天,孩子可以尽情享用,之后大人将冻米糖收藏好,等过年时家里来人抓一些冻米糖招待客人,孩子们可以一起分享。

对于孩子来说,能够自作主张的莫过于把家里的牙膏皮、鸡毛、鸭毛、鸡胗皮、塑料制品(比如旧塑料鞋底、塑料瓶)等,交到换糖人手里,换来一小块板糖。每当听到换糖人用铁棒敲击铁盘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孩子们便不约而同地回家翻箱倒柜,找能够换糖的物品。不一会儿,孩子们围绕着货郎担,眼盯着、手比划着,希望换糖人敲的面积大一点,哪怕是多一点碎末也很高兴,然后和小伙伴一起分享糖的甜蜜,在舌尖上回味无穷。

还记得最难忘也应该忏悔的一次吃板糖经历。有个外乡人卖板糖,我们中有位大伙伴警惕性特别高,把他当成嫌疑的阶级敌人向大队民兵连长报告,大队以“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理由,收缴了他的板糖和卖板糖的器具,还把收缴的板糖奖赏给我们这些孩子吃。当我们喜滋滋地吃完糖后,满脸忧愁的外乡男子向我们索要包裹板糖的塑料纸。那时年纪小,我们无法体会这次吃板糖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只是隐约觉得他比要饭的人还可怜。

现在,超市里的糖果种类、花样多如牛毛,可是吸引我的还是那渐行渐远的纯天然板糖,那是真正有魅力有味道的美食,是永恒的甜蜜记忆,也伴随着一丝丝忏悔。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