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祜小伙的“蜕变”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2月05日 09:05

□ 范学敏

有人问他:“小前,村里人要选你当村小组组长,你咋还不高兴呢?”小前气鼓鼓地说:“不是,姨妈,我是怕干不好啊。”

小前是一个拉祜族小伙,是勐海县一个单位挂钩扶贫村的村民。因为他名字里有一个前字,村里人习惯称呼他为小前。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这个村民一致推选的村小组组长,几年前还是一个没事就刨绝户坟、踹寡妇门,走在路上抢小孩糖,和狗吵架都能赢的无赖地痞。村民都说,没喝酒的时候他是村里的,喝酒之后村子都是他的。当时有很多村民,在村子里见到他都要绕着走。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小学都没读完的小前和一群大孩子出了国,去缅甸果敢帮人家看场子,当雇佣兵,练就了一身的匪气。后因所在地时局动乱,整天担惊受怕,万般无奈下,他选择了回国。几经周折后在景洪落了脚,不久后还结婚,却在2011年春天结束了这段可以说是来之不易的婚姻。心灰意冷的他,也没什么心思在城里浪迹,于是回到村里。

回村后,他看到脱贫攻坚的号角吹醒了这个封闭落后的拉祜族村寨,村里的发展一天一个样,家家户户都在一步步向富足生活迈进。

看到这些变化,他有一种冲动:他也想和其他村民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在村里党员干部的带领下脱贫致富。

于是他暗下决心,要痛改过去瞎混日子的不良习惯,活出个人样来给大家看。

在驻村工作队员苦口婆心的帮教下,在村里党员干部的带领下,小前一天天在蜕变,从一个“混世魔王”逐步转变为肯为他人着想、舍得为村里建设出力的好小伙。

村里的老人觉得小前本质不坏,也在设法改变他。先是让他当村里的护林员,要他没事多去山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人砍树,宣传护林防火知识,帮村里做点小事情。用事情来管着他,磨磨他的性子。

他对人诚恳,仗义豪爽,总能把村里的几个护林员团结起来。于是村里面商量后,让他干起了整个村委会的护林员负责人,他们叫他大村护林员,手下带着十几个人。用人来拴着他,练练他的韧性。

那段时间,老人经常带着他去村小组开会,去乡上参加业务培训,和外面的人交流、到外地参观,开拓他的视野,用政策来改造他。后来,当选组长后,小前更是埋头学起了政策和文化,经常去老人家里学经验、拉家常,还向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不久前,他还带领村里年轻人建了新水池,铺好饮水管道;主动制定村规民约,带头执行;为了搞好爱国卫生“7+2个专项行动”,他带头做到鸡鸭入圈、猪狗进栏。

村民都说小前是真心为村民办事的好人。刚刚制定好村规民约的时候,包括家里人在内的很多人以为这次也会和以前一样,只是走走过场。然而小前心里有自己的盘算,第一个就拿自己舅舅家开刀。因为舅舅不遵守村规民约里关于夜间12点后不得放音响的规定,第二天小前就罚了舅舅家500元,并在村里广播。见小前来真格的,舅舅让小前母亲去说情。小前说:“妈呀,你说我这样做也不是为我自己,舅舅家你也不是不知道,表弟天天带几个酒蒙子在家里喝,喝完就开始露天KTV,吵得周边几家都不能休息好。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忙着砍甘蔗,就表弟游手好闲的,不治他怎么行。虽然是罚了舅舅的款,最终要让表弟来出这份罚款,让他收敛一下臭脾气。”妈妈觉得儿子说得在理,反而劝说起弟弟严格管教孩子。

村里的老人说,这孩子对村寨建设有想法,敢说敢管也敢带头做,现在村子里面都服他。以前茶叶研究所在村里盖好了茶厂,种种原因没能继续经营,去年无偿捐赠给了村里。村里也依靠项目盖好了猪圈,他说要把猪圈和茶厂租出去,租金奖给村里的大学生和为村里作过贡献的老人。虽然钱不多,也算是个心意。小前说:“虽然我自己已经在和茶叶老板合作收茶叶,可我不能忘了村里的群众,我要收他们的茶叶,带着他们一起致富。”

说起村里的未来,小前信心满满,他说现在刚好赶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我要借这个机会,把我们村弄得好看一点,搞点庭院经济,以后茶商来了也会喜欢我们寨子。我们的寨子会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富裕!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