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人的午餐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2月19日 08:55

□ 李兴荣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景洪市基诺山下乡工作的那些岁月里,令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基诺族人的午餐。

当内地许多地方的公社社员还在饥肠辘辘的时候,西双版纳的基诺族人民凭借着茂密的森林、广阔的山地、肥沃的土壤、充沛的雨水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广种薄收,餐餐都是香喷喷的山谷大红米饭。只是由于生产方式落后,蔬菜、肉食较为匮乏,每天早晨,基诺族社员吃过早饭上山种地,每人都带着一大包用芭蕉叶包着的红米饭。我们驻村农业学大寨工作队的两个队员,则用铝制的饭盒装上半盒山寨生产的山谷老红米,同社员们一道上山干活。

临近中午,我们两个工作队员就把自带的饭盒交给一位女社员,她是负责中午饭菜的炊事员。她往我们的饭盒里加上一点山泉水放进柴堆里烧煮,然后又漫山遍野地采集些山茅野菜,有山黄瓜、南瓜尖、小米辣、野番茄、苦子果等等。炊事员把这些野菜扭碎以后放进一口大锅里加点盐巴烹煮,小米辣和野番茄则放在火里烤熟后加上盐巴舂成喃咪酱。偶尔在小河沟里捉到些小鱼小虾小螃蟹,也丢进大锅里煮。临近开饭时分,她用木棍把我们的饭盒从火炭堆里扒出,又吹一声口哨,社员们纷纷放下锄头围拢过来,打开各自的饭包就着野菜汤和喃咪酱大吃大嚼起来。打开饭盒的那一霎那,火烤山谷米饭的喷香令人胃口大增。野菜汤里没有放食用油和其他调料,但其味道之香甜盖过一切人间美味。每顿中午饭我们都吃得大快朵颐,不到一会儿野菜汤和喃咪酱就被一扫而光。大家吃饱喝足稍事休息,便又抡起锄头继续干活去了。由于村民们家家都没有铝饭盒,他们只能吃早上带去的冷饭,让我们很过意不去。

在基诺山学大寨工作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我去过国内外许多大城市,出席过许多高档宴会,品尝过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但是总忘不了当年基诺山上那一顿顿午餐的美味。

2019年,我曾经邀约当年一起在基诺山工作队的王军健教授等老朋友重访基诺山寨。故地重游,受到村民们的热情接待。但当我们提出想重温一下当年基诺山午餐的时候,基诺族朋友却面露难色。他们说,一是现在山寨以茶叶等经济作物为主,很少种植粮食,当年香喷喷的山谷大红米已经难寻踪影了。二是现在都是各家各户自我经营,已经多年没有集体出工的情景了。所以,当年基诺人的午餐,只能作为美好的记忆,长存在我的心间。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